目前入全職坑中
主葉受cp

【ALL葉】歸途 No.6

小小閱讀說明:

  • 人物ooc有

  • all葉有((目前好像沒跡象

  • 葉修小包子有((必須的

 

 

 

 

 

 

6.

 

 

黑暗的空間在碎裂,在不斷掉下的碎片裡葉秋著急地搜尋著。

 

"哥哥!"

 

身邊都是慌不則路的魔獸,已經漸漸崩塌的世界讓牠們恐懼,沒有一只魔獸搭理正四處喊叫的葉秋,牠們只想快點逃命。

 

"哥哥!你在哪裡!"自從感覺到葉修的聲息漸漸趨弱,他就心急如焚地趕到這裡,但是──

 

"可惡!到底在哪!"

 

找不到,哪裡都找不到那個與他相像的男人,明明就在這附近,卻什麼也找不到,他只能無助地四處奔走,他害怕一停下來那人的聲息就這樣消失,什麼也不留。

 

突然身旁出現法陣,一隻雪白大狼躍身而出,朝四周張望。

 

"小──"

 

"嗷嗚───"小點對著葉秋長鳴一聲,就朝著一個方向飛奔而去,葉秋緊跟在後。

 

快一點…必須再快一點…

 

不知跑了多久,又或者只是短短幾分鐘,白色大狼帶著葉秋來到了一塊空地停了下來。

 

"這裡?"葉秋四處看了看,與其他地方一樣,一片漆黑黑的,周遭都是不停掉落的碎片。

 

可是,什麼都沒有,別說是人影,就連魔獸都沒看到。

 

"小點這到底是……"

 

不等葉秋說完,白色大狼逕自走到一地方,一邊吼著一邊用爪子不停扒拉著某個角落。

 

隨著大狼的動作,葉秋感覺到一股聲息散出。

 

"難道說?"腦海閃過一絲念頭,葉秋立馬走到白狼身邊,看到葉秋走過來,白狼停止動作退到一旁,喉裡不停發出咕囔聲。

 

葉秋閉上眼,之後一個法陣從他抬起的手放出,隨後奇異的事情發生了,法陣所掠過之處開始崩毀,就像是玻璃碎掉一般,漸漸地顯露出被包裹的內在。

 

那是一把傘

 

長相奇異的赤色傘被撐開,張開的傘面像是要護住什麼一般閃著淡淡光芒,而傘下是一枚光點飄忽其中,光亮微弱的幾乎要消失。

 

葉秋小心翼翼地伸出手,他能感覺到傘的排斥,但像是理解什麼一樣,那把傘接納了他,任由他伸手觸碰那光點。

 

緩緩地收起掌心,他能感覺到光點傳來的淡淡溫暖,像是對待無比珍貴的寶物一樣,葉秋將握著光點的手慢慢地碰觸在自己的胸膛──接近心臟的位置。

 

還在…幸好還在……

 

他從來沒有信仰,但此時此刻他無比虔誠地感謝上天。

 

 

 

一場靜默

 

"常人本就不能長時間在混沌中滯留,"葉秋頓了頓,"儘管"我們"與你們不同,但就算是"我們"也只是能比你們停留稍微長一點的時間……我們仍舊會死。"

 

刻意在"我們"這兩字加重語氣。

 

鬥神葉修,他的強大是所有人都認同的,年少時期靠著一柄長矛留下無數傳奇,他曾在龍谷與龍搏鬥,不僅存活下來甚至還取了龍的寶藏;也曾攀上榮耀之峰──誰都知道那地方充斥著全榮耀大陸最兇猛、最危險的猛獸。

 

所有人都無法否認葉修的強悍,有人覺得他應該是被一個世外高人收做徒弟,也有人談論起他一直避而不談的家族背景,總之零零總總的猜測隨之而來,其中也不乏對他的種族的臆測。

 

那時的葉修對著鋪天而來的傳言也不在意,甚至還饒有興致的一條一條評論,誰叫那時的黃少天、張佳樂等人一聽到什麼傳言就全往興欣湊。

 

當然,黃少天說的永遠不僅僅只有寥寥幾句傳言而已。

 

盡管說法眾說紛紜,葉修卻也只是笑而不語的不承認也不反駁,久而久之也就不了了之了。

 

現在聽葉秋提起,勾起眾人對他們種族的好奇,但顯然對方不打算多談。

 

"哥哥的身體已經在混沌中消逝了,而在那把傘的守護下,他的靈魂還殘留著,雖然不多,但也足夠了……"看到旁邊玩到倦了而睡著的小孩,白狼蜷起身體將小小的孩子圍起,他站起身往那走去,警覺的白狼抬眼看了一下便又再度閉上眼,葉秋脫下外套蓋到葉修那因睡眠而不自覺蜷縮著的身子上,離開前還順手捏了捏孩子柔軟的頰邊。

 

"但這樣仍舊不能解釋為什麼葉修哥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聽到只剩下一點靈魂時,蘇沐橙心中一驚,但又看到旁邊被白狼圍著的孩子,她緩緩地放下緊張。

 

"我說過了,"我們"與你們不同,只要靈魂尚在,我們便能再重生,哪怕是殘缺的靈魂。”

 

現在更加確定了,葉家肯定不是普通的種族,甚至可能還是高好幾階的族類。

 

"我帶著哥哥的靈魂回到族裡進行重生儀式,也如你們所見是成功了,"指了指睡著的那只,"但殘缺的靈魂終究無法進行完全的重生,以哥哥目前的靈魂最多只能恢復到三歲孩童模樣,並且,他的記憶也缺失了。"

 

當初在進行重生儀式的時候,葉秋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他知道他的哥哥很大的可能變不回最完全的模樣。

 

只要人還在就好,只要人還在他就滿足了,他重複的在心裡這樣想著。

 

但是,在那人重生後,他看到孩子見到他的第一眼裡是好奇、是陌生,他的心還是狠狠的疼起來。

 

"…我是葉秋啊……哥哥…"緊緊抱住孩子的葉秋只能顫抖著身子一遍又一遍的對自己說:只要還在就好,只要還在。

 

看著神情難過的葉秋,他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畢竟他與葉修是血濃於水的親兄弟,是一出生便在一起的半身,然而,自己的哥哥不記得自己了,雖然他們同樣對葉修不記得他們而感到悲傷,但卻遠遠不及葉秋。

 

"所以,團長的記憶是否有恢復的可能?"身為興欣唯一牧師的安文逸,他想盡可能地去幫助他們敬愛的團長。

 

眾人屏息

 

"……有,記憶的缺失是源於零散的靈魂,只要哥哥本體的靈魂一直持續存在,那麼靈魂的回歸也是有可能的事。"

 

這也是葉秋會帶葉修來興欣的原因之一,葉秋雖然不想承認但比起待在族裡,讓葉修待在興欣更有可能讓靈魂回歸。

 

因為這裡,是連失了憶的葉修都一心一意想回來的地方啊,所以他也選擇只能相信葉修與興欣的羈絆強烈到足以讓丟失的靈魂歸來。

 

"哥哥,就拜託你們了。"

 

葉秋鄭重地將葉修託付給興欣眾人。

 

 

 

~TBC~

 

 

 

 

 

 

小小NG片段:

"…我是葉秋啊……"緊緊抱住孩子的葉秋顫抖著身,"…是你的男人…"

"葉秋大大,你的台詞好像混進什麼奇怪的東西…"小包子涼涼的開口

"……嘖"

 

 

 

每次都會出現無聊的NG片段........

我的畫面感超差的

有一些情景描述可能寫得不太好  _(:з」∠)_

 

話說不知道我的日更會堅持到什麼時候((遠望

 

评论 ( 17 )
热度 ( 131 )

© 白駒留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