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入全職坑中
主葉受cp

【ALL葉】如果葉領隊出席晚宴

注意,<如果葉領隊>系列主在蘇葉修大大,開掛開得有點大,劇情或許有不合邏輯地方,不能接受者請盡速撤離

與 【ALL葉】如果葉領隊精通語言 和 【ALL葉】如果葉領隊邀請練習賽 相關系列文

建議閱讀前先補完前面兩篇


小小閱讀通知:

  • ALL葉有

  • 私設有、bug或許有

  • 人物ooc有

  • 自創角色有





孫翔結束日常訓練後走出電腦間,往大廳的自動販賣機走去,正想著究竟要買果汁還是碳酸飲料比較好時,就被人叫住了。

"啊,孫先生。"

孫翔回過頭,就看到自家隊伍的負責人急匆匆的朝自己走來,手裡拿著一封信封。

"什麼事?"孫翔有點疑惑,基本上這位負責人負責的是他們在蘇黎世的大小行程,較常接觸的也是領隊和隊長,然而現在對方卻一臉急忙地叫住自己。

那人一到孫翔面前就把手中的信封遞給對方,一臉抱歉地說:"不好意思孫先生,能否請幫我把這封信轉交給葉領隊或喻隊長,因為我還有其他事現在就要離開,實在沒什麼時間去找兩位。"

孫翔接過信封,想說對方應該是有很要緊的事,而且只不過是轉交個東西也不是什麼大事,於是直接答應,對方鬆口氣,道了幾次謝後又急急忙忙地離開了。

等到對方離開,孫翔將信塞進自己的口袋,買了飲料後便又晃回電腦間,結果一回來的他因為唐昊的挑釁,兩人立刻上競技場PK,結果一戰沒完沒了。

而那封要被轉交的信,也隨著孫翔脫下外套的動作,而被遺忘在沙發角落……

殊不知,這個遺忘將會引起多大風波……

 

 

 

 

 

"多久沒穿正裝了啊。"方銳不習慣的扯扯領帶,"嘖嘖,還真是人要衣裝,都被自己給帥到了。"說罷,對著鏡中的自己拋了個媚眼。

一群正在整裝的男人停下動作,張佳樂鄙視的說道:"要臉不。"

"哼哼,也帥不過我,我就是穿個隊服也帥過你,"黃少天一臉得意的說,"臉好就是穿個大褲衩也都能帥到沒天理。"

"換個裝備後,不要臉的技能點都翻倍漲。"李軒輕聲的對一旁的肖時欽說。

肖時欽回以苦笑。

今天晚上是世界聯賽的開幕晚會,邀請各國家代表進行的一場晚宴,因為是正式場合,所以眾人都正裝出場,事實上在得知有這場晚會時,服裝方面在領隊大手一揮下,原本決定全員穿著國家隊隊服直接出場,後來被遠在他方的馮主席知道後,不管時差緊急打了越洋電話給隊長,委婉表示這是世界級公眾場合必須正裝出席云云,就一個意思:不要幹穿著"隊服"出席重要晚會這種有損國家顏面的事,於是幾人嫌著麻煩卻也乖乖穿了正裝。

"人都來了嗎?"王杰希在換好衣服後就直接到酒店大廳,沒去參與自戀組的比拚,他轉向一旁的肖時欽和李軒。

李軒回道:"現在就剩下領隊和隊長以及兩個姑娘們了。"

正說著,不遠處電梯門開啟,穿著一襲黑色典雅長禮服的楚雲秀和一身白色短禮裙的的蘇沐橙相挽著手走出,兩人的出現引起了在大廳的人們的目光,甚至有幾個文化開放的國外男士上前攀談。

"……真不愧是榮耀界的女神啊。"李軒喃喃的說。

儘管也像其他人一樣驚豔,但畢竟是同一隊伍,相處也久了,所以幾人愣神一下後,立即去解救自家榮耀界的女神,方銳等人將兩人給護住,一旁的隨隊翻譯也及時的發揮功效。

在隨隊翻譯向搭訕的人解釋時,王杰希重新點了下人數:"現在只剩喻隊和葉修了。"

蘇沐橙立即接道:"葉修哥和喻隊長跟著負責人去接洽我們要搭乘的車,葉修哥說等大家到齊後到酒店大門。"

王杰希點了下頭,對著還在胡侃的眾人說道:"到大門等車。"

幾人配合的往門口移動,第一個走出的肖時欽立刻就看見不遠處向他們招手的喻文州,一身剪裁筆挺的深藍色西裝,配上那張溫和微笑的臉,十足十的紳士風範,要在國內肯定吸引一堆藍雨粉跪舔,只可惜現在在場的幾個人都是大神中的大神,跪舔什麼的怎樣都輪不到他們,且在國內大夥或多或少都參加過贊助商的酒會,正裝什麼的倒也不稀奇,於是幾人只是無動於衷地朝自家隊長走去,最多就是讚賞一下彼此服裝的材質。

待眾人走近,喻文州簡單告知一下車子在路邊後,便領著眾人朝外移動,黃少天左顧右盼發現最想見的那人不在,立刻竄到喻文州身邊。

"隊長,葉修呢?怎麼沒看見人?"

這一問句引來其他人的注意,其實大多人都蠻期待見到葉修的正裝,畢竟那貨總是一身隊服走透透,平常也都是一副不修邊幅的模樣,在場根本幾乎沒人見過那人穿過一次正裝,所以這次的酒會正是難得的機會,畢竟遠在他方的馮主席都百般嚴肅的要求大夥要肩負起祖國的門面,就是葉修也只能乖乖聽令。

"他不想再走過來,所以在車上等。"喻文州也知道大家內心想法,他甚至還比他們早一步見到,"前輩這次打扮得很正式,有點不習慣,不過蠻適合他的。"後一句他是朝蘇沐橙說的,因為他知道是誰幫葉修打扮的。

蘇沐橙笑了笑:"葉修哥本來就很帥,可惜他平時不打扮,這次機會難得,當然得好好把握。"

兩人的對話更讓眾人迫不及待,黃少天張佳樂等人更是加快腳步,喻文州笑著搖了搖頭。

連車停在哪都不知道,走那麼快也沒用啊……

 

 

 

 

 

這次宴會的現場位於蘇黎世境內某間知名品牌酒店,曾招待過不少明星和業界知名人士,具有極好的口碑和名望,國際聯賽的主辦單位這次將一個樓層的宴會大廳給訂了下來,可見下足了血本。

酒店大廳聚集了許多人潮,來自各國的聯賽選手重裝出席,其中不乏有來自各國的隨拍記者蜂擁而至,閃光燈不停閃現,有偏頗自家隊伍的記者搶拍自家選手的盛裝,也有客觀的記者群盡責的紀錄這場宴會。

而此時,早已到場等待入場的中國隊幾人正縮在車內評頭論足。

"嘖嘖,這場面……"方銳興致忡忡的探頭看著。

一旁的李軒苦笑:"我真沒想過來比賽還要走紅毯。"

這句話一出,引來數聲贊同聲,的確,他們當初滿懷鬥志的來到蘇黎世想為國爭光,滿腦子的是戰術、隊伍分配、勝負等東西,現在這場面連想都沒想過,雖然在最開始的確有說過會有聚會,但他們也以為是各國隊伍的介紹會,沒想到會如此的隆重。

現在的榮耀推展到了國際是件好事,但在遊戲介面不斷進化的同時,伴隨而來的是商業化、利益化,最早那種單純的榮耀比賽也快看不見影了,現在只能從那些屹立不搖的神級角色捕捉到當時那一絲絲的蹤跡。

正當眾人沉默時,車內有人先開口了。

"不好意思啊,打破同志們的沉思,"葉修坐在副座上拿著不知從何而來的麥克風,"你們貼心的領隊給你們一個提醒,下一個輪到我們上場了,準備準備,記住,出錯了自己自覺點提頭去見老馮吧。"

眾人猛然回神,在大家閒聊時車隊已經快輪到他們了,等到前方的的隊伍訪問結束後就是他們了。

"也不用太緊張,少天閉嘴小周微笑開道,妹子兩個走中間,其他人隨意,這樣就行了。"葉修又悠悠地吐了一句。

黃少天怒:"為什麼就我閉嘴!"

"因為小周話少。"

眾人笑倒,葉修這話其實沒回答到題,但也挑不出什麼毛病。

在黃少天想撲上胖揍對方一頓時,對方又補了一句。

"你不說話就跟小周差不多帥了。"

車上頓時一片沉默,至於沉默的點───張新傑反光的眼鏡、王杰希皺起的眉、喻文州別有深意的笑、周澤楷抿起的嘴角等───就因人而異了。

然而黃少天全然沒注意到車上的詭異氣氛,頓了一會後,臉上微微泛紅,接著結結巴巴的開口:"看、看在你誇我長得帥的份上,就聽你這一次。"

"不過很可惜,"喻文州笑著開口,"依規定,領隊和隊長必須在頭,選手在後呢。"

"嘖嘖。"其實葉修是知情的,只不過想賴掉這種制式化的工作,他也知道喻文州會出來制止,所以前面也不過是說說罷了。

在眾人吵吵鬧鬧的過程中,他們搭乘的禮車已緩緩地駛進會場,一旁等候的侍者上前為他們打開車門。

"好了,同志們,該出場了。"葉修依舊掛著懶洋洋地笑,絲毫不畏這種大場面,"記好老馮說的,咱們要撐起祖國的顏面。"

語畢,葉修邁出車外,站在會場上的中國領隊臉上掛著溫文得體的微笑,走上紅毯的姿態無比從容。

 

 

 

 

 

過了繁複的大排場,眾人總算是進入到酒店會場,經過主辦單位和贊助廠商一一致詞後,酒會正式開始,會場裡充斥著各國的選手,除了精緻的食物外,許多廠商也看中這次機會,在會場周邊各種電競周邊設施,還有投影螢幕撥放各國榮耀賽事。

許多選手剛開始都只跟自己隊伍的隊員互動,直到投影撥放的賽事引起討論後,現場開始熱烈交流,就算言語不通也沒影響他們的興致,比手畫腳的人不算少。

中國隊這邊也各自倆倆分散,去覓食的、去看賽事的或是遇上感興趣的對手去交流的,葉修也放任自家隊員,反正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總不會鬧事。

於是一個人隨意溜撘,正想找個窗口抽口菸時,就看到一個熟人往自己這邊過來。

『葉!』

葉修看著有過幾面之緣的法國隊隊長往自己這邊過來,對方臉上有著大大的笑容,似乎對於找到葉修這件事感到格外高興。

『你好。』葉修禮貌的朝對方打招呼。

對方哈哈大笑,也不感到拘謹,先是問候一番,又將話題帶到榮耀賽事上,兩人若有似無的向對方打聽情報,但各自都是精明人,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都有把握分寸,知道打聽不到任何東西的法國隊隊長也不沮喪,他也只是想多跟葉修聊聊而已,於是又將話題帶到自己的國家,好玩的地方、著名的美食一樣一樣滔滔不絕的向葉修說。

葉修其實也不討厭這個熱情的青年,所以儘管對方漫無目的的聊著,他也沒感到什麼不耐,甚至在自己有興趣的地方還會主動提問。

遠遠看過去兩人相談甚歡,於是一些注意到這情況的自家人,或心照不宣、或有意無意地朝那邊移動。

『葉,你如果有空要不要來我們國家玩,』法國青年帶著爽朗的笑提出邀約,『我可以當你的地陪,帶你去許多私房景點。』

葉修笑笑,也沒答應或拒絕,只是離的近的某幾個人內心非常不平靜,雖然聽不懂兩人的對話,但莫名的浮出一絲危機感。

臥槽!該不會是要把人拐回國吧!

其實各位大神在某方面來說,直覺異常靈敏。

『對了,葉,你們有要表演嗎?』沒得到回答的法國青年也不介意,轉到另一話題上。

『表演?』葉修疑惑地反問。

對方微微訝異道:『你們沒接到通知嗎?』看到葉修仍舊一臉疑惑,繼續道,『這場酒會有安排各國隊伍進行演出,算是一種即興演出,表演內容跟榮耀沒什麼關聯,就是為了炒熱氣氛,主辦單位在上禮拜就有寄出通知信給各國代表隊,雖然不強迫各國都要表演,但仍要將參加與否的意願單繳回,好統計要參加的隊伍。』

葉修突然感到莫名心驚:『如果沒寄回……』

"前輩!"

葉修轉過頭,看見喻文州皺著眉頭向自己走過來,身後跟著一臉驚惶的自家隊伍負責人,一直注意這邊動向的其他人也感到事情不太對,紛紛往這裡聚過來。

等喻文州到自己眼前時,緩緩地開口:"不會是那什麼表演的事吧?"

喻文州微微詫異,後來看到對方身邊的金髮青年便也了然,苦笑的點頭:"主辦方沒拿到我們的意願單,於是也將我們也安排進去了。"

"……"

眾人還不知發生什麼事,看自家領隊和隊長沉默,各個感到不安。

王杰希皺著眉開口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於是喻文州將事情說給眾人聽,眾人臉色各異。

"這主辦方也太閒了吧……把我們選手當猴耍啊……"方銳抹了把臉,嘴角抽了抽。

張新傑皺眉:"我們並沒有接到通知。"

一旁急得快繞圈的負責人趕緊開口:"我們有接到通知,但當時我還有要事所以將通知信件轉交給隊中的孫先生,也不知道這過程出了什麼問題……"

眾人將眼光移到"孫先生"身上。

孫翔:"……"

孫翔茫然的回想,不會是……

"上禮拜在大廳給我的那封信……?"

負責人急道:"是啊!"

葉修有些頭疼的回問:"那封信你拿到那兒去了,孫翔同志。"

"……我忘記了,大概還在我隊服外套的口袋裡。"孫翔有些尷尬的道。

方銳等人扶額,不過現在也不是計較這件事的時候,必須趕緊想出解決辦法,這是國際場合,怕只怕會帶來不好的傳聞,有損國家顏面。

"不能現在取消嗎?"張新傑皺眉。

負責人擦了擦額頭的汗,難為的說:"溝通一下或許可以,但是……"難免會給主辦方留下不好的印象,畢竟表演流程已經出來了,臨時改變唯恐不好。

儘管負責人話沒說完,但眾人或多或少知道那未盡的話是什麼,在酒店會場的某個角落氣氛格外低沉,附近的各國代表投來疑惑的眼神。

葉修嘆口氣:"我們的表演排在哪時?"

負責人立刻回應:"預計是八點半。"

在旁邊站著已久仍未離去的法國青年,看到中國對眾人的表情再聯想剛才話題也猜到一二,他拍了拍葉修的肩:『葉,別太緊張,表演項目不限,如果你們隊伍裡有人擅長彈奏樂器或歌唱也是可以的。』

葉修回笑:『謝謝,沒事的,我們會想辦法解決的。』

眾人黑著臉看兩人含情脈脈(誤),一派融洽的樣子,周遭溫度瞬間又降低許多,危機感再起的眾人迅速拉開兩人距離,以商討事情為由拉著自家領隊到休息區,已經習慣自家隊員不明原由的阻隔,葉修也就順著大家的意,畢竟事情還沒解決。

"現在該怎麼辦?"王杰希環著手,一臉深沉的問。

葉修叼了根沒點著的菸,含糊地說:"蓋爾說唱唱歌或彈彈樂器也可以,所以,各位同志,該是將你們深藏不露的技能展現的時候了。"

然而嚴肅的場合中,總有幾個人抓不住重點。

所以,黃少天說:"誰是蓋爾?"

葉修:"……"

見眾人目光灼灼的聚焦在自己身上,葉修無言了。

"那位……隊長?"

出乎意料打破沉默的是周澤楷,葉修看他帶著些微委屈的俊臉感到莫名其妙,或許是對方表情太過明顯,葉修不自覺的點頭。

哪位隊長?廢話!當然就是那位每次看到自家領隊就格外熱情地撲抱上來並且喜歡以交流之名義接近自家領隊的那個法國隊長!就是那位法國隊長!

幾人陰沉著一張臉,不過幾天而已,為什麼兩人的關係會變得如此要好!

"歪樓了,事情還沒解決呢。"

葉修不自在的咳了聲,再遲鈍的他也發現到眾人對法國隊長有著莫名的排斥,雖然他始終不明白原因是什麼,不過當務之急的事還沒解決。

喻文州順勢接過話:"有沒有人會彈奏樂器,或是擅長歌唱的?"

方銳摸摸下巴,得意的說:"吹笛子肯定沒人能贏過我。"

"別出去丟人現眼了。"張佳樂鄙視道。

"就是,讓你上去吹笛子,那還不如直接取消算了。"黃少天附和,"免得敗壞祖國門面!"

方銳怒道:"就你倆那麼多意見,你們自己呢!有什麼可以拿出來表演的!"

蘇沐橙挽著楚云秀的手歪頭想了想:"還是唱歌吧,比較容易。"

李軒點點頭:"確實,就算出錯也只有自家人知道。"

孫翔想要彌補過錯,努力地想了想:"小蘋果如何?大家都會唱。"

眾人抽了抽嘴角,腦補了一下中國代表隊在國際晚會現場高歌小蘋果的畫面,那畫面太美,大伙不敢看……

葉修淡定的在喻文州耳邊說:"要是真這麼做,估計回去都可以給老馮上香了。"

喻文州哭笑不得,大概也能想到那畫面。

眾人你一言我一句,想法很多但真實踐起來……呵呵……,而接下來葉修一句話也沒說,看似在思考什麼,在大家沒注意的時候緩緩地做起手操。

然而時間還是有限,在眾人還沒拿定主意的時候,負責人急急地從會場走了出來,一邊擦著汗一邊說:"喻先生,下一個就換我們了。"

眾人:"……"

"怎麼辦?"張佳樂著急地說。

肖時欽小聲地補了句:"不會真要……小蘋果?"

一片沉默,最後葉修嘆口氣,將西裝外套脫下遞給一旁的蘇沐橙,接著將腕上的鈕扣打開捲起衣袖,再活動活動手指,丟下一句話後邁步往會場裡走去。

"這趟來真是虧大了。"

眾人愣了愣,趕緊跟上腳步,想到葉修似乎要獨自出場,紛紛勸道。

"老葉你要出場?!"

"葉修葉修你別想不開啊!"

"前輩……"

……

 

 

 

 

 

晚會快到尾聲,會場裡的選手交流的差不多了,紛紛將注意力轉向會場中央,那裡被規劃為各國表演的舞台,剛才獻上美麗歌謠的女子獲得了喝采,輕執裙襬向觀眾行禮後緩步走出舞台。

心情亢奮的主持人邁上舞台,滔滔絮絮的講了一堆讚美的話,接著迫不及待的介紹下一個表演的組別。

『接下來!讓我們歡迎來自亞洲的,中國代表隊!』

熱烈的掌聲響起,眾人將目光移到舞台上,他們瞧見一個男人步向舞台中央擺放的鋼琴,他的西裝外套不知去向,身上穿著的是黑色西式背心,內裡搭配白襯衫黑領帶,襯衫的袖口被捲至腕處,露出一截手腕,他們看著男人打開琴蓋,纖長漂亮的手指輕拂過琴鍵,接著勾起一抹懶洋洋地笑。

微微舉高的雙手猛然落下,剎時間鋼琴聲傳出,一個個音不斷地砸出,澎湃的音色瞬間震懾住眾人,許多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正在彈奏的男人,或者該說是他正在演奏的手。

那是一首曲子,那是一首速度極快的曲子。

只見那男人雙手不停的動作,迅速且分毫不差的彈奏琴鍵,若是唐柔或陳果在場,肯定會覺得格外驚詫,那首曲子赫然是當初在樓冠寧邀請的酒會中,葉修彈奏的曲子───大黃蜂,但是相比之前只是沒有任何技巧地將音樂砸出來,這次的演出多了音調,在各個轉折處適當的輕重緩急,儼然是一場絕妙的聽覺饗宴,而那不斷飛舞的雙手更是讓人眼花撩亂。

若是將這手速運用在比賽上,那該會有多麼可怕啊……

然而並不只有其他隊伍的人感到驚訝,連自家隊伍的隊員都感到目瞪口呆,他們不敢置信地看著舞台中央的人,穿上正裝的葉修格外英挺,在演奏的時候儼然吸引了無數目光。

"我去……"黃少天說不出更多的話來。

喻文州苦笑地搖了搖頭:"這次出國,知道太多令人驚訝的事了。"

"呵呵,這才是真・深藏不露啊。"方銳抽了抽僵硬的嘴角。

而一旁的楚云秀問向蘇沐橙:"妳知道?"

蘇沐橙倒是沒什麼驚訝,笑著說:"以前他就經常拿曲子練手速,聽過幾次,但他只是求快,認認真真的彈曲子倒是很少見過。"

眾人聽著蘇沐橙的話,目光仍舊不離場上的那人。

"前輩,厲害。"周澤楷看著自家前輩,眼睛無比明亮。

演奏時間不長,不過三分多鐘,葉修就結束了演奏,在最後一個音落下時,會場爆出熱烈迴響,無不一傳來"安可""Bravo"等聲音,葉修笑了笑,起身隨意行個禮就下台了。

一下台就立刻被自家隊員給領走了。

"臥槽,你藏得太深了吧!"方銳直接勾住葉修的脖子。

黃少天掀開方銳:"你還有什麼隱藏技能沒使出來的,快說快說快說!"

葉修拉過一旁的周澤楷擋在自己身前:"你吵死了。"

周澤楷挺起背脊,盡責地擋住自己的前輩,,無論黃少天如何的避開都鑽不過來。

"快讓開!周澤楷!葉修葉修葉修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自己的隊員!"發現擋住自己的人不為所動,黃少天轉攻自家領隊,不過後者直接無視。

其他人不理會周澤楷和黃少天的攻防戰,繼續深扒自家領隊的秘密。

一旁的李軒感嘆:"說真的,你還有什麼牛逼得技能就全說了吧,省的我們每次都一驚一咋的。"

張新傑嚴肅的點頭,向來嚴謹的他對這些難以掌控的事格外頭疼,而王杰希和喻文州則也一臉無奈地看向葉修。

葉修嘴角抽了抽:"真沒什麼了,腦補太多是種病,得治。"

"不過真沒想到你還會彈琴。"楚云秀笑的促狹。

葉修淡定的回道:"粗略彈彈,不足掛齒。"

"學的?"王杰希挑眉。

"你猜。"

"……"

張佳樂對一旁的方銳說:"要是哪天他說他是某個公司的總裁我都不會驚訝了。"

"呵呵。"葉修笑而不語的看著張佳樂。

張佳樂等人看他那樣,突然驚悚了起來。

他們或許知道了某個大秘密……

其實在某方面而言他們是猜到了,可是不完全正確,不過葉修也不解釋,反正也不是多大事。

在眾人陷入一陣迷之沉默時,一道金色人影突然撲過來,一把抱住葉修。

『葉!你太厲害了!』法國青年笑得一臉燦爛,他驚喜的猛拍著葉修的後背。

葉修被青年的熱情嚇到了,一時之間沒了反應。

對方絲毫沒察覺一旁猛然低下的氣壓,還一臉興奮的對葉修說話。

『會場許多人都被你給驚艷到了,沒想到你還會彈琴,你的手速這麼快,榮耀的操作肯定很厲害,可惜沒上場。』

葉修終於回過神,推開對方熱情的擁抱:『謝謝。』

青年絲毫不介意葉修的動作,一臉真摯的說:『你總是讓我驚訝,能認識你真是太好了。』

葉修笑了笑,回道:『我也是。』

黃少天等人覺得格外不妙,以想早點回去休息回為理由,迅速俐落地將自家領隊給帶走了。

 

 

 

 

 

而在遠渡重洋外的中國地區,各大電視台撥放著葉領隊在酒宴上大秀琴技的片段,頓時引發熱烈討論。

某位葉姓總裁命人將這片段加以剪輯,至於是打算收藏用、收藏用還是收藏用,總裁嚴肅拒絕回應。

"混帳哥哥,以前在我面前明明都不好好彈琴!"

葉總裁,兄控也是種病,得治。





END




噓,我就輕輕地來,輕輕地走(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看......)

评论 ( 43 )
热度 ( 635 )

© 白駒留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