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入全職坑中
主葉受cp

【周葉】若我為你演奏

閱讀小小通知:

  • 周葉有

  • 人物ooc有

  • 架空背景有,bug有







鮮少有人知道,在這巷弄裡有一間小小的花店。

 

一個皮膚蒼白的男人叼著根菸拿著灑花器認認真真的為花澆水,接著蹲下來仔仔細細的檢查每一朵花的狀態,並且拿起剪刀細細的修剪。

 

一個青年走進花店,見到的就是男人修長漂亮的手指輕拂著花瓣的畫面,青年楞神一會,接著微笑著開口:"你好,我想定束花。"

 

男人聽見聲音,懶洋洋地轉頭。

 

"好久不見啊,小江。"

 

"好久不見,葉修前輩。"被稱做小江的青年微笑地打招呼。

 

葉修放下手中修剪花草的剪刀,拍拍身站起來:"真虧你能找到這。"

 

"的確很不容易。"江波濤苦笑,自己能找來這裡也是無意間聽見學院裡薩克斯風著名演奏者黃少天在嘟囔才知道的,要不真不知道要去哪找這失蹤人員。

 

"是少天說的吧。"葉修倒不在意,想想也就幾個人知道,一猜就能猜到。

 

……還真是準啊

 

"好了,閒話家常就免了,你剛是說要定束花?"葉修懶笑的瞅著自己這久違的後輩,"要送女朋友?"

 

"前輩多想了,目前我還是單身呢。"江波濤游刃有餘的化解葉修的調侃,"我想預定束花,並且希望由前輩幫我送去這地方。"

 

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寫著某個地址的小紙條,遞給葉修。

 

葉修接過端詳著:"這是S市的那個表演廳吧。"

 

"是的,我希望送束花去給那天獨奏的學弟以表祝賀。"也不瞞葉修,江波濤老老實實地回答。

 

"由你送去不是更有誠意?"葉修若有所思地看向江波濤。

 

"我那天臨時有事,無法親自到場,所以希望前輩幫我代送。"江波濤坦誠的面對葉修打量的目光,也不怕露出一點端倪。

 

葉修靜靜的看著他像是要看穿什麼似的,江波濤也回望他,兩人就這樣相互注視許久。

 

葉修突然勾起笑:"既然你都這樣求我了,哥就接你的訂單吧,在這裡留下資料吧。"將一張訂單用紙遞給江波濤填寫。

 

"謝謝前輩。"也不在意葉修的話,江波濤接過紙就開始填寫了。

 

因為只是填寫一些基本資料,所以不用多久就完成了,江波濤將紙遞給葉修,葉修接過紙看也不看就對江波濤說:"付完錢就可以了。"

 

等一切程序都完成後,江波濤表示要離開了,葉修說了句慢走不送就蹲下來繼續剛未完成的工作。

 

就在要踏出店外時,江波濤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事一樣的回過頭:"前輩,你當初為什麼要休學?"

 

葉修修剪的動作頓了頓,接著一副輕鬆的語氣回道:"都幾年了,現在問這也沒什麼意思吧。"

 

江波濤知道對方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就像證明真的只是突發一想一樣,說了句前輩再見就直接離開了。

 

良久,葉修再度放下修剪的剪刀,站起身走到櫃檯邊,拿起剛剛江波濤填寫的資料,手指輕拂在某個欄位上的名字──

 

收件者:周澤楷

 

 

 

 

 

看著聚滿人潮的大型表演廳,葉修突然有點不想進去了,現在剛好是鄰近表演時間,所以聚滿人準備入場的聽眾,一些知名人物也穿著禮服做著高級轎車從另外入口進入,這也看得出這場演奏會有多受矚目。

 

葉修拿著江波濤給的通行證,無比熟悉的往演奏者休息室方向去,在半途中看到了主角的人形看版,看板上一個拉著小提琴的身影,那人有著極為俊朗的臉,身著一身黑色長燕尾服襯得身型修長挺拔,修長手指握著琴,眼神微微朝下注視,給人淡淡沉靜的感覺。

 

"嘖嘖,真是生得一副好皮相。"葉修百般無聊評價,卻也不能否認自己打從看到那張臉開始,心裡深處被輕輕觸動了。

 

葉修捧著花一路來到休息室的門口,敲了敲門後等了一會,一個青年從裡開啟了門,一看葉修捧著花束站在門口,有些疑惑,送花束禮品的聽眾應該不能直接來到休息室,但眼前的男人貌似暢然無阻的來到這。

 

看見青年盯著他的花束,稍一想就知道對方的猶疑,笑著拿起被掛在胸前的通行證:"我有通行證,有人請我來送束花給他後輩。"

 

青年仔細一看發現對方的確有通行證,有些不好意思的讓開身,讓葉修進入休息室:"不好意思,因為臨近演奏會開始時間,所以要謹慎一點。"

 

葉修只是笑了笑,也沒說什麼,只聽見青年朝裡面叫道:"學長,有人來送花了。"

 

裡面的人聽見聲音走了出來,那人有著極為俊朗的臉,身著一身黑色長燕尾服襯得身型修長挺拔,儼然是看版裡的人物,那人有些疑惑地走出看著出聲的青年,青年笑了笑微微退身讓後面的葉修站出來。

 

那人一看見葉修頓時愣住了,一雙眼死死的盯著,接著不敢置信的開口:"……前輩?"

 

"呦,小周,好久不見。"被人死盯著葉修也沒什麼不自在,捧起手上的花遞向那人──周澤楷,"哥來送花。"

 

"痾……你們認識?"在一旁的青年明顯感覺到室內的氣氛有些怪異,剛剛也聽見兩人互叫對方,一個"前輩"一個"小周"明顯就是認識。

 

周澤楷回過神接過葉修遞過來的花,小心翼翼的深怕摔著,接著朝青年說:"恩…有事。"

 

青年一下就聽懂對方是在說"恩,他們認識,然後他們有事請你迴避",說了句"注意時間"就離開休息室了。

 

"呵呵,真虧那小學弟懂你的話。"葉修調侃的說,"簡直是另一個江波──!"

 

話還說完就被人一把抱住了,這個擁抱緊的讓葉修感到了疼,但也沒讓後輩放手,任由對方繼續這種似發洩又似確認的擁抱,周澤楷將臉埋進葉修的脖頸邊,他不知道這個休學就無見蹤影的前輩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這,他甚至以為自己在作夢。

 

做夢也好,至少這一刻,前輩在我懷裡……

 

葉修回抱著周澤楷,他欠周澤楷很多解釋,但他卻也知道只要自己不開口,這個沉默的後輩便不會多問,懂事卻又如此讓人心疼。

 

這樣無聲的擁抱不知持續多久,葉修打破沉默。

 

"小周。"拍拍比自己高大的後輩,"也該準備準備了吧,演奏會時間快到了。"

 

話剛一說完,葉修就感覺到擁抱的力氣又加大了,就像恨不得把人揉進骨子裡,但一會兒又緩緩的放鬆,最後依依不捨的放開。

 

"我會等你演奏會結束。"揉了揉對方的頭,葉修看見周澤楷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就知道對方在擔心什麼,無非就是怕自己再一次無聲無息地離開。

 

"等我。"周澤楷深深地看著葉修,接著在一個提醒聲傳進房裡時,提起琴盒往外走。

 

直到自家後輩走出後,葉修才慢慢放鬆自己直挺的背部。

 

"請問你要到後台去嗎?"在沉思時,剛提醒周澤楷時間的那位青年想了想覺得還是接待一下對方,畢竟對方有江波濤給的通行證,而且與自家學長貌似是熟識,實在不好把人丟在這裡,於是開口詢問。

 

葉修回過神,向那位青年點了點頭:"麻煩你了。"

 

 

 

 

 

這間表演廳其實並不大,大概比正常的劇院來的小一些,這次的演奏是由學院的幾名出色學生負責演出,而台下觀賞的除了一些純欣賞的觀眾外,還有學院裡幾位知名的教師,在欣賞同時進行評比,簡言之,這是一個攸關成績的演出。

 

但這些對即將上台的周澤楷而言並不是重點,打從葉修出現起,他的思緒就被葉修給占滿了,他其實有恨多話想問想說,但當時的他卻只愣愣地緊抱住那位前輩。

 

為什麼我回來後,你就不見了……

 

為什麼一句話也不說就消失了……

 

為什麼、為什麼……

 

周澤楷想,他無法用自己蒼白無力的言語去述說,他心中藏了很多語言,難受卻又吐不出,他不想去逼迫葉修去說那些他不願談起的事,於是他只能懷抱不安向葉修討取那句承諾的"等你"。

 

"想什麼?"沉靜在自己世界的周澤楷只感覺到一隻稍嫌冰涼的手撫上自己的額,然後是一句帶笑的的詢問。

 

他愣愣地抬起手握住那撫摸自己的手,那只手漂亮修長,骨節分明,令自己無比喜愛的手,也是隻曾在琴鍵上跳躍的手,曾經的周澤楷喜歡看著這雙手在琴鍵上彈奏,葉修的彈奏總是讓自己深愛不已,無論是手指躍然在黑白琴鍵上的樣子,還是葉修在彈奏時總是一臉溫柔的樣子,都令自己眷戀,但是……

 

葉修好笑的看著自家後輩就這樣抓著自己的手開始恍神,手指還無意識地在輕撫自己的手,葉修也不收回,反而用手指在周澤楷手心輕輕搔動,周澤楷意識到時,整張俊臉紅起來,卻還是不放手。

 

葉修無奈,用另一隻手輕捏後輩的俊臉:"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不過快上台了,這次的評比很重要,別分心啊,小周。"

 

周澤楷抬起頭看向葉修,微微攢緊握住對方的手,一臉認真的:"不會。"因為你在,不想你失望,我會向你表現在你不在的這一段時間仍舊有好好努力的我。

 

明明短短兩字,但葉修卻從周澤楷的那雙眼中看見了言語,該是多真摯的情感,匯成了汪洋的倒映,彷彿一望就望進了一片星辰裡,閃爍的說著。

 

"好,我相信你,"葉修將原本捏著對方臉的手放開,輕撫上周澤楷的臉頰,"哥等你演奏。"

 

站上舞台的周澤楷瞬間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出眾的外表加上貼身筆挺的燕尾服,架起琴的姿勢完美,優柔的音色宣洩而出,他的目光深沉,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台下聽眾屏息的看著台上的表演者,這位年輕英俊的小提琴家他們是知曉的,年紀輕輕就被學校選中前往維也納進行培訓,而在那一年中也接連不斷的得到許多大大小小的獎項。

 

最近才剛完成培訓回國,恰好遇上了學校的評比,許多人趨之若鶩的想見見這位年輕的小提琴家的風采。

 

葉修看著舞台上的後輩,嘴角掛著笑,心裡頗欣慰的,當年那個總是跟在自己後頭的孩子,如今也變得無比沉穩了。

 

他驕傲地想,果然是哥看上的人。

 

演奏接近尾聲,葉修轉身緩步的離開了。

 

 

 

 

 

葉修一早就起來了,他慢悠悠地走下樓,邊走邊檢查花朵的狀況,邊盤算著要將幾盆花移至店外頭,邊打開鎖住的玻璃門,一推開門他就愣住了。

 

一個青年站在店門口,看身上衣物有潮濕的痕跡,就知道對方肯定等了一段時間。

 

"你……"葉修忽然說不出話來,即便早有預感,但他沒想到對方竟來得如此快。

 

周澤楷定定地看著葉修,眼裡有說不出的委屈,昨天他一下舞台就急忙尋找著自家前輩的身影,可是無論是後臺還是休息室全然沒看到對方,他無助地坐在休息室裡。

 

當年葉修也是誰都沒告知就離開了,現在也是,周澤楷一直覺得他與葉修的聯繫是如此的微弱,無論是當年還是現在,他始終找不到他。

 

他抱起葉修送的花束,珍惜的、小心翼翼的,周澤楷突然想落淚,他垂眼的看著花束,突然發現裡頭夾雜著一張小紙片,他趕緊將紙片拿出。

 

上頭寫著祝福演奏成功的祝賀詞,以及江波濤的署名。

 

他趕緊撥打電話給江波濤,在對方接起後著急地詢問。

 

於是,現在的他站在這裡。

 

葉修楞神了一會兒,突然笑了起來,主動上前擁抱了那個宛如被拋棄的青年。

 

"小周,你真的很喜歡我呢。"

 

周澤楷緊緊的擁抱住懷裡的人,顫抖著聲音:"恩,比你以為的,還要喜歡。"

 

葉修勾起無比溫柔的笑。

 

"我大概也是,比你以為的。"

 

還要喜歡,或愛。

 

 

 

 

 

"前輩。"周澤楷直勾勾的看著自家前輩。

 

葉修也回望著,他看到對方眼裡有著難得的強硬,兩人就這樣互望著,直到葉修嘆了口氣,無奈地朝對方走去。

 

周澤楷將人推到椅上,接著單膝跪地,小心翼翼地捧起對方漂亮的手,他細心的將清涼的藥膏均勻的抹在對方的手腕處,接著輕緩的按摩,一隻手做完這些動作後,又捧起另一隻手,重複一遍這樣的動作。

 

自從那天過後,周澤楷就直接搬進來與葉修同住,他大概害怕極了葉修的不告而別,於是決定將人牢牢地看緊,葉修對此哭笑不得的表示自己已經不會再挪窩了,他對現在開個小花店悠哉過日子的現狀很滿意,但仍無法改變周澤楷的決定。

 

而在這幾個月的同住中,周澤楷漸漸地得知當年葉修離開學校的原因。

 

這也讓他更加溫柔的對待葉修,每天總會為對方擦藥按摩,一天也不耽擱,儘管葉修表示現在已無大礙,仍不能阻止周澤楷的舉動。

 

他放任他,他也寵著他。

 

兩人就這樣,互相疼惜,互相陪伴。

 

日子無比愜意。

 

 

 

 

 

巷弄裡有著一間小小的花店,相比以前,這段日子增加了一些客人。

 

因為巷弄裡經常傳出優美的提琴聲,吸引著人們往裡走。

 

他們循著聲音走,會找到一間小小的花店,裡面除了有一位經常掛著懶洋洋的笑的花店店長,還有著一位英俊的店員。

 

提琴聲繚繞的巷弄,而在偶爾的偶爾,會有鋼琴聲相伴。





END





噓,我就輕輕地來,輕輕地走

评论 ( 9 )
热度 ( 89 )

© 白駒留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