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入全職坑中
主葉受cp

【韓葉/葉修中心】祈願之邂逅

祈願第四彈!

背景以xxxHolic為雛型

 

閱讀小小通知:

  • 韓葉有

  • 人物ooc有

  • xxxHolic背景,設定有異

  • 如果不嫌棄,請順便看一下後記,謝謝

 

 

 

 

"嗯?"張佳樂蹲下身,雨傘隨意搭在肩上,雨淅瀝淅瀝的落在傘上,他將手伸進紙箱內翻開凌亂的布料,"這是……?"

一顆毛茸茸的頭探出,一雙金褐色的眼濕漉漉的看著,可憐兮兮的嗚嗚叫著,張佳樂感到會心一擊。

那是一只通體黑色的小貓,不過幾個月大,紙箱上被雨淋濕的紙條透漏著被拋棄的處境,張佳樂嘆了口氣摸摸小貓的頭,小貓崽蹭了蹭他的手心,特別惹人憐愛。

"抱歉,我也不能帶你走……"張佳樂收回手,自家母親嚴厲禁止養寵物,一狠心站起身,將傘放到紙箱旁,"傘給你了,希望你能找到好人家。"

說完話,不去看小傢伙濕漉漉的小眼神,轉身快步走了,然而在走了幾步後又停了下來。

"要是不管會死掉吧……"張佳樂回過頭,發現小貓崽一直看著他,還嗚嗚的叫了幾聲,心下一軟。

最終,他仍舊回到紙箱旁……

 

 

 

"唉。"張佳樂嘆了口氣,注意力全然沒放到前方正口沫橫飛講題的老師身上,而是撐著下巴魂游到窗外去了。

其實他心裡正心心念念著那隻被他取名為小花的黑貓崽,那天悄悄的帶著小傢伙回家,清出一個小空盒暫時安置在自己房裡的書桌下,雖然這幾天自己小心翼翼的顧著沒被發現,但每次只要在學校他總會掛心著,深怕那隻小黑貓會被自家人發現。

這幾天他將小黑貓給打理得好好的,上網查了很多養貓的相關資料,大概就連考試也沒這麼認真過吧……

"不知道有沒有乖乖的……"

"張佳樂!"

一聲暴喝將張佳樂的魂牽了回來,他不悅地正想回嘴,結果一抬頭就看見在講台

上的中年禿髮男子正怒目看向他。

糟了……

"給我上來解題!"

 

 

 

"嗚,真倒楣……"趴在林敬言的桌上,張佳樂無力的攤著,值得慶幸的是剛才的題型是自己會的,那禿頭佬面無表情的扔了一句"專心點"就讓自己下台了。

"沒事吧。"林敬言笑著問,剛才他也很為好友擔心。

一旁的張新傑:"你最近很容易走神,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韓文清沒多說什麼,其實他們都有發現張佳樂最近走神的情況,雖然擔心但是因為基本上沒出什麼大事就沒多問,但是最近越來越嚴重了,讓他們不得不開口詢問。

張佳樂沉默了一會才開口:"其實……"緩緩地將自己從撿到養了隻貓的過程說了出來。

三人聽完也沒什麼反應,事情沒他們想的嚴重到是讓他們放下心來,對於張佳樂在路上撿貓這種小事他們挺能理解,自家好友喜愛動物植物出了名,經常能跟女性朋友聊得很愉快,也因為愛護動物植物這點,深得女性讚賞,雖然當事人並不知情就是了。

"我的建議是,還是及早向伯父伯母坦白吧。"張新傑給出意見。

"我也覺得,畢竟那隻小貓還是會長大吧,"林敬言接道,"現在小小的還好,但長大後就不好藏了吧。"

韓文清也插了嘴:"如果你真心想養,就必須說出口,你不能永遠將他關在盒子裡。"

張佳樂不語,他知道他們說的都是對的,小花現在還可以被自己藏在盒裡,但長大後呢?總有一天還是會被發現的,到不如趁小花還小的時候攤牌,至少小花還可以賣個萌博得喜愛呢!

越想越有道理,張佳樂有了底氣,立刻拍板決定今晚攤牌。

當天晚上,在經歷一頓痛罵後,最後張媽媽仍是心軟了,這其中睜著大眼喵嗚喵嗚叫的小花功不可沒,於是黑貓小花正式入住張家。

 

 

 

"小花!你跑哪去了!"

悠閒的周末,張佳樂看天氣不錯於是決定帶著小花出門走走,卻不料半途中就不見貓影了,張佳樂著急地四處尋找。

"小花!"轉進公園裡,張佳樂四處張望,"到底跑去哪了……"

轉進一條林間小路後,一把紅色傘吸引住他的目光,張佳樂愣愣得看著,覺得有些熟悉,不同於常見的塑料傘,那是一把傳統的油紙傘,不待他細想就看見自家小貓正坐在撐傘人的的面前。

那人撐傘蹲著身,白皙的手指撫摸著小貓的軟毛,小貓舒服的瞇著眼發出呼嚕聲,察覺到身後有人,側過身望向張佳樂。

"你、我記得你是…老韓的……老闆?"張佳樂記得這人,那天撐著傘等在自己校門口引起注目,自稱是韓文清老闆的人,難怪會覺得那把傘特別熟悉……

"嗯?"那人───葉修站起身,歪頭想了一下,"啊啊,你是老韓的朋友,張樂樂?"

"是張佳樂!"張佳樂下意識大聲回嘴,意識到對方不是故意的,畢竟他們只見過一面,記不清楚是正常的,"抱歉,口氣有點糟糕。"

"沒事。"葉修沒多在意。

當張佳樂無意間得知葉修當時其實已經記得他的名字只是故意叫錯的時候,已經是很久之後的事了。

"他是你的?"葉修發現張佳樂時不時的瞥向待在自己腳邊的小貓,開口問道。

"是啊,半個月前撿到牠的。"張佳樂神色複雜的看向小花,小貓親暱的在葉修的腳邊蹭著,動作裡有掩不住的喜愛與親近。

在相處的幾天中,張佳樂也多多少少發現小貓的脾性了,除了自己外並不親近家裡的其他人,在他面前雖然很乖,但也鮮少會做出現在這般親暱的撒嬌,他不禁有點喪氣。

"牠好像比較喜歡你。"張佳樂苦笑地說。

葉修愣了愣,想了一下也明白對方的想法,笑了笑:"相信我,你的地位在他心目中更高。"說完便低頭,"嘿,小傢伙,他傷心了呢,趕緊過去安慰安慰吧。"

小貓抬頭望了望葉修,又望了望張佳樂,最後拔腿奔向後者,不知所措的圍著對方轉圈,發出喵嗚喵嗚的叫聲,像是真的在安慰他一樣。

張佳樂不禁笑了出來,彎腰抱起小花:"小花,我沒事,別擔心。"說完用臉頰輕蹭著小黑貓,小傢伙小小貓掌貼在他的臉頰,像是安慰的動作讓他心中無限柔軟。

正覺溫馨的張佳樂突然想起身旁還有人,立刻轉向葉修:"那個,小花也挺喜歡你的,之後能不能再陪牠,畢竟牠不太親近人,如果能多點人陪牠也是好的,啊啊,抱歉有點突兀,就當我隨便說說。"

"可以啊,我無所謂。"葉修笑的意味深長。

訝異葉修爽快答應的張佳樂沒發覺對方神情,只是欣喜的說:"那你家住哪裡,等等我抄個地址,應該很近吧,老韓說過在他家附近打工……"

"不用,老韓知道的,"制止對方掏出紙筆的動作,葉修悠悠的說,"或者,他也可以幫你帶路。"指了指懷中的小黑貓。

"咦?"

不等張佳樂詢問,葉修示意一下便撐傘直接離去。

"挺恩…奇妙的一個人呢……"張佳樂對著小花喃喃的說,"好了小花,我們回家了。"

小黑貓窩在對方溫暖的懷裡,長長的尾巴懶散的一晃一晃,無比愜意。

 

 

 

韓文清帶著一袋零食走在前往店裡的路上,今天葉修傳了一份零食清單給他,已經習慣平時給葉修帶東西過去,所以他也沒表示多大的不悅,只是疑惑今天的零食量比平常多了一點。

像是有客人來似的……

韓文清皺著眉加快腳步,來到店裡後便看到唐柔出現在玄關處,韓文清沒多驚訝只是順手將手裡的袋子遞了過去,順口問了句:"有客人?"

"嗯?也不太算吧,葉修說是來作客的。"唐柔接過袋子,笑著回道,"你先過去吧,茶我來泡。"說完就逕自往廚房走去。

韓文清脫下鞋後走往房間,自從那次坦白後,他與唐柔的關係改善了很多,目前兩人還算可以聊得起來,至於莫凡,雖然還是一樣冷漠話少,但是也不再緊迫盯人了,有時看到他也會點頭算打個招呼。

大概是葉修或唐柔有跟他說過什麼吧……韓文清也只能這樣猜測。

來到房外就聽到裡面一陣騷動,皺著眉正想打開門就看到一個黑影從門縫鑽出,身後伴隨一個教訓似的大喊:"喂!小花!安分點別在別人家亂跑!"然後拉門被整個打開。

於是韓文清狠狠皺起眉,瞪向眼前的人。

"張佳樂,你為什麼在這?"

竄出門的黑貓小花正坐在不遠處悠閒地舔著爪子。

 

 

 

張佳樂被韓文清的黑臉嚇朦了,一時之間也沒回答,氣氛正僵持著,一道聲音先行出現。

"請到室內。"唐柔端著茶水零食站在廊上看著他們,淡笑的表情讓人背脊發涼。

幾人默默入內,就看到葉修正抱著不知何時回房的小貓,一人一貓親暱地在玩耍著,像是沒發現剛才門口的僵持戰,一旁本來靜靜待著的莫凡看到唐柔端著一大盤茶水零食自覺地站起身幫忙,而韓文清坐下後接過唐柔遞過來的茶水不發一語,張佳樂則顫巍巍坐到一旁,房間內一陣沉默。

 

張佳樂膽顫心驚的,不知道自家好友怎麼看到他就突然變臉,神色嚴肅眼裡滿滿的是對他在這的不贊同,正想說要不要先告辭就感覺衣袖被拉扯著,低頭一看就看見小黑貓和一包餅乾,小黑貓發現對方視線落在他身上,歡快的把餅乾推到他眼前,末了還用小爪拍著。

張佳樂失笑,抬起手摸了摸牠的頭,還記得叼糧食來給他,果然沒白疼。

"哎哎,真乖。"葉修叼著點心的叉子,手撐下巴的看向一人一貓,結果才剛說完,身旁的莫凡默默推過一大包零食,葉修哭笑不得的拍拍他的頭,爭寵呢這是。

"誆"韓文清放下杯子,葉修和張佳樂看了過來,前者依然泰然自若,後者則被盯得有些坐立不安,韓文清臉色不善的開口:"誰要解釋一下。"

"解釋什麼,不就你朋友來這玩玩。"葉修端著茶杯隨意地說,絲毫不在意對方越發變黑的臉色。

張佳樂覺得自己再不開口現場馬上會上演真人PK,於是趕緊將自己如何認識葉修而又為什麼會來這做客的事給說了出來,原以為對方聽完解釋後會和緩臉色,卻不料對方神色越發凝重,最後直直瞪向葉修。

張佳樂以為韓文清是對自己出現在這感到不悅,於是向葉修表示自己先行離開,葉修沒挽留,朝唐柔伸手,後者遞給他一個小袋子,接著喚來小黑貓:"來,小傢伙,這個回家啃著吃。"黑貓用嘴叼過,親暱的蹭了蹭表達感謝,隨後就回到張佳樂身邊。

"啊,謝謝痾……"張佳樂有點欲言又止。

"想玩再過來吧。"葉修笑笑地接過話,大概知道對方顧慮什麼,又接著開口,"放心吧,老韓不是針對你。"

看張佳樂惴惴不安的望向他,韓文清嘆了口氣:"沒事,我只是有點……驚訝。"這個回答讓葉修笑出聲,被對方狠瞪一眼。

"喔喔,"張佳樂鬆口氣,"那我先走了,老韓明天學校見。"笑著跟韓文清道聲再見。

"恩,明天見。"

"慢走。"葉修笑著招手,隨後讓唐柔領著對方出門。

 

 

 

門一關,室內一陣沉默。

繼剛剛莫凡為了泡茶也暫時離開後,目前房內就剩下葉修和韓文清兩人。

韓文清嘆口氣,他知道如果自己沒問葉修肯定也什麼也不會說,於是認命似的先開口:"張佳樂是"客人"?"

葉修把玩著剛拿起的菸桿,剛有小動物在所以他沒點菸,聽到韓文清的詢問笑了笑:"進得來的,不外乎都是有願望想實現,無論他是否有意識到,"點起菸,悠悠的抽了口,"你說的對,也不對,哎哎別皺眉,聽我把話說完。"

韓文清緩了臉色。

葉修繼續說:"我只能說,他之後或許會是"客人"。"

韓文清算是暫時放下心,張佳樂能進店就代表他或許是有願望在,但葉修話裡的意思是他本人目前沒有意識到,所以沒有提出委託,總言之,還不能算是"客人"。

看韓文清陷入沉思,葉修不慌不忙的又補了一句:"不過,確實有客人就是了。"

韓文清猛然抬起頭,葉修仍舊那副不溫不火的模樣。

"另外,幫我帶句話給你小伙伴,就說我夜觀天象,發現他最近時運不濟,讓他小心點。"

 

 

 

"老韓臉那麼黑,嚇死我了。"張佳樂走在回家路上,一邊心有餘悸地想起剛剛在店裡發生的事,"還是第一次看他臉色這麼難看,恩…還是因為我去了他打工的地方?"

"喵喵。"

"不過他又說不是因為我……"

"喵嗚?"

"老韓那人說一是一說二是二,不會因為怕人難過就選擇說謊,嘖嘖,看過最正直的就是他了。"

"喵喵~"

張佳樂回神,失笑的看著一直在回應他的小貓,就好像牠真的聽得懂他的話一樣:"說這麼多你也聽不懂吧,算了,先回家吧。"

"喵。"小黑貓搖搖尾巴,一雙琥珀色眼泛出淡光,直盯著前方的人,接著一個跳躍躍上了張佳樂的肩,在對方寵溺的撫摸牠的頭時,牠也蹭了蹭那人的頸肩。

 

 

 

"張佳樂還沒到學校嗎?"張新傑皺著眉問,現在時間已經鄰近第二節上課時間,卻絲毫沒見到張佳樂人影。

林敬言神情擔憂:"他手機沒接,剛打電話去他家,阿姨說他跟往常一樣時間出門,照理說早該到學校了。"

張佳樂不是沒遲到過,但是以往遲到時會先打電話給自家好友幫忙掩護一下,就算路上遇到突發狀況依張家樂性格也會打通電話,而今天理應當早到學校的他卻音訊全無,這讓人不禁擔心起來。

一旁的韓文清沒說話,只是緊皺眉頭若有所思,手裡把玩手機,不自覺想起那次在張佳樂離開後葉修跟自己說過的話。

就那麼一句意味不明的話,之後無論韓文清怎麼詢問,葉修總是顧左右而言他,最後就這麼被他呼攏過去了,今天張佳樂突發失蹤或許葉修心裡有數,於是韓文清思考是否要打給葉修。

就這麼一下思考,教室門口一個狼狽的人影走進,瞬間引起韓文清三人注意,那人見到三人後笑著直直走來。

"呦,早啊。"張佳樂臉上幾個小擦傷,衣服部分濕透,手上掛著的外套沾上灰塵,整體看起來頗狼狽。

"你怎麼回事?"韓文清皺著眉,儘管看到人來了他稍微放下心,可張佳樂現況卻又讓他不得不謹慎起來,葉修的話始終讓他放不下。

"哈哈……"張佳樂乾笑著,看到其餘兩位友人也皺著眉,於是尷尬地開口,"出門後被一台腳踏車擦撞到,幸好旁邊是草地沒摔得太嚴重,之後路過公園時被旁邊經過的一台車濺起的水花給潑到了,接著就是一連串小跌小撞。"

張佳樂說的無奈,他們聽的也不忍了,儘管平時對方也常發生一些小意外,但是最近發生機率卻特別高,讓他們不禁擔心起來,現在只是一些小跌小撞,但誰也不能保證之後不會出現大意外。

"我記得公園旁的那條路不是特別窄?"韓文清臉色不佳的問,"車子能經過?"

"哦幾乎快貼著我身子過去……"

能因為水花濺濕成這樣,車的速度勢必不會太慢,又是在小路內幾乎貼著身而過,可能往旁小小走一步人就……

好吧,看來大意外隨時都等著出現……

看好友們或擔憂或面色不佳,張佳樂趕緊說道:"平時也常有這種小意外出現,別擔心啦,我也習慣了……"雖然是在安慰友人,但為什麼他反而感覺有種淡淡的憂傷……

韓文清眉頭深鎖不發一語,像是在思考什麼,也不等其他人表示什麼上課鐘便響了,幾人丟下"最近小心點"等關心話語便回自己座位去了。

一天下來,他們也算是親眼見識到張佳樂的意外體質,路過洗手間碰上水管爆裂,在走廊聊天遇上天花板塌落,甚至在課堂上被棒球砸碎的窗戶玻璃給波及到,幸好本人只受到擦傷,不過提心吊膽的一天也夠受的。

放學後韓文清簡單拋下我跟張佳樂先走了這句話,二話不說一把扯人直接離開教室,張佳樂被韓文清的氣勢給震懾住,一路上沒反抗愣愣地跟著對方走,兩人就這樣一路沉默地回到張佳樂住所。

"你回家後就別再出門了。"韓文清嚴肅地對準備進家門的張佳樂說,他多多少少也發現到最近對方意外不斷是有原因的,而那原因葉修肯定是知道的,他隱約覺得繼續這樣下去或許會出事,所以他打算去店裡一趟,向葉修問個明白,明知道朋友有難卻什麼也不做不是韓文清會做的事。

張佳樂原本想像平常一樣笑著說句太誇張之類的話,但看到對方過分嚴肅的神情,也不自覺地正了正臉色:"放心吧,我跟小花約好晚上一塊玩,沒事不會出門的。"

韓文清想了下,罕見帶點猶疑地開口:"……最近你身上可能出了點問題,別太擔心,總之最近小心點,我會再去問問……"

"葉修嗎?"

不是訝異韓文清罕見的安慰,也不是詢問自己出了什麼問題,只是一句"葉修嗎?",儘管說出的是疑問句,然而張佳樂卻無比肯定,也不知道為什麼,當韓文清說出近似求助的話語時,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只有葉修,那個神祕的男人,那個能讓平時冷靜的韓文清瞬間變得暴躁的人。

張佳樂看見韓文清有點尷尬的點頭,樂呵的開口:"最近的確怪邪乎的,葉修那傢伙總是神神秘秘的,指不定對這種怪力亂神的事情有研究呢,那就拜託你啦老韓。"拍著對方的肩,向對方揮手做道別後轉身進家門。

在這之前他的確為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感到擔憂無助,卻不想讓友人們操心,於是強讓自己振作起來,但是最後還是被韓文清發覺了,想到對方那彆腳的安慰,不禁笑出聲,儘管現在他仍不知道自己哪裡出了問題,但他現在覺得無比輕鬆,當葉修這個名字出現時,就彷彿什麼都能解決的,真的很奇妙,明明只是一個認識不久的人,但卻讓人覺得無比安心。

很久之後,當幾人熟識後,張佳樂恨不得狠狠地抽那時候的腦袋,見鬼的安心!老子特麼的是被坑了被坑了還是被坑了!

"喵?"

不過現今仍對葉修抱有幻想的人只是抱起自家貓星人準備餵食而已。

"小花,吃飯吧。"

"喵!"

 

 

 

"怎麼?今天沒讓你帶東西來吧?"知道對方來到這的目的,卻也不挑明,葉修只是似笑非笑的望向來人。

韓文清站在長廊上,來的路上心中不安漸漸擴大,就像是即將發生什麼大事一樣,然而在看到葉修愜意的坐在長廊上抽菸的身影,心裡又突然平靜下來,所有的不安焦慮都不見了,他反而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葉修見對方不語,笑了笑。

"放心吧,今晚一切就會結束了。"

"時間差不多了,"不給對方反應的時間,他站起身朝韓文清走去,接過不知何時站在暗處的莫凡手中的紅傘,"該去接你的好朋友──"

"張佳樂。"

 

 

 

疼、疼死了……全身動不了……

怎麼回事……

記得小花的飼料沒了……出門……然後呢……

啊啊…一台車……該死…開那麼快幹嘛……

閃避不及啊……所以我…我也……

哈、哈哈…還是沒躲過……老韓的臉肯定黑慘了……

…好睏啊……隨便了……怎樣都………

………

 

 

 

"喵!喵嗚嗚!喵喵喵!"

什麼東西?

"喵喵!喵!"

吵死了……

"喵喵喵!喵嗚嗚!喵嗚喵喵喵!"

"吵死了!"張佳樂憤怒的睜開眼,望向噪音污染源後驚訝的出聲,"小花?"

大略看一下自己目前的處境,張佳樂驚愕了,自己正懸掛在懸崖邊,僅靠著纏在手腕上一條細細的紅線支撐著自己不墜落,懸崖下一片漆黑,時不時傳來淒厲的叫聲,他直覺,要是就這麼掉落,可能永遠也無法回去了……

咦?回去?回去哪……

"喵喵!"

不等他細想,小花又開始著急地叫著,他望向小花,這才發現紅線的另一端被小黑貓給緊緊壓著,他沒去想那小小貓崽如何能支撐自己的重量,他只知道,那被他撿回的貓正努力的想挽救自己。

啊啊,真的是命懸一線呢……

"小花,謝謝你了,我已經清醒了。"

"喵!"

張佳樂看著那個拼命的小身影,突然覺得不害怕了,振作精神後他開始試著動動手腳,卻無奈地發現自己渾身都沒力氣,正想咒罵時,上方傳來一道懶散的聲音。

"呦,幹的好啊,小傢伙。"

一個撐著傘的男人從懸崖邊探出頭來,嘴裡叼著根菸,閑散的與四周格格不入,看見張佳樂還笑著打招呼:"老韓的朋友,還有命否?"

"去你的!"大概是對方的語氣太過悠哉,張佳樂一時間忘記自己的處境。

"呵呵。"

"喵喵喵!"一旁的小花見到葉修直叫著,尾巴焦躁地揮舞著。

葉修拍拍他的小腦袋:"好好好,別急。"

安撫好焦急的小貓後,葉修退了一步,將手中紅傘拋至空中,被拋起的傘沒有墜落,而是散出微微的紅光浮在空中,等一切就緒後又回到懸崖邊朝張佳樂說:"老韓的朋友,現在哥要把你拉上來了,等下如果感覺有東西在拉你,記得別反抗,握緊那條紅線,明白嗎?"

"知道了!"張佳樂看葉修一臉嚴肅,也知道這是攸關自己生命大事,趕緊回道。

"好,那就開始。"葉修讓小貓緩緩退開,自己握住紅線並將之纏到自己手腕上,接著一點一點地往上拉。

張佳樂覺得自己的身體正緩緩上升,正想鬆口氣時,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腳正被拉扯著,下意識想甩開,卻又想起葉修交代的事,於是停下動作任由那股力量拉扯,而此時壟罩在上頭的紅傘散出懾人的紅光,張佳樂不禁閉上眼,腳上拉扯的力量瞬間消失,而自己也在這一瞬間被拉上懸崖。

 

很久之後張佳樂詢問:"是不是那時候我一反抗就會招來什麼東西啊?"

葉修喝了一口茶,懶懶地說:"不是,只是那時候哥不常做粗活,你一掙扎我就拉不住了,可能會一個不小心"手滑",那只能回頭跟老韓說"救過"了。"

之後炸毛的張佳樂被林敬言死死抓住,葉修免於一次痛毆。

 

 

 

恍惚間,他看見一道小小身影朝自己走來。

熟悉的毛色,熟悉的琥珀瞳,這段時間,呵護的、寵愛的……

他。

他來到自己身邊,親暱的蹭著,就像往常像自己撒嬌一樣。

他想像往常一樣蹲下身笑著抱起他,撫摸著他,可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只能就這樣的看著他蹭著自己。

接著,他舉起小小的爪子,將自己推向後方,自己緩緩地向後倒去,然後墜落。

他沒去想那小小身影如何能推動自己,只是放任自己墜落,看著那只坐在原處晃著尾巴的身影離自己越來越遠。

───再見。

他說。

 

 

 

"他沒事吧?"

"哥一出馬,哪還會出事。"

"哼。"

"呦,醒來了。"

"唔……"

張佳樂一睜眼就看見韓文清那張黑臉,嚇得他差點又暈過去,斜眼瞥到不遠處葉修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一瞬間那些奇異的經歷浮現在腦海裡。

"我去……在做夢嗎……"

"咱倆生死之交,你居然說在作夢,真是傷了哥的玻璃心了。"葉修虛摀著心臟,一臉痛心。

"滾邊。"韓文清將人掀去一邊,低下頭詢問,"還好嗎?"

"…嗯……使不上力……"張佳樂動動手腳,感覺渾身沒力,除此之外就是身體傳來一陣陣的疼痛,"我說…這到底怎麼回事啊……感覺好像差點死了。"

"不是"感覺",是"真的"差點死了。"葉修涼涼的抽一口菸,"恭喜活著回來呢,張佳樂同志。"

"……"張佳樂閉上眼,再開口時聲音沙啞,"我…看到小花了……"

"來道別的吧。"葉修笑的溫和。

"我想知道……從頭到尾……"

葉修撫摸著菸桿:"你可以說他是一種情感的集合,那些被拋棄的、被遺忘的動物靈,強烈渴望的集合。"

"他們沒有怨恨,只是渴望被愛,"聲音平靜的敘述,"而他們遇見了你。"

"在那個雨天,你將他們撿回,之後寵愛著他們,那對他們而言是種救贖。"葉修輕拍著張佳樂的頭,"他們對你父母不親近,那是因為他們曾有再次丟棄的念頭,不跟你過分撒嬌,則是因為害怕再度被丟棄。"

因為曾經經歷過,所以他們無比珍惜。"

"但是,他們是被遺留在這世界上的靈魂,沒有回到本該待的地方的他們會引來某些有害的東西,而在他身邊的你影響最大,你應該也有發現吧。"

擦肩而過的車、塌陷的天花板、破碎的玻璃……最近頻繁出現的意外。

"在一起越久,你就越危險,最後甚至會喪命。"葉修撇頭,視線與一旁默默聽自己說話的韓文清交會,他笑了下又移開視線。

"所以他們請求我,希望我救你。"

葉修想起那日那小黑貓來到自己店裡,喵喵說著,無不一是深切的懇求,因為得到了愛,所以也得到了一顆愛人的心,他們希望張佳樂能活著,希望他們所深愛的人能好好的。

"付出代價,最後願望實現。"

張佳樂閉上眼,終不能阻止眼淚滑落。

 

 

 

"又睡著了嗎?"葉修偏頭問向正關上門韓文清。

"恩。"來到對方身旁坐下,端起另一只酒杯,"你說的不是全部。"

"喔?"葉修笑著反問,"怎麼說?"

"直覺。"

"……"

葉修把玩著空酒杯:"如果是一般人的話,不可能拖這麼久。"

"你是說,如果撿到那只貓的是其他人,應該早就死了?”

"那些被引來的"東西"可是很兇殘的。"捏起一塊糕點一口吞下,舌尖細舔著指尖糖粉。

韓文清看著那紅豔的舌尖不自在的撇過頭去,緩了緩微亂的心神才又開口:"那張佳樂?"

"我早說過了吧,他比較特別,"像是想到什麼的事,葉修笑出聲,"跟你差不多,他身上的"氣"也很有趣。"說完起身,順手拉起一旁的韓文清,把紙門拉開一小縫後,白皙的手指朝韓文清眉眼劃過,接著將人推到門縫邊。

"你自己看看吧。"

韓文清皺著眉往裡看,接著愣住了。

房裡張佳樂依舊睡得安穩,然而在他枕邊、被窩上四周圍滿了一只一只小東西,有常見的貓狗,而有的是他沒見過的東西,一只一只,有的互相挨著,有的睡得東倒西歪的,卻又不離中心人。

"好玩吧。"葉修靠在韓文清耳邊小聲笑著,"等他醒了,你可以讓他知道,這個世界的小精靈都被他給承包了。"

韓文清無言。

"不帶執念的、純粹的靈體會被他純淨的"氣"所吸引,說白了,他就是一個移動式的神山,"葉修輕聲說著,"他毫無自覺的將自己的"氣"分享給那些"小精靈",這間接影響到他的運氣,所以才經常出些小意外,但也因為如此,他被那些靈體保護著。"

葉修目光柔和:"他大概不知道吧,他是被多少人所深愛著。"

韓文清輕輕的關上門,轉身就看見葉修笑著看向他。

"老韓你輸了,他的"氣"可遠比你的更加純淨呢,真是有趣的人。"

韓文清皺眉,心裡微微的不痛快,也不知道為什麼,從葉修嘴裡說出這種類似別人比你好的話,他就覺得異常煩悶,正想反諷幾句,又聽對方再度開口。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你呢……"

葉修晃著離開,留下愣在原地的韓文清。

 

 

 

"老韓!"張佳樂一放學立刻衝到韓文清座位前。

小黑貓事件又過了一個禮拜,張佳樂身上的傷好的差不多了,也不知道為什麼被車撞傷勢卻沒太嚴重,不過他也不在意,小花的事他也從韓文清的說明中漸漸釋懷了,韓文清說小黑貓是回到該待的地方等待新生,總之,一切都在好轉。

不過……

"葉修那邊有消息了嗎?"

一個禮拜前,本來在店裡休養的張佳樂和順便借宿的韓文清,一前一後被莫凡和唐柔或扔或請出店外,說了句"主子在休養,在主子主動聯繫前禁止踏進店裡一步"就關上大門。

而這個禮拜消息全無。

"沒。"韓文清看著自己的手機,他或多或少猜到,葉修的休養跟救回張佳樂有關,所以他克制自己不去店裡,靜靜的等待葉修的聯繫。

張佳樂有點鬱悶,他一直沒有好好道謝,所以他希望能再見葉修一面,好好的、鄭重的說出自己的感恩之意。

"叮──"

韓文清手裡傳出一聲清脆的響聲。

張佳樂趕緊湊了過來,聲音雀躍著:"難道是?"

韓文清翻看手機短信,嘴角漸漸上揚,接著將手機塞回口袋,拿起書包朝一臉興奮的張佳樂說:"走吧。"

───"老韓,哥元氣大傷,急需車站前那間包子店的豆沙包來修補元氣,趕緊速速送來!"

 

 

 

 

 

END

 

 

 

 

 

 

這篇是以樂樂為主

將近一萬字了。。。。

 

這篇祈願我打的很謹慎,刪刪改改很多次

很多人都在猜測張佳樂可能會對應到小葵

也有很多人很關心這問題。。。

小葵是將厄運招給旁人

而此篇的張佳樂則是將幸福招給旁人

文裡那句"他大概不知道吧,他是被多少人所深愛著。"其實也引伸到我們

現實中的我們,很多很多人喜愛著他

 

真的很抱歉,這篇韓葉互動沒有很多,整篇幾乎是以張佳樂為中心走劇情,打到中途我有點迷茫了,儘管我是以韓葉為初心來寫祈願這系列,但是我發覺其實情感戲並沒有很多,甚至只有淡淡的情感描述,因為在我心目中這是他們最好的互動,平淡的、溫馨的,可能以後也會像這篇一樣以某人為中心走劇情,我不知道這樣子的韓葉文是不是能被你們接受,希望你們能給我一些想法評論,謝謝。((鞠躬

 

评论 ( 30 )
热度 ( 85 )
  1. 燁君棠白駒留步 转载了此文字

© 白駒留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