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入全職坑中
主葉受cp

【韓葉/葉修中心】祈願之淨山

祈願第三彈!

背景以xxxHolic為雛形

 

閱讀小小通知:

  • 韓葉主、微周葉、江葉有

  • 人物ooc有

  • xxxHolic背景,設定有異(慎入)

     

     

     

     

     

     

 

 

 

 

 

 

"……"

屋外下著小雨,韓文清將傘放置在一旁後,抬頭有些無奈地瞪著眼前的兩人,而被瞪的兩人打從對方一進門開始就一直杵著,一個面色冷峻,一雙黑的不起波瀾的眼神直視著,一個雖淺笑著,但打量的目光也是如此的明顯。

照理說,被韓文清一瞪十個裡面會被嚇走九個───剩下的一個是葉修大大,然而眼前的兩人卻絲毫不見害怕,面色自如地迎向韓文清,甚至───韓文清覺得───還帶有一點嫌棄……

此時在玄關上演拉鋸戰的三人沒人開口,直到第四人出聲才打破僵局。

"我說怎回事,都堵在店門口幹啥呢?"葉修懶洋洋地從店內走了出來,他剛剛就知道韓文清已經來了,但是遲遲沒動靜他才出來看看,結果一出來就看到三個人一動也不動的杵在玄關。

背景加個龍虎鬥就太特麼的應景了,葉修百無聊賴地心想。

"別杵在那,等等有客人怎麼辦,進來進來。"葉修開口把人都趕進裡面。

韓文清率先動作,脫了鞋就直接上長廊了,無視身後針刺的目光,一派自然地走到葉修身邊,把手上的提袋遞給他,葉修接過後翻了翻:"呦,這不是車站前新開的那間菓子店。"心情甚好的葉修抱著提袋就往店裡蹦噠去了,直接將韓文清甩在身後,早就預料到對方反應的韓文清也沒不滿,正準備跟著進屋去時,本在他身後的兩人從兩旁繞過他丟下兩句話就先他一步進店裡了。

"無事獻殷勤。"

"則必有所圖。"

"……"

 

 

 

韓文清看著眼前三人和樂融融的吃著點心,剛剛他想去泡茶時,少女先他一步拿著茶壺起身,回來後將葉修面前的杯子倒滿茶,完事後便把茶壺放到桌上,淡笑的對自己說"您自便",再之後,看到葉修嘴角沾的點心的碎屑,正想拿紙巾幫他擦拭一下,結果少年面無表情地抽起紙巾往葉修嘴邊擦去,於是他默默收回自己伸到一半的手。

韓文清頗頭疼,他不知道這兩人的敵意是從何而來,在一個禮拜前葉修向他介紹他家嗷嗷待哺的"小孩"時,這兩人的態度就一直是這樣,他能夠理解對於第一次見面的人總會帶著一絲絲的戒心,但經過幾天的觀察後,他發現那兩人對自己是真的敵意十足。

他暗中觀察兩人,一男一女,兩人看起來不過少年少女的年紀,少年名字叫莫凡,面若冰霜,話少,這幾天沒怎麼主動搭理過自己;而少女名字叫唐柔,表情比少年稍微豐富,比起莫凡,唐柔算是比較可以交談的起來,有時也會主動跟自己搭話───儘管那些話沒帶什麼感情。

所以自己到底哪裡惹到他們,韓文清一邊為自己倒杯茶,一邊深思著。

"老韓,張嘴。"因為正在思考,於是身體自然而然的動作,韓文清在嘴裡被塞了甜膩的菓子後才回神過來,發現葉修不知什麼時候蹭到自己旁邊,手裡拿著叉菓子用的叉子。

"想什麼想的這麼入神,還要我來餵你。"葉修調侃的說著,剛剛就看見韓文清眉頭皺起,好像在思考什麼人生大事一樣,於是抱著好玩的心態餵食,結果沒想到對方還真的乖乖張嘴。

又來了……韓文清感覺到兩道針刺的視線,不動聲色的掃過兩人,儘管兩人表情沒怎麼變,但目光像刀刃,狠狠的射過來。

這麼久,葉修再遲鈍也發現茶桌上的暗鬥,他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然後說:"莫凡,庭院那棵樹說渴了,去餵點水,小唐,去監督監督莫凡小同志。"

明顯要把三人給隔開,偏葉修也不找點合理的理由,這不外頭下著綿綿細雨,還生出樹渴了的無理藉口,韓文清無言了一下,少年少女倒也沒什麼不滿,起身便要行動,離去前還向韓文清投去略帶警告的眼神。

待兩人暫時離去後,韓文清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老韓你現在的表情真少見呢。"葉修饒有興致的看著難得彆屈的韓文清。

"他們到底是?"韓文清不理會葉修的調侃,現在他只想搞懂那兩人的敵意是從何而來,他頻繁地出現在葉修店裡,若是這兩人真是和葉修一起待在店裡,那總不能一直這樣下去。

葉修砸吧著嘴,又叉起一塊菓子:"不都說了,我家的孩子們。"

韓文清皺著眉:"那之前為什麼從未見過?"

"因為之前在睡覺啊。"

"葉修!"

葉修端起茶:"我可沒騙你啊,老韓,你應該知道的,這家店對於正常人來說根本不存在,說穿了,這家店的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合理的。"茶冒著白色的熱氣,模糊了葉修的臉,"為了使"店"在這合理存在,總要做點措施。"

"而他們,唐柔和莫凡,便是支撐著這家店的存在。"葉修喝了一口茶,"你剛來那時沒看到他們是因為店裡正在進行例行性的調整,他們睡了快一個月,也因為他倆都睡死了,萬事得哥自己來,這不我那一個月都沒踏出店外。"

他知道這家店的特殊,跟葉修相處也有幾個月了,這段時間也陸陸續續的接受著許多不科學的存在,再沒發現這家店的不平凡處也太遲鈍了,更何況韓文清本身是個感覺敏銳的人。想起之前葉修跟他第一次在店外見面,看來那兩人大概是那時醒了,所以葉修這才總算是放風了,可這不能解釋兩人對自己的敵意……

"他們似乎不怎麼……歡迎我。"韓文清努力想著措辭,說喜不喜歡嘛,你跟人交情也沒好到可以說喜不喜歡,說討不討厭嘛,人的眼光倒也沒恨不得你滾出家門。

只是刺的難受罷了……

"嗯?好像是呢。"葉修叼著叉子歪著頭,想著這幾天自家孩子的行為,"莫凡還不好說,但小唐照理說不會這麼明顯排斥一個人,老韓啊,你該不會是哪裡惹到他們了。"

韓文清黑著臉:"我要是知道就不會問你了。"

"要不你道個歉?"葉修提議道。

"我錯在哪?"韓文清鄙視道。

"哎,不說錯在哪,這不就是讓孩子們看個誠意嘛,指不定看你一臉懺悔就願意親近你了,你覺得怎麼樣?"葉˙努力調解家庭紛爭˙修。

"……不怎麼樣。"韓文清覺得自己像是一個跟兒女鬧僵、為了得到孩子們的諒解於是與妻子一起商討期望改善家庭關係的父親。

韓文清為自己的想法惡寒了一下,那畫面太美作者真想看他不忍看。

兩人靜默了一下,葉修還在想著"促進家庭和諧"的計畫ABCDE,而韓文清努力把腦海裡"韓父親嚴肅的向唐莫倆兒女致歉一旁葉妻子溫柔地抱著兒女說原諒爸爸"的畫面給丟出。

靜默中有人拉開拉門,本在庭院餵樹的少年逕自走進房內,目不斜視的直接走到葉修身邊,莫凡說:"有客人。"

"嗯?"葉修挑眉,若有所思地望向屋外的雨,"來的有些早了呢……"接著起身讓莫凡為他披上薄單衣,接著拿起菸桿便往屋外走,身後莫凡瞥了跟著起身的韓文清一眼,就跟在葉修身後離開了。

 

 

 

當韓文清來經過庭院時才發現客人還未進屋,那"人"撐著一把黑傘站在庭院裡,不同於葉修的傳統油紙傘,那人的傘是把在超商常見販售的長柄傘,對方似乎發現韓文清的打量,於是微微傾身看向韓文清,這時韓文清才看清對方的面貌,男人清秀的外表上掛著溫和的笑容,在看向韓文清時還禮貌的點點頭。

"小江,來早了呢。"站在長廊上的葉修朝屋外人說道,"不進屋在那淋雨是想改變畫風朝憂鬱男路線前進嗎?"

"未提前告知來意實為不妥,我還是在先這等前輩應允再入內吧。"男人溫和的說,絲毫不把葉修的嘲諷放心上。

"呵,進來吧。"葉修抽著菸便往裡屋走。

男人笑笑:"那就打擾了。"收起傘進屋,看到韓文清也跟著葉修往屋裡走便上來搭話,"若我沒猜錯,你就是韓文清吧。"

"恩。"韓文清皺眉,前不久他才知道自己最近在妖界是個熱門話題,所以也沒怎麼訝異對方會知道自己的名字,只是他不是很喜歡陌生的人隨意的叫自己名字,儘管對方態度和善。

"總算是見到真人了……"男人略帶感嘆的說,不像是在搭話,於是韓文清也就沒有理會。

葉修將幾人帶到一間和室房裡,比起幾人剛泡茶吃甜點的房間來的大點,葉修坐下後招呼男人落座,少年少女則坐在葉修稍後的兩側,韓文清在來的途中去了趟廚房泡了茶,想了想,最後倒了兩杯茶,一杯放在葉修面前,一杯放在男人面前,男人對他說謝謝,他點點頭示意後就往靠門處坐。

葉修端起茶喝了口:"小周怎沒出現?"

男人苦笑:"我們也不一定總是在一起。"

"嘖嘖,哪一次來我這不是一起,要不是有可靠來源指出妖界第一臉暗戀對象是比自己年長的人,我都懷疑你倆根本是一對兒。"

男人笑容僵了一下:"小周有喜歡的人,我也有,所以前輩別多想了。"

葉修饒有興致的問:"哪家姑娘,說不定哥可以幫你們牽一下線。"

"謝前輩好意,但我跟小周希望能自己牽線,我很享受與對方這樣一點一點的相處。"男人目光柔和地看向葉修,"我比較想知道,根據可靠來源,前輩是否已經知道小周的暗戀對象?"

葉修抽了一口菸:"我剛想問你呢,只知道對方年紀比他大,其他就眾說紛紜了。"也不是葉修愛八卦,實在是妖界第一臉的魅力太大了,暗戀的消息一出眾多妖便開始一傳十十傳百,葉修也不過是在自家屋頂上曬太陽睡懶覺,就有一群麻雀精吱吱喳喳的閒聊著,饒是他這種沒怎麼在八卦的人都知道的七七八八了,至於所謂的可靠來源嘛……

"是嗎……"男人的表情微微放鬆,"其實我也不知道呢。"

饒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有貓膩,但在場的幾人也沒什麼興趣,唐柔和莫凡坐在兩側一個閉目養神一個看似放空,而韓文清對妖界的八卦絲毫沒興趣,剛才就順手拿起書來讀,而葉修倒也沒怎麼所謂,人家說他也聽,不說他也無所謂,剛才也就隨口一問。

"進入正題了,提前到來的你,有何貴干?"葉修似笑非笑的望向對方,一聽這問句,唐柔睜開雙眼,莫凡眼神放到葉修身上,韓文清也放下書了。

對於幾人散發出的壓力,男人神色自若地喝口茶:"只是想邀前輩去散個步。"

"當然,也邀韓先生一起同行。"男人放下茶杯,勾起一抹溫和的微笑。

 

 

 

韓文清淡定自若地走著,彷彿走的是普通的鄉間小道而不是泥濘不勘的荒山野嶺,雨依舊綿綿的下。

"因為那傢伙是雨童嘛。"葉修換上較輕便好行動的衣服,一旁莫凡幫忙他整理衣襟,而唐柔則接過換下的衣服。

"雨童?"一旁等候他換衣的韓文清問道。

"掌管雨水的生物,不過比妖怪更高一級,算是介於神與妖怪之間。"葉修解釋道,"他叫江波濤,偶爾會跟小周來店裡坐坐。"

韓文清沒問"小周"是誰,從剛才男人跟葉修之間的對話可以推測,應該是他們的朋友,或許也是妖怪也說不定……

換好衣服的葉修叼著菸───出門用香菸───笑著走向韓文清:"怎麼,不問問誰是小周嗎?"

"不認識。"認識互不相識的人並不是韓文清會做的事。

"呵呵,待會就知道了,小江應該是要帶我們去那吧,估計出了點事……"葉修若有所思地望向門外,接著拍拍韓文清的肩,"走了。"打起傘便走向等在庭院外的江波濤。

 

 

 

"怎麼這幾次出來都是跟你在爬山啊。"葉修撐著傘走在一旁,閒來無聊的說著話,他們目前所待的是離城鎮有段距離的某處山上,比起上次去王杰希那更遠,"老韓你有來過這嗎?"

"沒有進到這麼深,以前有跟家人到山下那賞過花。"這座山還算是小有名氣,山腳下種滿櫻花樹,櫻花盛開時的景色堪稱絕景,且這裡的櫻花花期較其他地方來的長,是為一大特色,前不久有電視台來做採訪,故吸引不少遊客。

不過韓文清認為太多的遊客並不是好事,大量遊客使得周遭環境被破壞,他想再這樣下去,或許再過幾年這片特殊的風景將會消失。

"賞花啊……"葉修若有所思,"說來,這裡遊客也增加了呢。"

"是的,前年賞花期與以往相比,增加了數倍的遊客。"江波濤也加入話題,"對我們也造成了影響。"他苦笑著。

"所以才找我來走走,不是嗎?"葉修意有所指地笑道。

江波濤無奈的說:"還是瞞不過前輩呢。"

三人撐傘在雨中前進,偶爾在葉修快踏進泥濘裡韓文清會拉一把,又或者在較濕滑的地方韓文清會抓住葉修的手低聲說句"小心這裡滑",葉修像是習以為常般,任由韓文清或牽或抓著自己,江波濤在一旁看著兩人互動笑的意味深長。

轉轉悠悠,三人來到一棵大樹前,江波濤手一揮大樹上出現一個一人高的大樹洞,收起傘江波濤轉身對兩人說:"請吧,前輩、韓先生。"

"恩……"葉修摸摸下巴,撇頭對韓文清說,"老韓,你自個兒應該也進得去,哥就不抓你了。"說完話後率先進入樹洞裡,江波濤朝韓文清說了句待會見後也跟著進去了。

待兩人都進入樹洞後,留在原地的韓文清獨自一人皺著眉,這個樹洞應該是通往某個地方,總之絕不可能是人類所待的地方,平常葉修總會帶他去奇怪的地方,這次卻讓他自行前往,韓文清想了想,最後舉步進入樹洞裡。

葉修說他有辦法進入,那麼自己就絕對有能力,韓文清的想法就是這麼簡單,他對葉修的信賴在不知不覺已經超乎自己所知的。

但是在這個遲鈍的男人意會到的時候,又是一段時間的事了……

 

 

 

"前輩對他很信任呢。"江波濤對著走在自己前頭的人說,帶點無意識地試探。

"嗯?你說老韓啊,"葉修沒什麼反應,"那當然啊,他可是哥挑的男人呢。"完全不覺得自己的話哪裡不對,葉修一派自然地說。

江波濤苦笑:"不知道前輩要挑人,不然我跟小周就自薦了。"

"哎哎,小江你們對跑腿有興趣?"葉修疑惑的問,什麼時候跑腿的工作這麼熱門了,讓妖界的大佬們爭相求職。

江波濤哭笑不得,剛才一點陰鬱都消失了。

"說來,這附近的靈氣減弱許多呢。"葉修叼著菸隨口的說,假裝沒看見江波濤不自然的一頓,"小江,你還什麼都不打算說嗎?"

江波濤依舊笑得溫和:"待會你就知道了,前輩。"

遠方出現亮點,最後兩人走出洞外。

樹林圍繞著廣大的湖泊,湖水清澈映照出灰白的天空,湖裡清清淺淺零散著石塊,周遭泛著白霧,給人一種乾淨清靜的感覺,四周鳥獸奔走怡然自得,很像是某個深藏的秘境似的。

韓文清一走出樹洞看到的便是這副景象,走近湖泊,他感覺周遭的空氣無比舒坦,讓人不禁放鬆下來。

"呦,老韓你也太慢了吧。"葉修看到韓文清就撐著傘蹭了過來,"看來我有點高估你了,算啦,多加磨練就是。"末了,還拍拍對方的肩以示鼓勵。

韓文清黑著臉把他的手拍下來:"這裡是哪?"

被拍下手的葉修也不介意,懶散得靠著韓文清:"跟現世的那座山重疊的秘境,靈氣豐沛之地,也是,座敷童子所住之處。"

頓了會又補上一句:"本來是這樣。"

韓文清疑惑的看向葉修,但對方自顧自地站起身,撐傘走到湖畔邊,蹲下身子將白皙的手伸到湖水裡,遠遠看過去葉修撐傘蹲下的身影有點像……

蘑菇……韓文清意識到自己的想法狠狠震驚一把,跟葉修相處一段時間導致思考漸漸被對方影響了,一些不靠譜不正經的想法時常浮現。

"老韓,你覺不覺得哥像蘑菇。"葉修大大目前致力於將自己扮得像株蘑菇,詢問一下小伙伴的意見,以求更精進的演技。

韓文清感受不到葉修同志扮演蘑菇的豪情壯志,只是狠狠唾棄自己竟然與對方在不靠譜的思考上如此相近。

"前輩,玩得開心嗎?"一旁目睹全程的江波濤哭笑不得的走了過來。

若是換做其他人韓文清或許會覺得這問句帶點主人家被忽視的不悅,但是在江波濤身上他看到的只有濃濃的寵溺,似乎是真的關心葉修在這待得舒不舒坦開不開心,韓文清對這種認知皺起眉,不知是覺得對方的縱容會使葉修越發無法無天,又或是僅僅的心裡不舒坦。

"哎,該辦正事了呢,小江,要進行委託嗎?"知道問題出在哪,既然都來一趟了順手幫個忙也無妨,"還是,要我直接出手呢?"葉修叼著菸似笑非笑的望向後輩。

江波濤嘆口氣笑得溫和,接著牽起葉修的手:"我怎麼捨得前輩受傷呢……"

若是葉修直接出手那便會破壞平衡,這是個沒被委託的願望,所以若是葉修單向的付出,那代價便是未知的傷害,江波濤深知這點,別說交情上了,就是情感上他也不允許葉修因此而受半點傷害。

"所以是怎麼回事?"一道聲音介入,韓文清打破兩人的深情對望(誤),順便將葉修輕輕一拉,江波濤本就沒握緊的手也順勢放下。

江波濤假裝沒看見韓文清的小動作,一本正經地說:"這裡是神山,靈氣充沛之地,基本上人類是無法找到這的。"意味深長地看向韓文清,看到對方皺起眉,笑著解釋,"當然,韓先生比較特殊。"

"對對,可不是說你不是人啊。"葉修一旁插嘴道,但十足十的在搗亂,一說完腦門就挨了韓文清一拳,葉修蔫拉吧唧地繼續縮到湖邊當蘑菇。

目睹那一幕的江波濤無視地繼續說:"這座神山與我們剛進的那座山其實是重疊地,前者是存在於妖和仙所在的異世,後者則是韓先生所存在的現世,因為重疊所以兩者會互相影響。"

蹲在一旁的蘑菇記取教訓認真的說道:"老韓你也知道原來那座山因為櫻花的特殊性而聞名,那邊的櫻花之所以與其他地方相異是受到這座神山影響,神山的充沛靈氣使得櫻花長時間盛開,而這座神山也受到了外來者的影響,"葉修望向湖泊抽了口菸,"或者該說是汙染。"

韓文清面色凝重,他聽懂葉修說的,因為過多的遊客湧入,使得原本像是秘境的山漸漸被破壞,垃圾、山林的破壞、遊客嬉鬧等,這些伴隨而來的人類文明闖入了這個原本靜謐的林群,更甚至造成原本住在這座山的"住民"家園受到迫害,而原本那座山受到的傷害也影響了這座神山。

"不過這裡情況比我預料得好多了。"葉修撥弄著湖水,笑得溫和,"看來小周很努力呢。"

"那麼請前輩接受我的委託吧,"江波濤鄭重地說,"我希望能淨化這座山。"

 

 

 

葉修牽著韓文清踏在湖泊上,隨著兩人的的踏行,湖面泛起一個個漣漪,韓文清看著腳下,清澈的湖面像個鏡子,映照出兩人牽手踏行的畫面。

"到了。"聽聞葉修輕聲說道,韓文清抬起頭發現面前有顆白色的大石,朝四周望了望知道兩人所在的位置是湖的正中央。

"這裡不僅是湖的正中央,更是整座山的中心,"葉修抬起一隻手輕敲白色大石,"這個就是重疊於兩座山的鎮守石,唯一一個出現在現世的神山石。"

"這座神山之所以沒有被侵蝕那麼嚴重是因為小周──就是那個住在這座神山的座敷童子,暫時做了淨化的工作,喔喔,現在人睡在裡面,"葉修又拍拍大石,"但這治標不治本,就算緩住這裡的形勢,只要現世那座山的情況依舊如此,那還是沒改變現況。"

"那到底?"韓文清皺眉問。

"我想要一次淨化兩座山,叫醒小周後,再看看他如何決定。"葉修淡淡地說,"一次淨化可是很費力的,給點力啊老韓。"

韓文清沒說話,只是握緊了葉修的手,葉修笑了笑。

"其實過程也不難,把靈力灌進鎮守石就行了,老韓你本身的靈力再加上神山的靈氣就很足夠了,我會做引導,你只要專心把靈力傳出來就好了,還記得上次的毛蟲小孩,就跟那時一樣。"

隨著葉修的聲音,韓文清慢慢閉上眼集中精神,想起上次在那片宛如星辰的空間裡,葉修也跟現在一樣牽著他的手,他專心致志的牽引出身上的靈力───儘管活了近二十年來最近才知道自己是個靈力豐富的人,但他也不懷疑葉修的話,既然自己有能力,那就盡力去做。

韓文清感覺身上一股暖流在奔走,如同這神山給他的感覺,甚至更為溫和親近,但是這股力量卻好像找不到出口似的胡亂奔走著,韓文清努力去控制,想著上次葉修引導他的方式,紛亂的靈氣漸漸平和。

葉修感應到對方體內靈氣的流動,知道時機已到,咬破指頭將血沾上那只與韓文清交握的手,接著移到白石上,在白石上畫著血色的符咒,白石漸漸發出銀光,隨著符咒慢慢成形光芒越發熾烈,等到符咒完成,葉修迅速抽手拉著韓文清往後退了幾步。

韓文清被他拉的踉蹌,睜開雙眼,熾烈的光漸漸消失,白色的石上浮出一個人影,青年穿著白色單衣,儘管閉著雙眼但韓文清還是看得出對方無比俊挺的臉孔,但韓文清沒再多留意,心裡只想著葉修說的那個"妖界第一臉"真不是在亂扯……

韓大大,你的重點錯了你媳婦老闆知道嗎……

青年慢慢睜開雙眼,原本還迷糊著的眼神在瞥到葉修時瞬間發亮,青年身形落到湖上,先朝葉修靦腆的笑了笑,接著疑惑的歪了歪頭:"…前輩,來了?"

葉修笑了笑:"受人所託。"

青年想了想又朝四周望了望,大抵了解現況如何,不過也明白這裡不是什麼方便談論的好地點,於是上前牽起葉修的手:"上岸。"

 

 

 

於是等在岸邊的江波濤見到的就是這一景象───自家前輩一手牽著自家好友另一手則拉著跑腿咳…韓先生。

江波濤上前迎接三人,看向青年時對方剛好也望過來,互相點點頭笑了笑:"沒事就好。"

"呵呵,事情可還沒完呢。"葉修放開兩人的手後補了一句,正想再說些什麼,就聽到遠方傳來一陣騷動。

"大人醒了!"

"醒了!醒了!快!"

"等一下!吳啟你的摺扇飛了啊!"

"啊葉神也在呢──等等!杜明孫翔你們衝那麼快幹啥!!!"

韓文清從中聽到熟悉的稱呼───一些妖會稱呼葉修為葉神───轉過頭,就看到遠方五個黑點朝這飛近,其中兩個點異常快速,等看清楚黑團後韓文清發現全是腳踏滑雪板穿的一身黑的小孩,他還發現其中一個飆滑雪板飆的頗兇猛,才剛這樣一想就聽那小孩暴吼一句。

"葉修!!!"

幾乎是殺氣騰騰的飛速撞來,手上的摺扇被他舞的虎虎生風,韓文清察覺對方像是要凶狠的撞過來,幾乎是下意識的擋在葉修面前,然後抄起被放置在一旁的雨傘直接抽了出去,對方沒料到韓文清會中途跳出來,根本防備不及直接中招。

於是黑團團的氣勢洶洶飛了過來,又黑團團的中了突擊飛了出去。

那畫面太殘忍,江波濤不忍看……

而被當作目標的葉修此時正趴在周澤楷肩上大笑,不理會韓文清黑著臉的瞪視斷斷續續地說著:"哈哈哈哈哈老、老韓哈哈哈威武哈哈哈哈哈!"青年擔心葉修被自己口水嗆到手輕拍他的背,不過看到自家前輩笑的很開心,座敷童子也泛起了笑。

在這插曲中其他小黑團也來到他們身邊了,韓文清微微警戒著,尤其緊盯剛才同樣衝很快的那一隻,不過再看到一個一個都禮貌地說聲葉神好後也放下了武器, 一個個小傢伙打完招呼後也不管被打飛出去的小伙伴,趕緊湊到青年身邊噓寒問暖。

這時葉修晃到韓文清身邊:"那個就是小周,周澤楷,這裡的座敷童子,而小傢伙們是護衛座敷童子的鴉天狗,加上被你打飛的一共五隻。"

"好了,該談正事了。"江波濤把被打飛得鴉天狗撿了回來,出聲結束一團亂的場面,順便警告似的拍拍某只想再往前衝的鴉天狗的頭,"前輩,該你說了。"

"現在基本上都淨化了,但治標不治本,我想你是知道的,小周。"葉修認真的說道,看到周澤楷點頭附和後又繼續說,"其實我有一個設想,但還是必須徵求你的同意。"

"可以。"周澤楷認真的點頭,眼神裡是滿滿的信賴。

葉修無奈地撫上後輩的腦袋,然後又捏揉著對方英俊的臉:"哎,這麼乾脆,知道哥要做什麼嗎?"

周澤楷蹭了蹭前輩的手心,望向對方的眼神無比溫柔:"封山。"

葉修愣了一下,接著笑了起來,什麼也沒說直接揉亂後輩的髮。

 

 

 

"封山以後會有什麼變化?"韓文清撐著傘問向身旁的人,因為自己的傘拿去抽小孩抽壞了,於是現在跟葉修共撐一把傘。

"神山沒什麼變化,現世的那座山嘛…你之後就會知道了。"葉修叼著菸懶散的說。

對於這樣敷衍的回答韓文清也沒多說,只是瞥向對方略顯疲態的臉龐。

 

 

"哥一個就行了。"丟下一句話,葉修撐著傘就往湖上走。

韓文清皺著眉想跟上卻被江波濤攔了下來,對方被韓文清的瞪視嚇了一下,但還是沒退開:"前輩是因為考量到你剛才淨山耗掉大半靈力,所以才獨自一人封山,你別衝動。"

周澤楷望向湖面說:"相信,前輩。"

他也相信葉修,也知道江波濤說的那些考量,但就算只是在一邊也好,他也想待在對方身邊……韓文清搞不懂自己的心情,只能焦躁地等著對方回來。

過不久葉修撐傘踏湖而歸,不過臉上是掩不住的疲態,韓文清上前什麼話都還沒說就被對方輕輕靠住,他嘆口氣一手輕攬著對方一手拍拍對方腦袋:"辛苦了。"

葉修聞言呵呵笑了一聲亂蹭一下站直身,轉向等在一旁面露擔憂的周澤楷:"沒事,封咒可以維持五十年,五十年後是否開山你再自行做決定。"

周澤楷點了點頭,接著走到葉修身邊,牽起他的手,妖界第一臉鄭重地說:"謝謝。"

一旁鴉天狗們竊竊私語著。

"大人這一臉深情要被妖妹子們看見會暴動吧。"

"肯定的。"

"嘖嘖,我怎麼覺得這場景有點像……"

"別說,還真有那麼一點感覺,的確挺像的。"

"像什麼?"

"你也太跟不上流行了吧,人類世界常有的啊,求婚啊,就是"嫁給我吧~哈妮~""我願意~達令~",懂唄?"吳啟說的頭頭是道,然後看見其他小伙伴一臉驚恐地望向他身後,"你們怎麼了?我身後───媽呀!"

韓文清黑著臉無視一整排跪下向他遞摺扇的小傢伙們,正想走過去拉著葉修回家時,一個小身影站到葉修身前,他認出是那個被自己打飛的小鬼。

"葉修!跟我決鬥!"孫翔惡狠狠地盯著葉修。

"孫翔。"周澤楷冷硬的警告,其實周澤楷有點無奈,孫翔平時雖然火爆但挺單純的,基本上還是會乖乖聽話,但一遇到葉修就炸了,有時根本勸不了。

葉修笑笑拍拍周澤楷的肩:"沒事。"然後蹲下身,"孫小翔,我們不是約好見面幾次決鬥幾次,剛剛你華麗的被恩…擊落,所以這次已經決出勝負了,別賴皮。"

"誰賴皮!誰!明明是你賴皮!剛剛根本不是你出手!剛才不算再重新一次!還有別叫我孫小翔!老子叫孫翔!"孫翔怒吼著,他早該知道這人有多無恥!

"老韓跟我是一起的,所以他出手等於我出手,要不你再去找他打一場,你贏了下次見面我再跟你決鬥。"葉修嚴肅的說。

"真的?"孫翔一臉狐疑,"我打贏後你下次不准賴!"

"好,我答應你。"

"喂,那邊那個人類快跟我打一場!"孫小翔威風臨臨的舉起他的摺扇。

"……"瞪著那隻不到自己腰部熊孩子,韓文清無言了。

呂泊遠眼神死的問向一旁的小伙伴: "今天給他餵了核桃了嗎?"

"早上我看見他吃了五顆……"杜明小小補充道。

"傻子!少一顆!"

吳啟語重心長的問道:"方明華大大,孫翔同志還能搶救不?"

"……別放棄治療就好。"

聽到鴉天狗們的對話,葉修蹲到一旁笑的都快滾到地上去了,周澤楷蹲到葉修身旁,手指抹去對方眼角笑出的生理淚水:"前輩,開心?"

"哈哈哈哈哈開心,哎哎,肚子痛死了。"葉修冷靜下來,結果再看向那對望的一大一小───小的那只舉著半人高的摺扇直指對方,大的那只黑著臉手握支架折損搖搖欲墜的雨傘───又忍俊不襟起來,摀著嘴笑的一顫一顫的。

終於,韓文清殘忍的開口了,他說:"你們約定過每次見面打一次,也就是說現在無論我們打不打,你下次還是可以找那傢伙決鬥。"

孫小翔想了想。

孫小翔動腦筋的想了想。

孫小翔動腦筋更深入的一想。

接著一臉憤怒的衝向在一旁大笑的葉修:"葉修你妹!竟敢耍我!我現在就要跟你決鬥!"

打破這場鬧劇的依舊是江波濤,他又再次攔下狂怒的鴉天狗:"孫翔,現在的前輩因為封山的關係已經累了,難道你希望在這情況下打敗他嗎?"

孫翔停下來直盯著葉修看,發現對方笑得開懷的臉上的確面露疲色,一臉不甘的撇嘴說道:"哼,這次就先放過你!"

葉修站起身走到孫翔面前,拍拍對方小腦袋,在對方要甩開前一刻收手,接著走向韓文清:"好啦,事情辦完了,該給的記得給,我跟老韓先回去了。"

原本還想挽留一下的周澤楷,想到自家前輩一臉疲憊,還是硬深深強忍下想多相處的念頭,不過臉上的失望明顯可見,配上他那張俊臉簡直讓人感到心疼,一旁的鴉天狗我一言你一句的安慰,葉修哭笑不得的走到自家後輩身邊,摸了摸對方的髮:"小周,想見面隨時都可以,我那邊很歡迎你過來玩,當然小江也是。"也顧及到另一位後輩,葉修朝江波濤眨眨眼。

安撫好後輩的情緒後,葉修拎著傘和韓文清一同走到樹洞邊,正打算往裡走時又被一人攔了下來。

"葉、葉神!"杜明在一旁小伙伴的鼓勵下鼓起勇氣上前。

葉修笑了笑:"怎麼了?小杜?"

嗑嗑巴巴的從身後拿出小花束,儘管看到在旁的韓文清皺著眉,杜明仍舊顫抖的將小花束舉起:"那、那個,請幫我、我拿給女神啊不不──!是唐、唐柔妹子。"

葉修笑的溫和,接過小小鴉天狗的小花束:"保證完成任務。"看到杜明笑的傻兮兮的樣子又補了句,"小杜啊,你這樣不行呢,光念個名字就不淡定了,那你以後還見不見我家小唐啊。"

杜明的臉一下就垮了下來,四周小伙伴趕緊過來安慰。

"哎哎,一步一步來,別怕!"

"這次送個小花束,過幾天寫個信,循序漸進才是!"

"是呢是呢!"

"可是那個唐柔不是從沒見過他嗎?"

"孫翔你閉嘴!"

"啊啊!小明別哭啊!"

葉修看著那一團亂笑了笑,又朝周澤楷和江波濤揮手示意,就拉著韓文清離開了。

 

 

韓文清撐著傘把一旁拖著腳步走的人攬了過來,他知道葉修是真累了,雖然他不知道封山要花多大氣力,但看見葉修罕見地露出疲態就知道不容易,在葉修第三次差點撞上樹後,囑咐好葉修拿好傘,韓文清一把把人揹到背上,葉修對此沒表達什麼意見,蹭了蹭調好姿勢後就窩著了。

"那隻鴉天狗跟唐柔是?"韓文清沒話找話。

葉修瞇著眼睛,儘管累極但仍盡守本分撐好傘:"小周常會到我那坐坐,那幾隻也會跟著,不過都是在暗處,也不知道小杜在哪看到小唐,之後愛的小火苗就出現了,不過小唐從沒看過他,也不知道他的存在就是了。"葉修晃了晃小花束,"嘖嘖,小杜有的追了。"

韓文清為那只單戀的鴉天狗默哀一秒……

"老韓……"

"嗯?"

"哥睡一下……”

"好。"

韓文清揹著葉修走的平緩,小心的怕吵醒對方似的。

兩個人,一把傘。

雨聲稀稀落落。

 

 

 

"喂喂,快看這。"張佳樂一下課就把自己的手機湊到張新傑等人面前,"上面說的是我們常去賞花的那一座山。"

林敬言拿過對方手機滑了滑看完整個報導:"因為氣候變遷導致櫻花遲遲不開?"

"花期本應該是在這個月,但別說是花苞了,樹葉仍是一片翠綠。"張新傑說道,"我原本推測花期會延緩……"

"欸欸,你們說今年還會不會有櫻花開啊?"張佳樂趴在林敬言的桌上,那座山是附近鄉鎮的人的賞花勝地,他們幾個從認識起也一起去過好幾次了,"想想真有點小哀傷呢。"

"還不一定,說不定真的是花期稍稍延遲了。"林敬言笑著安撫。

"不過或許沒開花比較好。"張新傑說道,"前一陣子因為報導關係導致觀光客倍增,那座山的生態也受到了破壞,若是櫻花不開,或許對那座山是件好事也說不定。"

張佳樂悠悠的說:"感覺好像是外來者的入侵結果山神震怒了,搞不好就是這樣他乾脆讓櫻花都不開呢,怎麼了老韓?"剛說完自己的推測就,張佳樂就發現韓文清一臉深沉。

"沒事。"韓文清說了聲便繼續手上抄寫筆記的動作。

外來者、入侵、震怒……

 

 

 

"葉修呢?"韓文清來到店裡只發現唐柔,少女正在擺弄花瓶,仔細看了看還是認識的小花束。

"還在睡。"唐柔淡淡地說了句,"你要找他改天再來吧。"

"能跟妳談談嗎?"韓文清看對方瞥了他一眼也沒反對,於是直接在對方對面落座。

韓文清看著對面的少女,神情認真地開口:"你們排斥我的原因,是因為我對你們而言是個外來者嗎?"

今早張佳樂的一句話點醒了他,莫凡跟唐柔跟著葉修或許很久了,可能長久以來一直都只有他們三人,而自己這個陌生人卻在他們熟睡時闖入了,甚至還理所當然地待在葉修身旁,所以,他是否能解釋為莫凡和唐柔對他的不滿,是因為自己擅自闖入打亂他們原本的生活呢?

唐柔沒說話,手指輕拂過花瓣,許久才慢慢開口:"是,但並不是全部。"她朝韓文清淡淡笑道,"因為你的加入,他看起來快樂多了,挺好的,但我們卻有一種失寵的感覺,你奪走了他的目光。"

少女似笑非笑:"其實我不怎麼討厭你,大概就是……吃醋吧。"

韓文清神情放鬆地下來:"他也很在乎你們。"想起出門還會外包糧食給家裡小孩的葉修,那表情是多柔和。

"我知道,"唐柔想起總是塞小零食給他們的葉修,笑得無比溫和,"其實我也沒那麼排斥,你待在他身邊也可以阻止他亂來,這樣也不錯。"

韓文清原本嘴角勾起,但聽到少女的下一句話後只能抽搐著。

"不過莫凡就難應付了,他可能是真的討厭你,他佔有慾挺強的,不過本人沒自覺就是了。"唐柔丟下這一句,看著臉色越發凝重的韓文清,愉悅地捧起花瓶離開室內。

韓爸爸,目前與大女兒溝通和解,與大兒子的和解日則遙遙無期。

韓爸爸,今後請繼續努力。

 

 

 

END

 

 

 

 

 

 

 

終於完了。。。。

目前祈願最長篇就是他了!一萬兩千多字!

小周七千多字才出場我都快撞牆了!

好吧,葉修家的孩子們終於出場了,當初一直糾結到底要選興欣家哪兩個小天使,扣掉包子、一帆已設定,剩下的好難選啊啊!

哎 總之摸了好久才把這篇生出來。。。。((你根本有一半都在摸魚!

 

 

评论 ( 15 )
热度 ( 81 )
  1. 燁君棠白駒留步 转载了此文字

© 白駒留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