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入全職坑中
主葉受cp

【韓葉/葉修中心】祈願之羽化

背景以xxxHolic為雛形

(不過有些地方設定不太一樣。。。)

p.s. 這篇一些設定在後記

 

閱讀小小通知:

  • 韓葉有

  • 人物ooc有

  • xxxHolic背景(慎入)

 

 

韓文清整理完書包後,便靠攏椅子準備離開教室,然而不等他轉身,身後便傳來一聲招呼。

 

"老韓,等下要不要一起去三街巷口那間麵店吃麵?"

 

韓文清往聲音處看去,就見到同班好友張佳樂朝自己走來,身後還跟著張新傑和林敬言,兩人朝自己點點頭示意會參與行程。

 

韓文清搖了搖頭,回道:"不了,我等下還有事。"說完就感覺到自己口袋裡手機傳來震動。

 

從張佳樂的視角裡看到韓文清拿起的手機上顯示一封未讀簡訊,不過卻沒看清楚發信人,只看見韓文清皺著眉點開簡訊,接著就發現好友的臉色更加陰沉。

 

"我趕時間,先走了。"韓文清黑著臉收起手機,向張佳樂三人道別後,便急急忙忙地離開了,留下三人面面相覷。

 

"你們說,最近老韓是不是有點奇怪?"張佳樂一臉狐疑的看向張新傑和林敬言。

 

林敬言苦笑著回應:"的確是有一點。"

 

"以之前每禮拜會答應赴4.25次約,到一個月前突然驟降至1.38次。"張新傑推了推眼鏡說。

 

"……"張佳樂完全不想知道那見鬼的數字是從何而來。

 

"…所以老韓究竟是?"林敬言巧妙的轉移話題。

 

三人再度沉默了。

 

"總之,如果真的有事他會說的,如果他不想說,也沒人可以逼他回答。"張新傑定下結論。

 

"……"林敬言汗顏,也是,從來就只有韓文清弄得人不打自招,還沒出現有人敢做出逼問韓文清這件事。

 

"不說了,走吧,吃麵去了!"張佳樂聰明的結束話題。

 

 

而此時的韓文清正黑著臉提著一袋一袋市場買的東西走往一處房子。

 

那是一間普通的民房,在這塊民宅區中其實不怎麼顯眼,但韓文清知道,這棟房子其實根本沒有外表看起來那麼普通。

 

推開大門,屋子內一片寂靜,韓文清皺了皺眉,提著東西往屋內走,途中經過一個看似廚房的房間,將提袋丟進去後,便繼續往深處走,最後停在一扇華麗的拉門前。

 

將拉門拉開,韓文清瞪著眼前一片煙霧瀰漫,接著將視線轉移到房內躺在躺椅上的人。

 

那人慵懶的躺在椅上,一只修長漂亮的手端著菸桿,懶散的吞雲吐霧,身上穿著古色古香的和服,但衣服鬆鬆散散露出胸前一片白皙的膚色,整個人透著一股懶散。

 

"呦,老韓。"抬眼看向韓文清,一雙眼看起來睡眼惺忪。

 

韓文清黑著臉上前,一手迅速奪過菸桿,將裏頭燃燒的煙草倒滅,一手將對方衣服拉緊整理好,接著咬牙切齒的說:"葉修,我說過了,把衣服穿好,還有別抽菸抽得整間屋子都是霧。

 

任由對方對自己衣著東拉西扯,葉修笑的懶散:"這不沒客人嗎,除了你也沒人看啊。"順便無視掉關於菸的話題。

 

韓文清陰沉著臉,但手上的動作不停,本來還想著不要衝動的他,因為對方的一個問句,內心又湧起想把對方暴打一頓的念頭。

 

"話說,我讓你買的東西買來了沒?"葉修絲毫沒注意到韓文清的內心轉折,毫無意識地詢問。

 

對此,韓文清只回了兩字:"沒、有。"

 

葉修一臉不可置信,瞬間爬起:"老韓我不是有傳簡訊給你?你難道沒看見?虧我還那麼期待。"

 

"別想讓我買布丁給你,"韓文清面無表情地說,"布丁加方便麵是什麼見鬼的吃法。"

 

"哎,那是現在網上最熱門的吃法,哥也想試一試。"葉修一臉嚮往,似乎對於方便麵能出現新口味充滿期待。

 

"想都別想。"韓文清掐滅了他的期待,"我買了菜,等等去煮,你別給我吃方便麵。"

 

葉修嘆了一口氣,又攤回了躺椅上,韓文清早已見怪不怪,站起身便要往廚房去,接著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回頭問向葉修:"你今天做"夢"了?"

 

葉修則是笑得曖昧:"只是一個小小的委託罷了。"

 

韓文清皺著眉看著對方,但是葉修似乎不打算繼續開口,兩人就這樣對望一會兒,直到其中一人先開口。

 

"…沒事,"葉修無奈地看著固執的韓文清,"有事會告訴你,這回答行不啊韓文清大大。"

 

韓文清哼了一聲,像是滿意答案似的,也沒繼續追問,接著便離開房間了。

 

 

 

 

小桌上三菜一湯家常菜,韓文清的廚藝雖不是說頂好,但餵飽不挑嘴的葉修已經是非常足夠的了,葉修根本不挑食,給什麼就吃什麼好養的很,甚至也曾發生過葉修吃了整整三天的方便麵───那時韓文清因校外教學外出中。

 

可想而知,後果是葉修被對方嚴厲的訓了整整一天,自此之後韓文清便經常負責葉修的飲食。

 

真不知道他之前是怎麼活的……

 

韓文清瞥了正埋頭扒飯的葉修,思緒飄回到兩人第一次見面那時…

 

 

 

 

放學後和張佳樂等人去新開幕的小吃店吃點東西,那間小吃店坐落於靠近民宅區的地方,也正巧離韓文清家不遠。

 

"那老韓,明天見了啊~"張佳樂向韓文清揮了揮手,張新傑和林敬言也相繼向韓文清打過招呼之後,正好同路的三人便結伴離開了。

 

韓文清家是一間神社,離小吃店不遠,不過幾條街的距離,或許是因為有神社的關係,那附近也是這民宅區較為靜謐的地方。

 

因為和平時放學回家的路線不同,因為較不熟悉,韓文清走的速度也不快,正好將附近景色一一看過。

 

突然,在一個轉角被一棟普通民宅給吸引住了。

 

那是一種說不清的感覺,看到這間房子第一眼便覺得有什麼地方不自然,明明就是很普通的民房,但韓文清就是覺得格格不入。

 

鬼使神差的,韓文清進入了那間房子。

 

外表看起來並不大的房子,內部卻出乎意料的大,有著許多的房間,日式的、西式的……,然而韓文清不去看那些或簡樸或華麗的房間,身體像是被牽引似的直接來到一道拉門前,他伸出手,開啟───

 

煙霧迷漫,一道人影慵懶的躺在躺椅上,手裡端著菸桿,對於有人闖入絲毫沒感到驚慌,只是略為懶散的瞥了一眼,然而在看到韓文清的那一剎那,眼睛微微睜大,接著慢悠悠地起身,韓文清一言不發的盯著那人動作。

 

接著,那人說:"看你骨骼清奇,將來必定是個人才,哥就收你當小弟吧,不用謝了。"

 

於是,兩人的第一次見面,韓文清賞了葉修一拳。

 

 

 

 

"老韓,在想什麼?"葉修放下已經空了的飯碗,一臉奇怪的看向明顯走神的韓文清。

 

"沒。"韓文清開始收拾碗盤,"菸桿給我放下,過來幫忙。"

 

葉修撇撇嘴,在韓文清的瞪視下乖乖捲起袖子,幫忙將碗盤接過,接著晃悠悠地走去廚房了,末了還賭氣似的補了句:"哥可不洗碗……"

 

韓文清嘆了口氣,將桌子擦了擦,接著起身也往廚房走去,要是不看著點,說不定那貨會直接把碗盤扔著。

 

當走去廚房時,葉修正好往裡走出,韓文清越過他身看向廚房裡,接著挑眉:"不是不洗碗。"

 

"……反正也不是我動手。"說完直接繞掉韓文清,又晃回去了。

 

韓文清搖了搖頭,拿著抹布走進廚房。

 

 

 

 

等到一切都收拾好後,韓文清端著一壺清酒兩只杯走往長廊,果不其然看到葉修懶散的坐在長廊上,閑散的吞雲吐霧,他走過去坐在對方身邊,將端著的酒與杯放在兩人中間。

 

"老韓啊,"葉修沒看向對方,眼神依舊看向庭院,"你這不會又是要住下來的節奏吧。"

 

韓文清哼了一聲卻也沒反駁。

 

"嘖嘖,你到底帶了幾天的行李啊。"葉修沉痛地看向對方,幾天前韓文清到來時帶了一袋行李,本以為對方只是要住個一兩天,沒想到一住就是好幾天,這幾天都是從自己店裡出發到學校。

 

"我有跟家裡說過了。"對此,韓文清只淡淡地回答一句。

 

一星期前他隱隱約約有預感最近會有"客人",於是乾脆的收拾一禮拜份的行李,直接住到店裡來,儘管葉修曾說過要收他當小弟(雖然被他揍了),但實質上除了買一些零食外,葉修沒怎麼讓他處理"委託"的事。

 

他曾見過幾次葉修"工作",因為家裡是神社,所以對於怪力亂神的事他接受力也算是很高,他看過幾個人或非人的"委託者",也見過葉修的處理委託的"方式",對此,他順其自然地接受了,就好像對方本來就是如此。

 

不過,接受不代表放任,在幾次的委託中,他也看過葉修把自己搞得一身傷,那個總是在事後輕描淡寫的說"習慣了,死不了"的人總是有辦法讓他火大,他進入這家店不過一個月,很多很多事他都不明白,葉修總是告訴他以後就會懂了,而他也不會因此而感到挫折,他想,不懂的事只要弄到明白就好了,於是一次又一次的跟著葉修處裡"委託"。

 

儘管葉修從不會主動告知委託,然而,他以他奇妙的直覺一次又一次的跟著,對此,葉修也沒說過什麼,他不會刻意避開韓文清,對方想跟葉修就讓他跟著。

 

"我不是這意思……"葉修無奈地抽一口菸。

 

"晚上還要作"夢"?"也沒多解釋,韓文清提起另一件他掛心一整晚的事,順手拿起酒壺將兩只空杯倒滿酒。

 

葉修吐出一個菸圈,拿起杯子輕輕晃了晃:"恩,今晚或許就可以找到了。"

 

韓文清皺了皺眉,這次的"客人"似乎是在他還在上學的時候來的,而葉修也早早的在早上進行過一次查探,所以一來到店裡直覺就告訴他:對方已經開始處理委託。

 

正想得出神,一隻白晰漂亮的手拂上他的眉輕輕揉著,葉修笑了笑:"別皺眉啊,這不等你回來才要動手,這次可有乖乖等你啊老韓。"

 

韓文清將對方的手抓下,看向笑得一臉得意地對方,的確,這次的委託葉修並未先行解決,在之前的相處中,扣除掉自己自動跟上的那些,他不知道到底還有多少委託是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默默處理掉,所以這次葉修表示自己有等他,韓文清其實有點訝異,甚至還有不明所以的喜悅。

 

這是不是可以想成,葉修,為了他改變?

 

"哎哎,鬆手啊。"葉修覺得握住自己的那只手不僅沒有鬆開的跡象,甚至還加大力氣的握緊。

 

韓文清握了一會兒才緩緩放手,葉修抽回手將酒給一口飲盡,放下酒杯接著起身,對韓文清說:"好啦,老韓趕緊洗洗睡了,今晚可要幫哥工作。"說完就離開了。

 

韓文清看著對方的背影,直到消失在長廊盡頭,移回視線望向庭院,緩緩地輕酌一口清酒。

 

 

 

 

韓文清"醒來"的時候發現四周一片漆黑,四周寧靜的彷彿這世界只剩下他一人,但他沒有驚慌,只是靜靜等待,他篤定會有人來尋他。

 

不知過了多久,遠方傳來一聲清脆的嚀噹聲,韓文清望向聲音處。

 

一個白色的人影從遠方踱步而來,手撐著一把赤色紙傘,白色赤色在這黯淡的世界中無比顯眼,那人緩步走到韓文清身前。

 

"呦,老韓,嚇到沒。"身穿白色和服的葉修調侃似的看向韓文清。

 

"哼。"儘管是第一次來到夢中的世界,但韓文清並不覺得哪裡需要害怕,反正在哪,葉修總會找到他。

 

葉修見對方一臉鎮定,撇撇嘴:"真不好玩。"接著他感覺到自己衣角被拉扯著,於是一下視線,"別怕,雖然他長這樣,不過也算是好人一個。"

 

韓文清這才發現還有一個小孩跟在葉修身邊,身穿著一身簡樸的灰色短褂,半長不短的頭髮掩住半個小臉,此時對方正縮到葉修腳後露出一張小臉,韓文清看不見被頭髮掩住的眼睛,但還是能感受到對方害怕好奇的眼光。

 

"委託者?"

 

"恩,"葉修拍了拍孩子的小腦袋,"別怕啊,他也是來幫你的。"

 

那孩子怯怯地抬起頭,嘴裡彷彿念著什麼,卻沒發出聲音,但韓文清卻明白對方說了什麼,於是他說:"不客氣。"

 

"好啦,該走了。"葉修一手撐著傘,一手則拉著韓文清的手,"抓著我的手,要不丟了可麻煩了。"

 

韓文清也沒說話,只是悄悄失力,握緊那只比他小了一點的手。

 

葉修帶著韓文清在這黯淡無邊的世界隨意走著,說來奇怪,在這分不清南北的地方,葉修卻像是有辦法方向似的,一臉淡然的帶著韓文清前進,走了一會,韓文清發現四周景色逐漸改變,仍舊是黯淡的色彩,但開始出現一個個光點,漸漸地四周光點越來越多,遠看就像是行走在星辰上,韓文清不知道那是什麼,伸手想觸摸卻是直接穿過。

 

在旁的葉修看見對方的動作,笑了笑:"別試啦,"你們"的不在這裡。"

 

"什麼東西?"韓文清皺起眉。

 

葉修正想開口,就看見走在前方的孩子停下,使勁地朝自己這邊揮手。

 

"看來到了。"

 

兩人走了過去,韓文清看見對方指著一個小光點,那是一個比起其他都還要來的黯淡的光點,孩子著急的想伸長手去觸摸,但跟韓文清一樣,無論伸手多少次,小手總直接穿過光點,韓文清不解的看向葉修。

 

葉修眉看向他,而是看著光點思索著:"就是這個嗎……"接著將傘塞給韓文清:"老韓,拿著別動。"然後將兩人牽著的手放開。

 

韓文清緊緊盯著葉修走向光點,對方將手伸起,寬大的袖子隨著他的動作滑落,露出白皙纖細的手臂,讓韓文清愣神了會,讓他回神的是葉修的動作,只見他與孩子碰觸不到的光點被握在手心中,接著葉修帶著孩子和光點緩步走回韓文清身邊。

 

孩子有些焦急的扯住葉修的衣角,葉修拍了拍他的頭安撫一下:"我僅僅只能"碰觸"而已,所以別急。"

 

先安撫完小孩,葉修接著轉向韓文清:"接下來換你上,給點力啊。"

 

韓文清沒理會對方的閒扯,只是問自己該怎麼做,葉修沒說話只是牽起他的手,接著將他的手覆蓋到光點上去,接著再將自己的手覆在他手上,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韓文清覺得那只覆著自己、總是冰涼的手,漸漸的溫暖了起來,連帶著自己手掌也漸漸發燙。

 

接著,奇異的事發生了,那枚本來黯淡的光點越發明亮,從兩人交疊的指縫中透出,韓文清微微瞇起眼,然後聽見葉修輕輕地說:"放手。"

 

兩人將手放開,那枚明亮的光點浮在半空中,幾乎照亮周圍。

 

葉修對著還在呆愣的小孩笑了笑:"還愣著幹啥,趕緊動作啊。"

 

孩子這才回神,跌跌撞撞地跑上前,接著伸手碰觸光點。

 

瞬間,強光乍現。

 

"哎呀。"葉修搶過自己的傘,本來抬手掩住強光的韓文清察覺到光芒變弱後放下手,就見葉修將傘面豎立遮住兩人,抵擋猛烈的光源。

 

一會兒,光芒漸漸變弱,最後只剩不刺眼的淡光,葉修慢慢地收起傘,韓文清這才看清眼前景象。

 

不見那穿著灰色短褂的小身影,取而代之的是飄浮在空中、散發淡淡光芒的身影,"她"有張豔麗的面容,淡灰色長髮批在身後,身上穿著灰色的長和服,和服上蔓延著複雜金色的花紋,襯得身影華麗,"她"緩緩的睜開眼,那是一雙溫潤金色的眼,就像是光芒沉浸在其中,散發著和煦的微光。

 

"原來是長這樣啊……"耳邊傳來葉修的低語,韓文清轉頭過去,但對方並未看向他。

 

"她"緩緩地飄至兩人身前,從灰色袖口伸出手,牽起葉修和韓文清的手,正當韓文清愣神於那只冰涼的手,一道聲音響起。

 

───"謝謝。"

 

清脆的,像個活潑的少女一般。

 

韓文清抬頭,看見"她"嶄露笑顏,一句謝謝又再次傳來,他發現"她"並未開口,然而聲音卻傳來了。

 

"呵呵,這樣,願望就達成了。"葉修笑著看向"她"。

 

對方笑著點點頭,然後放開握住他們的手,一道柔光從"她"身上散出。

 

───"再見……"

 

這是韓文清失去意識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夜晚───

 

"嘖嘖,睡死了。"葉修輕捏著韓文清的臉,"連睡著都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他用了"靈力"。"一道聲音驀然的響起。

 

"睡飽了嗎?"葉修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仍舊對韓文清那張臉各種揉捏,"都醒了?"

 

"恩,他也醒了。"

 

"呵呵,過幾天再介紹你們給老韓認識認識。"

 

"不用。"第二道聲音響起,聲音帶著冷漠。

 

葉修調侃的說:"還以為你不說話了呢。"

 

"哼。"

 

葉修對對方態度不以為意,抬起手在韓文清額上輕點,一道柔和的光散出,然後,回歸平靜。

 

"好啦,安心睡吧,老韓。"

 

俯下身,輕吻眉眼。

 

 

 

 

"哎哎,這次是小失誤,別氣別氣。"葉修心虛的看著正在倒酒的韓文清,儘管對方面無表情,但葉修就是知道他心情差。

 

誆的一聲,倒滿的酒杯被重重的放在自己身邊,也沒撒出半滴,葉修被這一動作弄的噤聲了。

 

韓文清看了對方一眼,今早本打算好好詢問昨晚的事,但沒想到一醒來就看見枕頭旁被放了一張寫著"趕緊上學去吧(笑)"的紙條,然後在看見鬧鐘時狠狠皺起眉頭,上頭長針正劃過11這數字,而短針正邁向10,顯示著上學已遲到的事實。

 

這造成張佳樂等人無比驚悚,今天但凡跟他有交情的都來詢問他是否病了或是家裡出事了,韓文清頭疼的一一解釋,表明自己只是單純睡過頭,但這話一說出口再度引發眾人慌亂。

 

那是誰啊?是規律僅次張新傑的韓文清啊!韓文清睡過頭就好比張新傑通宵、張佳樂中頭彩(樂:你妹!)一樣。

 

這場混亂直到韓文清黑著一張臉,震懾住還想上前詢問的人才停止。

 

"不過就一個小意外,至於嗎……"葉修輕酌著酒,嘴裡小聲的叨念著。

 

接著,兩人都沒開口。

 

直到葉修放下酒杯,開始抽起菸才打破沉默:"說吧,想問什麼?"

 

韓文清皺了皺眉:"那孩子是?"

 

葉修悠悠地吐出一口白煙:"他就好比是一只毛毛蟲的存在。"

 

韓文清黑著臉,葉修不理繼續開口。

 

"他們一生都在追求羽化,你可以說是成長、是進步,那是一種無止盡的蛻變,他們終其一生都在尋求屬於他們的"翅膀"。"接著葉修看向韓文清,"你也看過了,所謂的"翅膀""

 

韓文清想起夢裡那些觸碰不了的光點。

 

"所以,他希望你幫他找到"翅膀"?"韓文清說。

 

"是,也不是,"葉修婆娑著菸桿上的花紋,"所謂"翅膀"是必須自己去尋找的,有的找的到,有的至死,都未蛻變。"

 

葉修淡淡地繼續說:""她"原本屬於後者。"

 

韓文清沒有說話,他以沉默表達自己的疑惑。

 

葉修笑了笑:"你應該也有查覺到吧,那孩子的"殘缺"。"

 

那時,躲在葉修身後扯著衣角,還有想說謝謝,卻始終沒發出聲音的,小身影。

 

"呵呵,明白自己身體的殘缺,卻又執著的想"羽化",於是努力再努力,"葉修輕輕地說出口,"然後,找到屬於自己的"翅膀",卻發現,無法碰觸。"

 

"什麼意思?"韓文清皺起眉。

 

"我說過了,那孩子本來是屬於不會得到"翅膀"的後者,於是,連帶"翅膀"失去歸屬,"葉修說,"以為自己在流浪,又怎會知道自己的家在哪?"

 

於是,不能碰觸,因為"翅膀"以為自己早已失去回去的歸屬,所以又怎會去等待一個認為不再會出現的人呢?

 

韓文清看著對方淡然的臉龐,他看不出對方現在的情緒是如何。

 

"然而,事事有轉機,他的哀憾形成想望,而那想望大的,"葉修接著說。"足以進入這家店了。"

 

"然後,就有生意了。"做了一個隨便的結尾,但韓文清沒有餘力去想,他只想問一件事。

 

""她"如何找到自己的"翅膀"?"在夢中,數以萬計的光點,無止盡的……

 

"尚未斷盡的聯繫會牽引著,儘管微弱,但是再怎麼說那也是那孩子曾擁有過的東西,"葉修聳肩,"所以,那孩子很努力的在尋找著,在那廣大的星辰中。"

 

正當韓文清以為葉修把事都交代完時,對方又開了口。

 

"不過,也可以說,"葉修望向空中弦月,"你有沒有過那麼一種感覺,就是那種第一次遇見就有"就是他了"的感覺出現。"

 

韓文清沉默。

 

───有,在那天踏進這家店裡,在那天拉開那扇門時,在那天,初遇你的,那時……

 

良久,韓文清問出今晚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這次帶著我?"

 

葉修含笑的看向他,那笑不是嘲諷也不是調侃,是一種無比溫柔的笑,葉修不知道,這笑印在韓文清的心裡,很深很久。

 

"因為,你們很像。"

 

努力、追求、成長,然後逐漸蛻變。

 

 

 

"老韓啊,要是怕了就趕緊回家去吧。"

 

"哼,你在跟誰說話。"

 

 

這是一個序幕,一個屬於他們的,細水流長的序幕。

 

 

 

 

 

 

 

 

END

 

 

 

 

 

 

 

 

 

說說這篇吧,第一次嘗試寫這種有頭有尾的文

很久之前就一直想寫xxxHolic背景

<祈願>是一篇系列文,主要是韓葉向,其中也會出場其他角色,可能會有微all葉的感覺,但我主要是刷韓葉(我的本命是這cp。。。)

這篇是系列文,就是一個一個小故事,所以也可以看做單篇完結,沒有特別前後順序,就是同個背景罷了,另外,其中設定可能會跟xxxHolic有落差。。。。還望多包涵。。。

以上,是關於本篇文

评论 ( 8 )
热度 ( 76 )
  1. 燁君棠白駒留步 转载了此文字

© 白駒留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