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入全職坑中
主葉受cp

【ALL葉】木偶戲

久違的發文。。。

 

閱讀小小通知:

  • ALL葉有

  • 人物ooc有

  • 設定有

 

 

 

一個叼著菸的男人推著簡易推車來到小鎮上,推車上一個個木箱推積著,男人手中搖著鈴,叮噹叮噹──

 

"呦,木偶戲要開始了。"

 

 

 

 

 

 

 

 

"喂,快點快點!"

 

"木偶先生來了!"

 

"等、等我…"

 

孩童們一個個跑著,一張張小臉上有著興奮愉悅,他們迫不及待的跑往廣場。

 

那是一位木偶師,大家不知他從何而來,也不知他會往那兒去,偶爾地偶爾,他會來到小鎮上演起木偶戲,頗受孩童和長輩好評,除了他講述故事精彩外,還有就是他的木偶,無論是衣裳或是道具,都做工仔細非常精緻。

 

有帶劍的劍士、有手拿掃帚的魔法師、有身穿斗篷的巫師、有手執雙槍的槍手……很多很多,從沒人知道那流浪的木偶師手中究竟有多少木偶。

 

也因為有如此多的木偶,所以每一場戲的內容都豐富有趣,噢,還有要加上木偶師那慵懶地令人著迷的聲音,以及,那一雙操控木偶的手。

 

"這裡這裡!"萊納遠遠就看見自家朋友,趕緊招呼。

 

"還沒開始吧。"狄恩趕緊跑過去,有點緊張的詢問,深怕自己錯過了。

 

萊納看著朋友頗無奈地:"還沒呢,木偶先生才剛在準備,你又被安娜老師留下來了?"

 

狄恩聽見還沒開始就放心下來了:"我忘了寫作業,就被留下了。"說完還吐了吐舌。

 

"你喔…"萊納對於自家朋友的學習感到特別無奈。

 

"別說了別說了,快開始了。"

 

推車上架起了一個小小的舞台,儘管是用最普通的木材所建,但木板上的彩繪精緻,那是一副深谷的景緻,深灰的岩石,灰暗的天空,遠方隱隱的火光,朦朦朧朧的霧氣環繞一座古堡,一切的一切都栩栩如生。

 

接著,一個手持寶劍的劍士降落了。

 

"上次說到劍士招集伙伴前往萬惡的古堡,劍士提起劍遙指遠方,宣示要將囚禁古堡的公主給帶回。"

 

一雙潔白修長的手提起線,而在他手中的木偶緩緩地舉起劍。

 

那是一雙美麗的手,除了木偶和聲音,最吸引觀眾的還有那雙美麗的手,看他那雙手提起線,那一只只的木偶活了起來,會揮劍,會帶著掃帚飛翔,那雙手帶著木偶翩翩起舞,這是一場絕佳的視覺盛宴。

 

"身後沉默的槍手,對空鳴槍,以示自己等同誓言。"

 

槍手降落至劍士身後,木偶師的手靈巧一轉,槍手手中赤槍朝空,無聲的鳴槍。

 

於是,觀眾們看著那漂亮靈巧雙手操控著一隻隻的木偶,魔王的手下,身穿黑紅戰袍的戰鬥法師,舉矛殺氣騰騰的襲擊,劍士迎劍而擊,他們看見木偶的爭鬥,明明是木偶,但他們卻覺得栩栩如生,彷彿那些木偶們活了。

 

殺氣騰騰的戰鬥,精彩的讓人捨不得眨眼,一幕幕高潮迭起,配合男人低啞的聲音,使得這場木偶戲更加令人沉迷。

 

在魔侍衛被打敗後,魔王終於出現,一身黑的隆重登場,被刻劃的五官不自覺地帶著威壓,隨著身體晃動,身上披風輕輕飄起,更添加氣勢,眾人屏息,那只是木偶,他們對自己這樣說著。

 

"魔王的登場,令劍士他們嚴正以待,他們對自己說,只要打敗魔王,便能救回古堡裡的公主。"

 

槍手鳴槍,劍士掌劍,魔法師揚起掃帚,術士擺陣,一群代表正義的隊伍魔王展開攻勢,魔王楊袍迎擊,一場光明與黑暗的戰爭展開。

 

沒人對於木偶師能操控許多木偶感到不解,對於他們來說,那個神祕地木偶師什麼都能辦到,只要繁雜的線纏在指尖,那麼木偶便能"活"起來。

 

"於是,劍士小隊帶回了公主,回到王國受到百姓的熱誠的接待,並接受國王的加冕,"木偶師操作著"公主"走到劍士身邊,"而公主也許嫁給劍士。"手中代表著"公主"和"劍士"的線不動聲色的繃緊,像是無聲的抗議,木偶師揚起了笑。

 

"最終,魔法師乘著掃帚灑下星辰,祝福著兩人的愛情。"木偶師操控著魔法師飛上天,手指輕巧一轉,木偶手裡的掃帚一揮,一點一點的亮麗碎片灑下,引的觀眾驚喜連連。

 

木偶師操作著魔法師向台下鞠躬:"劇終了,給點掌聲謝謝我們的小演員吧。"另一隻手操作著槍手的手摘下頭上的禮帽,微微彎腰向台下致意。

 

觀眾們從剛剛的美麗的碎片中回神,現場立刻響起熱烈掌聲,小孩們互相交頭接耳興奮的說著剛剛的木偶戲,一些大人也給予木偶戲很高的評價。

 

木偶師帶著笑,慢條斯理的收拾著木偶和配件,順便回應湊上前抓著他詢問劇情的小孩,對於精力旺盛、有著許多問題的小孩,木偶師也沒有不耐,耐心地回答,還逗的小孩哈哈大笑。

 

而在一邊

 

"萊納!那個劍士真的好厲害!"狄恩一臉興奮地扯著好朋友。

 

萊納笑著拍開對方的扯著自己的手:"我比較喜歡魔法師。"

 

"近戰的劍士才是男人的浪漫!"狄恩一臉小大人樣的回話。

 

"魔法師也很浪漫啊,剛剛灑下的碎片很美呢。"

 

"……"狄恩噤聲,他不否認那時候他的確也看傻了。

 

"不過,還是木偶先生最厲害了。"萊納看著小伙伴一臉彆屈,笑著慢慢地又補了句。

 

這倒是達成兩人共識了,狄恩悄悄地湊到萊納耳邊:"你好不好奇木偶先生究竟住在哪裡?"

 

"當然好奇啊。"萊納一臉疑惑得回答,搞不懂對方為什麼突然問起這個問題,木偶師的行蹤總是神秘,至今仍沒人知道他究竟住在何處。

 

狄恩狡訐的笑了笑:"我們偷偷跟著他回家吧。"

 

萊納瞪大眼睛:"可、可是會被發現吧?"

 

"我們小心點就好。"狄恩看好朋友還在猶豫,於是又說,"你難道不想知道木偶先生究竟有多少木偶嗎?說不定還有我們沒看過的珍貴木偶呢。"

 

這一說詞倒是打動了小朋友的心,於是兩人躲進附近草叢裡,等著木偶師地離開。

 

 

 

 

 

木偶師推著滿載東西的推車緩緩走上森林小徑,叼著根菸嘴裡輕哼著小調,看起來頗為閒適。

 

接著,他停住腳步:"小朋友們,還要跟著嗎?再往裡走你們就回不去了喔。"

 

不遠處響起驚呼,然後是一道稚嫩的聲音慌張響起。

 

"笨、笨蛋!別出聲!"狄恩摀住萊納的嘴,卻發出比對方還大聲的聲響。

 

木偶師笑了笑朝聲音處走去,在大樹後找到了慌慌張張的小孩們。

 

"那麼,找我有事嗎?"木偶師蹲下身看著小孩們。

 

第一次這麼近的看到木偶師,兩人小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吱吱喳喳地開口。

 

"我、我好喜歡您的木、木偶戲!"

 

"我也是!"

 

"我喜歡劍士!"

 

"我喜歡魔術師!今天的碎片好看極了!"

 

"還有公主也好漂亮!"

 

木偶師笑著:"呵呵,那還真是謝謝你們這麼捧場,我家的小演員肯定高興極了。"

 

小孩子們看到木偶師如此溫和,倒是拋開一點拘束:"您還有其他木偶嗎?"

 

"有的,不過在還沒演出前,請容許我保密,"看見兩人失望的小眼神,失笑的揉著兩人的頭,"這樣才會有驚喜感。"

 

兩人失望歸失望,但聽到驚喜也開始忍不住期待起來了。

 

"您住在哪裡呢?"兩人又問出許多人都想知道的事,但那位木偶師仍舊沒有回答。

 

"所以小傢伙們跟著我,就是想知道我住哪嗎?"木偶師站起身, "不過這也必須保密呢,畢竟我是神祕地木偶師。"

 

兩個小傢伙很失望,他們不僅被發現了,甚至還被知道目的,他們真是難過得不行,要是木偶先生生氣怎麼辦?要是木偶先生不再來他們鎮上表演怎麼辦?

 

兩人皺著小臉,委屈的不行,木偶師有點兒傷腦筋,不明白為何小孩子們突然如此憂傷。

 

突然從推車上傳來清脆的鈴鐺聲,木偶師愣了一下,接著笑著走向推車,在推車裡東翻西找著。

 

兩個小傢伙只以為對方不想理他們了,更是眼角泛淚,突然,腳尖被碰撞到,兩人低下頭,就看見一隻上了發條的小雞停在自己的腳尖前。

 

"送你們小禮物,做為不能告訴你們住所的交換。"木偶師溫和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兩人趕緊捧起精緻的發條小雞,小臉發亮地看向木偶先生:"真的可以給我們嗎?"

 

"恩,拿著吧,別說出去呢。"木偶師輕眨著眼,笑著對高興的小孩說,"天快黑了,趕緊回家去了。"

 

"嗯!"兩人點點頭,歡樂的跑向森林出口處,突然又停下來,回過頭問,"您還會來表演嗎?"

 

"當然,你們可是我家小演員們的忠實粉絲呢。"木偶師拍了拍推車上的木箱。

 

兩人揚起燦爛的笑,接著頭也不回的跑出森林。

 

直到望不見小孩們的身影,木偶師才轉身離開。

 

"回家吧。"

 

叮、嚀

 

推車上傳來清脆的鈴鐺聲。

 

 

 

 

 

午夜的鐘在遠方敲起,聲音朦朦朧朧的傳到森林裡的木屋裡,屋內的爐火明明暗暗,撲朔的焰光映照在屋內,坐在老搖椅上的男人輕輕晃著,一雙漂亮的手在布與線間忙著,嘴裡叼著菸,眼光柔和地編織著手中的織物。

 

穿得一身黑的男人突然出現在屋內,在看到搖椅上的男人時,狠狠地皺起眉頭:"別抽菸!"快步走去掐滅對方叼著的菸。

 

"這不忙了一天需要放鬆一下嘛,給點消遣行不啊老韓。"葉修停下手中的工作,懶懶地望向對方,眼裡滿是戲謔。

 

"忙著讓"魔王"被"正義小隊"圍毆?"韓文清臉黑著彎下腰,將兩隻手放在搖椅的扶手上,將葉修限制在搖椅上,兩人臉靠的極近,僅一點,就是接吻的距離了。

 

"哎,應觀眾要求嘛,老韓你就犧牲一下,"葉修也沒感到什麼不適,面對韓文清充滿威壓的臉,仍舊一派自然,"你不也特別有範兒嗎,老魏這正職都快被你這代班的給擠下了,他都蹲牆角哭了呢。"

 

韓文清黑著臉站起身:"我的衣服拿來。"身上這種輕飄的披風弄得自己難受死了。

 

"嘖嘖,看你嫌棄的,虧我還特別縫一件新衣給你,早知道就把老魏那件破布穿在你身上,"葉修站起身拉了拉韓文清身上的披風,"不喜歡就給給老魏送去吧,給他換件能看的衣服。"轉身從箱裡挖出另一套小巧的木偶衣朝韓文清那丟去。

 

"你自己再做件給他。"韓文清接過衣服後,一個眨眼身上衣服就變了,紅黑的近戰服取代了剛剛一身黑的披風套裝,而那一身黑的衣服變成了小巧的木偶衣,韓文清將衣服堆折整齊後放進自己的口袋裡。

 

葉修一臉促狹地看著韓文清:"不是不喜歡。"

 

"……"韓文清一臉鎮定地無視他,接著微微偏過頭,"時間差不多了。"

 

葉修還沒來的及回應,一個人就風風火火的衝下樓了。

 

"葉修!!!!"張佳樂笨拙地扯著裙子憤怒的飛奔下樓,一看見葉修立刻衝了過來,途中還不慎踩到裙角踉蹌一下,"你竟然讓我扮"公主"!!!還穿裙子!!裙子!!!你妹!我的衣服快拿來!!!"

 

"哎,這不挺合適的嗎。"葉修慢悠悠的望向張佳樂,一隻手不快不慢的探向箱子。

 

"去你的合適!!!"張佳樂一臉悲憤的瞪著葉修,"這樣的話其他人也可以啊!!!話說本來公主不是蘇沐橙嗎?"

 

"沐橙想休息,所以就派你上了。"葉修掏出張佳樂原本的衣服丟過去,"這不演挺好的嗎,比你演彈藥專家反應熱烈多了,還出現了小粉絲呢。"

 

"去你的!"張佳樂接過衣服趕緊換下身上那件粉色蕾絲的長裙,然後瞪著手裡那件被換下的裙子,掙扎一番,最後一咬牙還是放回自己的口袋裡。

 

葉修調笑的看著對方:"不把裙子還給我嗎?"

 

"哼,反正你已經給我了,那就是我的了。"張佳樂摀住自己的口袋,深怕葉修上來搶。

 

接著樓上又傳來聲響。

 

"葉修葉修葉修!"一身藍衣劍士飛奔而下,身後跟著沉默帥氣的槍王。

 

黃少天一看見葉修立刻撲上前:"葉修!為什麼你給周澤楷縫新披風就沒給我做新衣!我也要!你沒看到我的扣子都快掉了嗎???"

 

身後的周澤楷則是扯了扯深藍色的新披風,一臉高興,臉上的笑望向葉修時更加燦爛了。

 

"喜歡嗎?"葉修走向周澤楷,摸摸那件好布料的披風,"小周很帥,穿什麼都好看。"

 

周澤楷聽見葉修的稱讚,一張俊臉泛著微紅:"喜歡。"

 

"不要無視我!!!就連張佳樂他們都有新衣了,為什麼我沒有!"黃少天不滿葉修的無視,整個人掛到對方背上。

 

一旁的張佳樂一聽就不樂意了:"你管那件蕾絲裙叫新衣?早知道你要就讓你扮"公主"去了!"

 

"哎,少天穿裙子我這戲還演不演得下去啊。"

 

"怎麼演不下去,你都讓他們兩結上婚了呢。"喻文州慢條斯理地與王杰希走近,一臉溫和地說著今天的偶戲。

 

""混帳!!!!!""兩人剛是真忘記這件事,一顆心都掛在衣服上,現在喻文州這一指出,兩人突然想起今天的劇情。

 

我特麼的竟然跟黃少天/張佳樂結婚!!!這絕不能忍!!!!

 

"沒錯!讓我扮女人就算了!你竟然還讓我跟那話癆結婚!"張佳樂一臉憤怒的往葉修身上撲,"雖然是戲但絕不能忍!"

 

"誰話癆誰!!我都還沒嫌棄你!!!"黃少天先朝張佳樂開火,接著將砲火轉向始作俑者上,"葉修你這混帳你竟然讓我演出那麼丟臉的戲!要結婚就自己親自來啊!我絕對喜聞樂見風風光光把你娶回家!"

 

然後是一場靜默。

 

"你說,娶誰?"韓文清冷冷地開口。

 

黃少天才驚覺自己剛剛說了什麼,除了一個"我"字之外就吐不出其它字了。

 

"呵呵。"葉修笑了笑,"要把哥娶回去聘金可是很貴的呢。"

 

"聘金多少?"從下樓開始就在旁看戲沒開口的孫哲平,現在饒有興致的問起,"要多少你才肯嫁?"

 

"……老孫,沒看見我在給少天臺階下嗎,小心少天恨你。"葉修悠悠地開口,無視掉自孫哲平問起就或明或暗瞥過來的目光。

 

王杰希搖了搖頭,走向葉修,把手上的東西塞進他手裡:"肖時欽給的。"

 

"嗯?"葉修仔細看了看,"呦,才剛走了兩隻,又來了一隻。"

 

"什麼什麼?"已經恢復正常的黃少天和一旁的張佳樂好奇的湊過來,"這不是小萌仔嗎?肖時欽又做出來了啊。"葉修手裡躺著一隻小巧的小雞,與送人的那兩隻相像,只是身上絨毛更為蓬鬆了,整隻雞就像小毛團似的。

 

"畢竟是他讓你送出去的,他很在意。"王杰希解釋道。

 

葉修婆娑著毛團:"反正他一定會給哥重新做一隻,所以我才送出去的。"言下之意就是,他早就猜到肖時欽會重新送他這小東西,所以他也不介意。

 

"我會轉達的。"王杰希明白。

 

"那他呢?"葉修不解,照理說對方應該會自己來跟他說。

 

喻文州笑著開口:"你不是剛給小戴做新衣嗎?現在正扯著他欣賞呢。"

 

葉修了然。

 

"話說大眼,今天很受歡迎啊。"葉修看向王杰希調侃著。

 

今天閉幕前撒落的那一陣星辰引起無數好評,天真的小孩們將那一陣碎片都當成了真的魔法,一雙雙眼發亮的看著魔法師的木偶,在那一刻,魔法師的小小身影真真切切的存留在他們童年的回憶裡。

 

王杰希不語,閉幕前的那個魔法他是知曉的,小孩們深深認為那魔法是他所施下的,但大人們認為那應是木偶師的小小機關,而事實是,那著迷的星辰的確是他所落下的。

 

眾人都以為那是閃現一瞬的奇蹟,但王杰希卻想,再多的奇蹟,也只是那男人輕輕的一揮手。

 

"有沒有想好要什麼獎勵?"葉修見人不回應也不在乎,靠在魔法師身上繼續問道。

 

"那我呢?我今天又是犧牲色相又是犧牲清白,該接受獎勵的應該是我吧!"張佳樂不服氣的說,深深覺得今天的自己真是太委屈了。

 

葉修對此只回應:"粉色碎花小禮服?"

 

眾人笑倒一片,黃少天更是不加掩飾得放聲大笑,周澤楷背過身,肩膀一顫一顫的。

 

"葉修你這混帳!!!!"張佳樂怒極,正想撲上前毆打對方一頓,就被身後的略顯無奈的孫哲平制止了:"被虐那麼多次,怎麼老學不乖。"

 

王杰希不理會一旁笑鬧,逕自對葉修說:"帽子。"

 

"嗯?"葉修一瞬間還沒從打擊張佳樂的愉悅中回神,接著想到剛剛的問題,看向他的魔法帽,"現在的魔法帽不戴了?"

 

"戴。"王杰希淡淡的說,"你做的,永遠不嫌多。"

 

葉修愣了一下,接著笑得無比柔和。

 

王杰希這樣,韓文清張佳樂也這樣,他們都是如此。

 

他們身上的衣物都是葉修用那雙漂亮的手一針一線所縫製的,禮帽、披風、靴子等,他們穿戴的是葉修用心做出的織物,所以即便韓文清嫌棄那飄逸的披風,張佳樂嫌棄那粉色的裙子,他們仍舊細心收著,因為那是葉修為他們所編織的。

 

葉修哪會不知道他們的小心思,所以也從未想過要從他們那收回送出的衣物,而木偶們也會轉送東西給他,就好比肖時欽的小玩意兒,所以對於今天讓葉修送出去他也是有所愧疚的,因為那原本是送給葉修的。

 

不過葉修不是那麼在意,他知道他的木偶會重新贈予。

 

他們央求衣物、裝配,只因那是世界上最寶貴的寶物。

 

那是奇蹟啊,跟那男人一樣,是他們生存的唯一。

 

 

 

 

 

"鬧騰了那麼久,總算是靜下來了。"葉修無奈地看著橫在他床上的木偶們,"每次都爬哥的床,有沒有良心啊。"

 

木偶們散在床的周圍,唯獨空出中間的位置,剛好足夠葉修躺下,而正當葉修想爬上床時,一個人從後頭抱住了他,手臂環住他的腰,頭則蹭在他的頸窩邊。

 

葉修笑笑地開口:"鬧什麼彆扭啊,沐秋大大。"

 

"……"那人沒有回應,只是更加收緊手臂。

 

"不說話哥要睡了,明天還要趕場去隔壁鎮呢。"適時地打了個哈欠。

 

蘇沐秋終於有了反應,可是語氣仍是悶悶的:"為什麼……"

 

沒頭沒尾,但葉修就是知道對方在問什麼:"早跟你說了,最近就乖乖在家,才剛好沒多久就想上台啊。"說著就拂上對方環住自己的手,那裡有一道細長的痕跡,像是裂開一樣,葉修知道,不只手蘇沐秋身上仍有許多這樣的痕跡。

 

"那我不要上場。"將葉修扯過面對自己,"帶著我就好了。"蘇沐秋一臉委屈。

 

不過老就知道對方性格,明白這不過是裝出來的,所以葉修不為所動:"怎麼,沐秋難不成你還寂寞啊。"

 

不過他顯然低估對方臉皮厚度了。

 

"對,所以帶著我走吧阿修。"看葉修一臉無言的樣子,蘇沐秋露出得逞的笑。

 

"……臉皮挺厚的嘛。"葉修皮笑肉不笑,"別鬧,哥要睡了。"

 

"呵呵。"蘇沐秋也順著放手,他知道葉修答應了,"阿修,我要跟你睡。"

 

"別太得寸進尺了,蘇沐秋大大。"自顧自地掀起被子躺進被窩裡,動作輕柔沒動到在四周的木偶。

 

葉修也是真累了,躺了一會就睡著了,蘇沐秋坐在床邊看著呼吸昀長的對方,目光無比柔和,最後輕巧的在對方唇上落下一吻。

 

"而你們呢,"蘇沐秋環顧四散的木偶,"那兒來那兒去吧。"不留情地把木偶丟回箱的丟回箱、丟櫃上的丟櫃上。

 

不理會各處傳來的無聲抗議,蘇沐秋悠然自得的回到葉修床邊,掀起被子就躺了進去,把人抓到懷裡抱好後,滿意的睡了。

 

月色悄然入房,照出兩人相擁的身影。

 

 

 

 

 

 

END

 

 

 

 

 

 

 

那啥~還記得我嗎~~

好久沒發文了。。。。。

這篇很久以前打了一半,然後就被我丟一旁了。。。。

最近又挖出來完成

這次有帶傘哥一起玩了!

 

之後就暑假見吧!((已經有想好很多梗要打了

评论 ( 42 )
热度 ( 192 )

© 白駒留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