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入全職坑中
主葉受cp

【雙花葉】王的護衛

管那流言蜚語,你仍加冕為王

 

閱讀小小通知:

  • 雙花葉 (平葉/樂葉)慎入!

  • 私設有!私設有!私設有!

  • 人物ooc有

  • 沒問題就拉下

 

 

 

 

"陛下呢?"一群大臣急匆匆的四處詢問,"陛下又不見了!"

 

"會不會去駐地鄰城的霸圖或藍雨?"

 

"有沒有人通知一下?"一名年邁的大臣著急地詢問。

 

衛兵趕緊說:"已派人詢問了!"

 

"話說,有人通知百花皇家護衛軍了嗎?"有人突然問。

 

還沒等到其他人回答,一名衛兵就急匆匆的打開大門:"報告!百花的孫隊長和張副隊長也都不見蹤影了!"

 

"……"

 

剛詢問百花皇家護衛軍的大臣扶了扶額:"…不會又…唉…"

 

……

 

 

 

 

目前城堡裡裡外外混亂成一片,不為別的,就為了當政的國王陛下──葉修。

 

榮耀城為大陸的主城,而統領著這主城便是葉氏,而現今的王為昔日葉家的大殿下──葉修,早年本該繼承王位的葉修離家,進行了一場美其名為歷練實為離家出走的壯舉,這期間倒也鬧的大陸腥風血雨,還得了鬥神的名號,但最後還是被自家皇弟葉秋給抓回,並繼承了王位,而在遊歷時結交的朋友們,在這位陛下當政後,一個個也都成為了這位陛下手下各職位的大臣──大多是被引誘拐騙而來。

 

而其中的百花皇家護衛軍也是,為國王的私人禁衛軍,由團長孫哲平和副團長張佳樂帶領,兩人皆為葉修遊歷時認識的,在葉修登基時也加冕為皇家護衛軍的總隊長和副隊長,負責國王的安全。

 

至於現下的三人……

 

"葉修!"張佳樂一抬手將手上的手雷丟出,一隻手緊握槍械,射出的彈藥形成一片燦爛光影,集火龐大魔物。

 

孫哲平在一片光影中手持大刀飛奔向雙頭大豹,刀起刀落之間斬向魔物,而被急火的大豹根本不看向兩人,而是對著葉修強攻,兩顆頭張大嘴便要像從空中急墜的葉修咬去。

 

情勢非常危急,但葉修仍舊不慌不忙的舉起手中紅傘,當頭就朝大豹射下無數子彈,並借勢偏離會被攻擊的軌跡,但那隻魔物應扛住葉修的攻擊,靈敏地跟著對方移動。

 

電光火石間,孫哲平的大刀來到,大刀與魔物身上的鱗片激起火花,但堅硬的鱗片仍舊被他硬深深斬出一道深痕,大豹痛得一顆頭往孫哲平方向襲去,也因為這一攻勢導致原本對葉修的攻擊有所偏離,大爪險險得擦過葉修的臉龐。

 

葉修趁這機會潛下大豹身軀底下,將大傘轉換成忍刀,便往魔物的弱點腹部刺去,大豹大吼一聲,腳便要往撤離的身下人踩去,張佳樂在葉修脫出那一瞬摔出濃縮彈,把魔物巨大的身軀掀飛撞上不遠處的大岩石。

 

孫哲平追上,一刀斬落一顆豹頭,在另一顆豹頭襲來那一剎那迅速退離,接著是葉修使著長矛的豪龍破軍襲來,直直在大豹的胸前打出一個洞,但大豹仍做死前的最後掙扎,在葉修準備退開那時,一爪子兇猛的揮上。

 

而打算做回擊的葉修餘光瞥到張佳樂的動作,迅速打開大傘,而就在此時一枚手雷炸開,將大豹最後的一點掙扎給轟的徹底。

 

葉修等一切平靜之後收起傘,順便抖落在傘上的碎屑。

 

"葉修!"張佳樂一等手雷轟炸結束後趕緊跑到葉修身邊,而一旁的孫哲平也聚過來。

 

葉修還沒來得及回話,下巴就被一隻大手箝住往上扳起,對上孫哲平微微皺起眉的臉,一旁張佳樂臉也有點趨黑的傾向。

 

"幹啥?"葉修疑惑的詢問,"就算哥再好看,也不用直盯著看吧。"一臉好笑的看向直盯著自己臉的兩人。

 

───"你妹!"原以為會聽見張佳樂的罵聲,但意外的,張佳樂難得的沉默了。

 

還在想張佳樂難得沒炸毛,接著就感覺到孫哲平原本箝著自己下巴的手上移到臉龐,然後葉修在孫哲平婆娑自己臉頰的動作中感到了的刺痛。

 

"你受傷了。"孫哲平的語氣平平淡淡,聽不出情緒。

 

葉修想了想:"應該是剛剛沒完全避過吧。"是一道劃傷,在剛剛魔物的爪子攻勢下,即便偏離軌跡但仍舊擦到一點,因為傷口挺細微的,所以葉修也沒察覺到。

 

"你還敢說!剛就說讓大孫去引那頭豹,你偏要自己上。"原本沉默的張佳樂開始訓起話來,"知不知道剛要是大孫慢一步你頭就掉了!"

 

這兩人啊,自從發生那件事後,每次受傷都要大驚小怪一番,葉修無奈地心想。

 

"哎,我這不是相信老孫嗎。"葉修一個掙扎掙脫出孫哲平的手,"就一小傷,先去看看那頭豹的晶核,剛剛那一手雷也不知道傷到沒。"說完就往那頭魔獸的屍體走去,孫哲平和張佳樂互看一眼,也跟著走去。

 

葉修剛想直接伸手碰觸屍體時,後方伸出一隻手阻止了他的動作,張佳樂握著葉修的手說:"別亂碰,這交給大孫就好。"說完不由分地把他拉往一旁,而孫哲平拿出腰側小刀就上前蹲在屍體一旁。

 

沒事做的葉修看孫哲平解剖著大豹屍體:"老孫,晶核有沒有傷到啊。"

 

"沒。"孫哲平頭也不回的說,手拿小刀俐落地把值錢的部分給分解下來。

 

"等等交完任務你就要乖乖回去了。"張佳樂則在一旁提醒道。

 

"哎,不去喝一杯嗎?"葉修耍賴道,"人家不都說工作完喝一杯身心都舒暢。"

 

""你給我乖乖回去。""不只張佳樂了,就連孫哲平也忍不住開口。

 

這個國王雖然平時處理國政不馬虎,但是卻有個令眾大臣頭疼的壞習慣,那就是──翹班。

 

葉修已經翹班過好幾次了,無論身邊的人如何的緊迫盯人,但他總有辦法溜出城堡,讓人心驚膽跳的是,這傢伙完全沒有國王的自覺,好幾次都是不帶護衛自個兒溜出去,甚至曾經不知道從哪搞得一身傷,最後攤在城堡門口被人發現,自此之後他們培養出一種默契──無法阻止他翹班,那就陪他一起偷溜──這樣至少也有護衛在身旁,讓人比較安心。

 

而最常陪他偷溜的,便是皇家護衛軍的隊長孫哲平和副隊長張佳樂兩人,畢竟皇家護衛軍基本上算是國王的貼身軍,所以兩人很常隨扈在國王身邊,在還沒發生葉修一身傷倒在城堡大門那件事之前,兩人時常被翹班的葉修給甩開,但在事件過後,兩人變成接近到寸步盯人,葉修無奈,只好拖著兩人一起翹班。

 

"你怎麼老是接這種任務。"張佳樂看著交完任務捧著錢袋的葉修,每次葉修溜出城堡就盡是接傭兵任務,其中最多的還是獵殺魔物的任務。

 

"磨練磨練技術,要是哥的武技生疏了怎麼辦。"葉修心情愉悅,自己的捲菸都被沒收了,現在賺到了菸錢,他盤算著等等去買些存糧。

 

孫哲平不理他的亂扯,一把握住他的手腕:"時間差不多了,你該回去了。"

 

"哎,不是說好去喝一杯嗎?"葉修想盡辦法拖延時間。

 

張佳樂面無表情地說:"誰答應過你啊。"

 

"那總讓哥去買菸吧。"葉修看他倆心意已決,退而求其次的道,"我保證買完就乖乖跟你們回去。"

 

張佳樂無奈:"你不是剛被張新傑沒收一包菸嗎?"

 

"就是因為被收走了才要買啊,哥已經兩天沒抽到菸了。"葉修理直氣壯地回道。

 

"正好戒一戒。"孫哲平雖然這樣說,但是握住葉修的手放開了,"買完就回去。"他想,等等提醒張佳樂去張新傑那"聊個天"好了。

 

"行。"葉修順勢回答,深怕他們反悔一隻手捉一個人,拖著兩人準備去對街的菸店買菸。

 

孫哲平和張佳樂不約而同地看向葉修那只握住自己的漂亮的手,悄悄的施力握緊,接著加快腳步與對方並肩同行。

 

"說到菸你就有動力了。"

 

"呵呵,哥殺魔獸也是挺有動力的。"

 

"是為了賺菸錢吧。"

 

"……老孫,說好的愛呢,老這麼拆穿哥。"

 

……

 

 

 

 

 

那天陰雨綿綿,孫哲平內心微微躁動著,他總覺得有什麼事情發生了,他的直覺一向準確,不過他不多想,就他想法該知道的時候就會知道了。

 

"大孫。"

 

孫哲平回頭就看見自家老搭檔走來,張佳樂還沒走近就開始碎碎念了起來:"老葉那傢伙還沒回來嗎?"儘管是自己的王,但他仍舊慣用習慣的稱號──葉修也不在意。

 

"他不失蹤個四五天哪捨得回來。"兩人一起並肩走向城堡大門,這時候是勘查的時間。

 

葉修這幾天又翹班了,不過本於對方只是在城堡處理公事悶了,想出外透氣接接傭兵任務,照葉修的實力也不是多大事,於是他們也不怎麼擔心,葉修挺有分寸的,該回來時總會自個兒回來。

 

"今天都第三天了……"張佳樂明顯焦躁許多,"我老覺得今天不怎麼安寧。"

 

孫哲平沒回話,皺了皺眉,如果是自己不對勁還好,就連張佳樂也是……

 

兩人滿懷心事的走到城門處,不遠處一個衛兵看到他倆慌慌張張地喊:"隊長!陛、陛下他!"

 

沒等那名衛兵說完,孫哲平聽到關鍵字一箭步的跑上前,後方張佳樂也立即行動。

 

他們永遠也忘不了當時的景象。

 

那人像個破碎的娃娃倚倒在城堡門口,身上的血跡被綿綿的雨沖的零散,蒼白毫無血色的臉龐,緊閉的雙眼,垂落的雙手,就像、就像──

 

孫哲平一把抱起葉修,對著張佳樂吼:"去找張新傑!"

 

手裡的軀體冰冷,明明手裡的他輕的不行,但孫哲平卻覺得心裡重的難受死了,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趕緊將人帶到醫護室。

 

 

 

事隔幾天──

 

"所以就說了,哥當時只是累了靠在那休息一下罷了。"葉修被幾人強迫待在臥室直到傷好為止,因為被禁菸了,所以整個人有點委靡。

 

除了第一天剛醒來外,其餘幾天不停有人進來"叨擾",無一不說這次的事情如何如何,連番被訓了好幾次,張新傑韓文清喻文州王杰希等輪番上陣,不帶休息的。

 

聽得他都怕了,甚至還被禁足。

 

不是沒想過要偷溜,但是孫哲平和張佳樂兩人不知是怎麼了,幾天全天候緊迫盯人,換班換得井然有序,葉修找不到機會甩人,於是只能乖乖待著。

 

不過這幾天,葉修也多多少少知道他們在意什麼了。

 

"小張不都說了,我身上的傷不嚴重只是微微失溫罷了。"葉修對著面色陰沉的兩人說。

 

"葉修。"張佳樂面無表情地開口,"我們放任你,但不是放任你一身傷回來。"

 

當他們看到那人奄奄一息的倒在那邊,他們如墜冰窖,甚至有那麼一瞬間,連上前都不敢。

 

他永遠也不會知道,曾有那麼一瞬間,他們的信仰傾塌。

 

"我們宣誓過。"孫哲平望向葉修,"葉修,我們宣誓過。"

 

宣誓過忠誠,宣誓過誓死保護。

 

許久。

 

"哎,挺傻的……"葉修張手緩緩地抱住兩人,感覺到對方原本僵硬的身體緩緩放鬆,接著兩只手回抱住他,緊緊的,像是一種失而復得。

 

兩人抱住那瘦弱的身軀,閉上眼感受對方跳動的心臟,對方溫熱的身體。

 

幸好還在。

 

 

 

 

 

他們仍舊記得加冕的那天。

 

男人身穿古式的禮服,眾人屏息著看著男人一步步的步上鋪著紅毯的臺階,在教宗的指示下,半跪在王座前,莊嚴的教宗為男人戴上象徵王權的冠,這是一場莊重的加冕。

 

曾經肆意的傳奇鬥神,如今已是一國之王。

 

而加冕為王的他,將為他們授予官權。

 

他們本是豪放的傭兵,卻隨這人入了職,他們肆意張揚,最後伴著這人統領大陸。

 

葉修看著眼前的孫哲平和張佳樂,兩人褪去傭兵的裝束,身著護衛軍筆挺的制服,忍不住笑了笑:"不想跪沒關係,哥給你們特權。"

 

受封儀式,被受封者須跪下,接受受封者的加冕。

 

理應如此,但葉修明白這兩人有著傭兵的傲氣,別說他們,就是自己也不是很情願對著別人跪下,剛對教宗的"施禮"已經是他的極限了,所以葉修並不強迫他們。

 

但是──

 

雖然表情平靜,但葉修內心卻深受震盪,對著眼前毫不猶豫、半跪在自己身前的兩人。

 

"皇家護衛兵,將誓死守護王的生命,將奉上無比的虔誠,王的一切將為汝等所護,汝等將為王的利劍,王的盾,使命直至生命終結,孫哲平、張佳樂,宣誓。"教宗莊嚴的話語在靜肅的大堂裡響起。

 

"吾等,將誓死守護王,孫哲平/張佳樂,在此宣誓。"兩人同聲說,語言虔誠,接著輕吻上那雙潔白漂亮的手。

 

"本王,接受宣誓。"葉修笑得無比溫和,可惜兩人低著頭,誰也看不見。

 

那場加冕,大概是用盡孫哲平和張佳樂一生的虔誠了吧。

 

 

 

 

END

 

 

 

 

 

 

大概只能放這篇生賀出來吧~

最近忙著期末報告,所以會失蹤一陣子

 

 

心塞的事不多說了

我只想說:我是葉修本命!是葉修腦殘粉!

评论 ( 22 )
热度 ( 235 )
  1. YK白駒留步 转载了此文字

© 白駒留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