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入全職坑中
主葉受cp

【葉修中心/ALL葉】歸途番外-他與他們的晚宴

 @泥泥_柱帝快收了这只斑爷 姑娘的點文~

 

 

閱讀小小通知:

  • ALL葉有(標註防雷一下:(微)雙鬼葉、平葉、盧葉)

  • 人物ooc有

  • 小團長設定有

  • 沒有雷的,就往下吧!

 

 

 

興欣傭兵團的早晨眾人仍舊圍在桌邊啃著早點───恩,本該是如此。

 

"又來了嗎?"蘇沐橙無奈的說。

 

"這都什麼事啊,不都說這跟咱們傭兵畫風不對嗎。"方銳略為鄙視道。

 

"唉,這種場面老夫多少年沒參加過了。"魏琛故作深沉。

 

其他小輩東看看西看看,沒敢搭話,畢竟這種狀況他們沒見過,於是他們安靜的等待自家團長發話。

 

"說啥呢,又不是不知道老馮,"葉修放下拿在手上的邀請函,"這不剛好可以帶小安他們去見見大場面。"

 

陳果在一旁緊張地開口:"所以我們要去囉?"

 

"去,怎麼不去。"葉修看了一眼小年輕們,笑著說,"邀請函都送來了,不去不就等於甩老馮面子。"

 

"老魏你聽,他說這種話。"一旁方銳跟魏琛咬耳朵,不過音量也沒刻意放低。

 

"嘖嘖,這要讓老馮聽到藥都不用嗑了,直接急救了吧。"

 

"可不是,都甩了人多少次臉了,臉都腫了好幾年了。"

 

葉修嚴肅的說:"去的人首先必須是有下限的,才不會讓興欣的素質被拉低,所以老魏跟老方就留在本部看家吧。"

 

"老葉照這樣說最不該去的是你!"

 

陳果忍無可忍地喊道:"閉嘴!"接著又轉向葉修,"大家都得去?"

 

"……"葉修轉向小一輩,"有誰不去?別勉強啊,這是自由參加的。"

 

小一輩互相看了一眼,最後由喬一帆開口:"團長去,我們就去。"

 

葉修失笑,揉了揉現在比自己高一點的喬一帆的頭───喬一帆還微微低下頭好讓自家團長撫摸,溫柔的說:"哎,那都陪哥去吧。"

 

被摸的喬一帆看見葉修一臉溫和,臉微微泛紅,包子說著"也要被老大摸摸頭"就衝上前,葉修無奈地看著蹲在旁邊一臉期待的包子,抬手也撫摸一把,接著看向旁邊的羅輯莫凡等人一臉複雜,也就每個都揉了一遍,本以為唐柔不會湊熱鬧,於是拍完安文逸的頭後就收手的葉修,聽到唐柔的話訝異了一下。

 

"還有我。"唐柔一臉帶笑的看向葉修,還順從地低下頭。

 

葉修無奈地輕拂上唐柔柔順的短髮。

 

儘管總是和方銳魏琛互噴垃圾話,但對於自家小輩───扣除掉拉人入夥那時的卑鄙猥瑣,葉修無疑是極其溫和的,且也有足夠的耐心。

 

"還有我呢,葉修大大。"方銳看葉修拍完唐柔後,不干寂寞立刻湊到旁邊,葉修一臉鄙視的看向方銳:"還當自己是小年輕嗎,方銳大大。"

 

"這是歧視!"方銳一臉嚴肅的說。

 

葉修不理,直接面向陳果:"大伙都去,老闆娘,最近該準備準備一下。"

 

"蛤?"陳果一臉狀況外,所幸還有蘇沐橙:"果果,因為是正式場合,所以衣服方面還是要正式一點。"

 

陳果一臉恍然大悟,於是拉著唐柔和蘇沐橙出門準備去了。

 

 

 

大廳光影交錯,形形色色的人周轉著,每個人都盛裝打扮,手裡端著酒杯與旁人愉悅交談著,悠揚的音樂穿梭其中,一旁的樂隊盡責的伴奏著,伴著音樂,中央舞池一對對佳人優雅的跳著舞。

 

這是一場晚會,由傭兵聯盟的領導舉辦的,不僅邀請了著名傭兵團,也邀請了商界政界等上流社會知名人士,基本上這種溫文儒雅的宴會對每個傭兵來說都是彆扭的,畢竟他們過得是冒險的日子,就算接到上流人士的保護任務,他們也只是在外守候,不必要是不會進入內場,而這種對他們有束縛感的宴會,更是能避則避。

 

但是這場宴會卻不同,頂頭的都寄邀請函來了你就是千百個不願意也得去,不過聯盟舉辦晚會也不是什麼稀奇事了,每隔幾年就會辦個一次,所以也就是例行糾結一下,想想除去有任務在外無法出席的傭兵團,其他的都會出席,倒也舒坦許多。

 

───這些年也就葉修不管是不是有任務,一概不出席,早些年葉修是不會出現在上流社會的公共場合,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而那個不出現在上流社會場合的人,現在正窩在窗外陽台邊,也沒幹嘛,就是端著一杯看起來像紅酒,實則是葡萄汁的酒杯懶洋洋地靠在欄杆上。

 

"你逃到這來了啊。"

 

身後一道聲音傳來,葉修也沒回頭,任由來人走到自己身邊,李軒和吳羽策倒不在意葉修的不搭理,自然的靠在葉修兩旁。

 

"虛空的陣鬼大大們不在,裡頭的千金小姐們該會有多著急啊。"葉修慵懶的調侃著,瞥過兩人盛裝打扮,嘖嘖,是不是每個傭兵團頭頭都是個潛力股啊,這年頭,帥哥都當傭兵去了。

 

"說我們之前,先看看自己穿什麼樣吧。"吳羽策倒饒有興致的看著葉修。

 

及膝的西式中長褲,配上七分黑色絲質襯衫,露出的半截手臂顯得細瘦白皙,搭上一件西式白色背心襯出腰身,領口處被結上一個可愛的領結,雖不及各個成人們的英俊帥氣,卻也顯得格外稚嫩可愛。

 

"你應該不會選這種衣服吧。"一旁李軒笑道,一隻手還把玩著葉修頸上的領結。

 

葉修無奈地說:"沐橙選的。"當初他換上這套衣服時,興欣的人全看傻了眼,魏琛還喃喃的說"臥槽面皮嫩點畫風就不對了",進到會場,圍過來的相熟傭兵團的人一看到"盛裝"的葉修,也是愣過一陣子才開始調侃。

 

───撇除掉隱隱泛紅的耳根,以及說話口吃的話,就跟平常沒兩樣了。

 

吳羽策笑笑地說:"不錯,挺可愛的。"伸手在葉修頭上揉了一把,然後又輕柔地將揉亂的頭髮一一拂回。

 

葉修也任他們對自己動手動腳,然後瞥過某個地方後,將手中葡萄汁一飲而盡,將空的酒杯塞進李軒手中,轉身準備離開。

 

"去哪?"李軒有些奇怪的看向葉修,搞不懂對方怎麼突然離開。

 

"你們家八卦通來了,不趕緊走哥還留下來等人圍觀不成。"葉修悠悠的說著,接著就腳步快速地離開。

 

葉修前腳剛走,李迅後腳就過來了,看見李軒和吳羽策就開始說道:"團長副團你們有沒有看到葉神啊,剛黃少他們再找呢,還讓我多打聽打聽。"

 

"……"

 

隨後,李軒面無表情地拍拍李迅的肩,丟下一句話後就走了:"回去之後,本部的廁所全都刷一遍。"

 

"欸???"李迅一臉驚恐,求助似的看向吳羽策。

 

吳羽策則又拍拍他的另一邊肩:"本部旁的大草皮是時候該除雜草了,回去後,刷完廁所順便除一除雜草。"接著也離開了。

 

李迅風中凌亂,不知道哪裡得罪兩人……

 

 

 

 

 

"啊,葉修前輩!"

 

葉修本打算再找個角落窩著,結果又被人撞見了,轉過頭,就看見藍雨的小劍客───好吧,對方如今也比現在的自己稍微高一點了───往自己這邊走來。

 

"小盧啊,怎麼不在裡頭。"看著眼前已經挺拔的小青年,葉修挺感慨的,自己變嫩許多,而後輩越長越挺拔了,都快分不出誰是前輩誰是後輩了,但好在這些小年輕們倒還是很尊敬自己的。

 

"剛去個洗手間,"盧瀚文說,"前輩要去哪,剛剛黃少還在找你呢,要不要我把他找來。"

 

"別!"葉修趕緊拉住盧瀚文,盧瀚文一臉不解的看著拉住自己的前輩:"不能說嗎?"

 

葉修淡定的說:"哥就是附近晃晃,我給你幾顆糖,別跟別人說哥去哪。"然後從口袋翻出方銳之前塞給自己的糖,挑了幾顆抓過盧瀚文的手就塞了過去。

 

"……前輩,我不是小孩了。"盧瀚文覺得有些無言。

 

"在哥眼裡,你們就是小孩。"外表看起來十七、八歲的葉修對著外表看起來二十幾歲的盧瀚文一臉嚴肅的說,"噓,記得,別說。"豎起食指點在唇邊朝盧瀚文眨眨眼接著轉身就走了。

 

盧瀚文只覺得拿幾顆糖賄賂自己的葉修前輩可愛的過份……

 

接著拆起糖果包裝,將糖放進嘴裡後走進會場大廳,一進場就被黃少天抓到了:"瀚文,有沒有看到葉修那傢伙,不知道躲哪去了連蘇妹子都不知道。"

 

"黃少,我沒有看到喔。"盧瀚文一臉淡定的說。

 

嘴裡的糖泛著微甜,盧瀚文覺得這糖甜進了心裡,身心泛著溫和的甜蜜。

 

 

 

 

 

接連在外場躲過幾個熟人後,葉修覺得應該轉移陣地,俗話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於是葉修再度轉進了內場,並往舞池邊靠近。

 

正當他在尋覓好地點時,肩膀就被搭住了,基於傭兵的反射動作,葉修立即轉身,伸手就要往對方脖頸扣去,對方身手也快,一掌就扣住葉修的手腕,這種程度的制伏葉修簡單就能逃脫,但他看清那人面貌後,就任由對方把自己拉進懷裡不做反抗。

 

"嘖,看清楚再攻擊行嗎。"對方抱怨的說。

 

"誰讓你搭肩啊,開口叫啊孫哲平大大。"葉修靠在孫哲平身上,懶懶地開口,"哥要再快一點,你現在還能講話啊。"

 

"看你現在細胳膊還能把我怎樣,還不是分分鐘被擒。"孫哲平嗤笑。

 

葉修懶懶地回道:"哎呦,哥要是認真分分鐘打的你跪。"

 

孫哲平早就習慣這人隨時開嘲諷,也不回嘴,隨口道:"去哪啊,剛還看你外頭亂晃,跑進來不怕張佳樂他們看到。"剛開場就看見黃少天和張佳樂等人扯著興欣小團長不放,各個還舉著錄像水晶,表面說著現在"盛裝"的葉修難得一見趕緊拍下來以後隨時可以拿出來嘲笑一番,但究竟是嘲笑用還是收藏用就不得而知了。

 

"哎,哥這不是戰術走位嗎。"葉修胡亂扯著,接著瞥到某人身影就拉著孫哲平進舞池,"老孫,會跳舞不?陪哥跳一場。"

 

"……"剛葉修扯他進舞池時,他就看見張佳樂的身影了,倒也明白葉修這一時興起的原因,"我還行,你行嗎?"他家團長本身就是那塊圈子的人,所以他也多多少少學過一點應急,儘管他也是盡可能避免這種場合,但也以防萬一。

 

"行啊,怎麼不行,"葉修倒是挺有自信的,丈量一下兩人身高差,果斷地將一隻手搭在孫哲平肩上,"哥跳女步。"

 

孫哲平也不客氣,一隻手搭上葉修的腰,對現在的姿勢頗為滿意,兩人就這樣晃入舞池,一旁許多對男女親暱地靠在一起翩翩起舞,剛好成了很好的掩護。

 

雖說跳舞,但兩人也就隨興地踩著腳步,不過倒也沒踩到對方腳過,葉修跳了一會開口:"呦,老孫,真沒想到你還真會,還以為你這爺們對這種彆扭要死的東西沒興趣。”

 

"的確沒興趣。"不過對你挺有興趣,孫哲平看著因為燈光效果而顯得臉龐柔和的葉修,放在對方腰間的手微微施力,不動聲色的把兩人距離再拉近一點。

 

"呵呵。"葉修怎麼會沒注意到這種小動作,不過反正也習慣了───自從變嫩之後,一大堆人總是對他動手動腳的,又是摸頭又是摸臉,不習慣都難。

 

接著一個轉圈,葉修順勢的離開舞池:"哥先走了,別跟人說我去哪了。"

 

孫哲平揮了下手表示知道了,剛走離舞池,就看見原本晃過去的張佳樂又晃回來了,對方看到孫哲平從舞池裡走出來,一臉驚訝:"大孫…你這是去…跳舞?"臥槽!他怎麼也沒法想像孫哲平一臉柔情的摟著不知道哪家小姐跳舞!那畫面太驚悚了!話說他比較在意到底是哪家小姐有法子讓孫哲平這大老爺們進舞池……

 

"恩。"孫哲平淡淡的回一句,看張佳樂一臉複雜,知道他在想什麼,"別多想,是男的。"

 

"蛤?"張佳樂覺得這比女得更驚悚,後來想想能讓孫哲平甘心進舞池的男的……不會是"葉修?"

 

"恩。"之後不理會對方"可惡躲著我就跟你跳真羨呸混帳"的憤恨不平,轉身走向飲食區。

 

偶爾這樣的場合也不錯……孫哲平回想剛剛環住對方腰間的觸感,喝了一口紅酒滿意的想道。

 

 

 

 

 

"又要躲去哪了。"韓文清一把捉住對方瘦弱的手臂,看著到處遛搭的葉修。

 

葉修早早就看見對方,倒也沒什麼反應:"呦,老韓,小張。"

 

"前輩好。"張新傑點點頭。

 

剛好經過的周澤楷和江波濤也看見了葉修,前者眼睛發亮後者笑容滿面地朝三人走來:"前輩,你好。"江波濤率先打了招呼,而在後的周澤楷也靦腆的說:"前輩,好。"

 

"小周,小江。"葉修無奈的看著圍著自己的四人,因為周澤楷的靠近而使得四周愛慕的眼光都聚集了,其實四個人都長得一副好皮子───撇掉老韓那張黑臉,今天又都晚禮服加身,更襯得青年英俊,於是四周目光幾乎都落在這地方了,"喂喂,別圍著哥啊,等等又把黃少煩跟張樂樂引過來怎麼辦,哥餓了,老韓你快放我覓食去。"

 

韓文清皺起眉,想起開場時的鬧劇就是以這兩人為首,環視了四周一圈,把那些視線給嚇得收了回去,接著把本來抓住對方手臂的手向下移,牽起葉修的手,把對方拉往相對安靜隱蔽一些的休息區,其他三人也跟著過來。

 

"我去拿食物。"說完,張新傑就往飲食區方向走,而江波濤說了一句"我去幫忙"也跟著離開了。

 

留下攤在沙發上的葉修以及坐在他兩側的周澤楷和韓文清三人,也真是閒來無事,葉修隨口說道:"小周今晚玩得開心嗎?"

 

周澤楷笑著回答:"恩…還好。"其實自己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找葉修,實在沒放太多心思在晚會上。

 

"小周今天挺帥的,沒姑娘找你跳個舞。"葉修抬手將周澤楷那張俊臉輕捏著,不意外的看見後輩的一張俊臉泛紅了。

 

其實葉修說的不假,今天的周澤楷身穿深色的西式禮服,配上那張聯盟第一臉,一進場收穫愛慕眼光無數,不過這後輩一顆心撲在興欣的小團長身上,倒也沒多注意其他人的目光:"…沒有。"

 

"真是奇了,你也不比老韓那張黑臉,怎麼會沒有呢。"葉修挺訝異的,剛不還看見許多泛著粉色泡泡的目光?

 

一旁只是靜靜聽著葉修調戲後輩的韓文清,一聽見葉修的調侃,瞪了他一眼:"幼稚。"

 

葉修道:"哎,哥也沒嫌棄你,老韓你今天也挺帥的。"身體像沒骨頭似的,斜靠在韓文清身上,韓文清哼了一聲也沒說什麼。

 

接著張新傑和江波濤就端著食物回來了,兩人將盤子一一放在桌上,周澤楷拿過餐具遞給葉修,葉修說了句謝謝就端過張新傑遞給他的盤子準備開始進食,結果看見盤裡的食物將不動了。

 

"前輩怎麼了?"其他三人也看見葉修不自然的動作,紛紛看向他。

 

"……為什麼生菜這麼多。"葉修一臉苦兮兮的瞪著盤裡一片翠綠。

 

噢,原來是挑食了……

 

張新傑嚴肅的說:"前輩現在還在長身體,需要注意營養均衡。"

 

葉修反駁:"哥有一顆三十歲的心。"

 

"身體十八歲,"韓文清一臉冷酷的說,"要自己吃還是我動手。"

 

"老韓你這樣就不對了,哥就是十八歲你們還不是被我打唔──"韓文清一把舀起青菜就往對方嘴裡塞,"喂哥還沒唔──"好不容易吞下去才剛要抗議又被塞了一口。

 

葉修無奈了,乖乖地讓對方餵食,看葉修安分下來,韓文清餵食的動作輕了許多,看見對方嘴角沾著沙拉,接過張新傑遞過的紙巾,幫葉修擦了下嘴角。

 

一旁的江波濤嘴角抽搐著,安分下來的葉修前輩,應該可以自己動手了吧……

 

而周澤楷則是一臉羨慕的看向兩人,他也想餵前輩……

 

酒足飯飽後,葉修滿意的又晃悠走了───趁著霸圖和輪迴兩大頭頭被一些大商賈們纏住的時候。

 

 

 

 

 

"剛少天往那走去呢。"喻文州笑笑地提醒往迴廊走去的葉修,旁邊的王杰希接著道:"張佳樂也往那走去了。"

 

葉修停下腳步,無奈地看向兩人:"你們就這麼閒著看人動向啊。"

 

"剛好而已,提醒一下你。"王杰希淡淡的說。

 

兩人慢慢的走到葉修身旁,喻文州將葉修微亂的髮絲輕柔的撥回原位,:"你躲了他們一個晚上了,等等又有的鬧了。"

 

"那你還提醒我。"葉修順手拿過王杰希拿在手上的杯子,聞了一聞是葡萄味以為跟自己剛剛那杯一樣是果汁,於是淺嘗一口,結果味道有些苦澀,他皺了皺眉又將杯子塞回王杰希手中。

 

喻文州看著對方有些孩子氣的動作笑了笑:"遲早都會遇到,這差不了多久。"

 

王杰希無奈的看著被擅自拿走,又被擅自塞回來的杯子:"你要跑不如往屋頂上溜,等等還有煙花,去那邊看得也清楚。"

 

"嘖嘖,每次都這樣搞,老馮真是沒新意。"葉修一臉嫌棄,蘇沐橙身為聯盟第一女神,理所當然的每次的晚會都會參加,每次回來都會跟葉修說說晚會的趣事,被提最多的就是煙花,從"這次的煙花多美多漂亮"到"今年又是煙花真老套",於是連不去現場的葉修也都聽得嫌棄了。

 

"呵呵,說不定是有什麼含意在。"喻文州笑笑的解釋,不過也不否認這活動的老套。

 

王杰希到是知道別的:"煙花的成分用了許多稀有藥學粉末,每次製作煙花的金錢都非常龐大,但因為效果炫麗,還頗受王公貴族喜愛。"

 

葉修面無表情:"簡言之,就是炫富和巴結。"

 

喻文州失笑的摀住葉修的嘴:"注意言詞,別讓馮主席聽見。"

 

"哥是那麼不注意的人嗎。"葉修就著對方摀住自己的手說。

 

喻文州一瞬恍神,對方開口時上下閉合的唇瓣搔刮著他的掌心,癢癢的,連帶著心微微騷動著,接著緩緩放下手。

 

王杰希咳了一聲,突然想起一事:"還記得答應過我什麼嗎*?葉修。"不意外看見對方一瞬僵硬,葉修假裝沒聽到,說了句"大眼文州,哥先走了",對兩人揮了揮手就朝往屋頂的樓梯走去,想來應該是接受了王杰希的提議。

 

王杰希倒也不是真要葉修實現約定,只要葉修還記著他就感到開心了,畢竟來日方長,這約定還可以很久很久。

 

"王團跟前輩說好了什麼事?"喻文州別有深意的看向王杰希。

 

"一個小承諾罷了。"

 

一個魔法師與小孩在天空中的,小承諾……

 

"話說,王團你手裡的是?"喻文州指了指他手裡的酒杯。

 

王杰希回道:"葡萄酒。"然後突然想起一事,於是看向喻文州,對方知道他想到什麼事,因為自己也同樣想到了,苦笑的說:"我叫少天去看看好了…"

 

 

 

 

 

葉修剛在屋頂上尋了個好位置,就覺得頭有點發暈,趕緊坐下緩一下,沒多久樓下就傳來一陣吵鬧,讓他覺得頭更暈了。

 

"葉修!!"人未到聲先到,穿著一席深藍西裝的藍雨劍聖隨後就竄出來了,身後還跟著穿著白西裝粉色襯衫的張佳樂,兩人一看到葉修立刻衝了過來。

 

"你妹的!躲了一個晚上!知不知道我找的多辛苦啊!"黃少天抱怨著,恨不得把人抓起來亂搖一頓。

 

葉修實在是頭暈的不行,胡亂扯了幾句:"哥才沒躲…"

 

張佳樂在他身旁坐下,一臉憤恨不平的說:"你哄虛空陣鬼啊,每個都看見你,就我倆沒看個影。"

 

"就是,要不是團長跟我說,我哪裡去找你。"黃少天也跟著坐在另一邊,要不是喻文州找到他,跟他說了葉修去哪裡,說不定一整晚都遇不見呢……越想越委屈,"你就這麼不想見我們啊。"

 

葉修一邊心想,要不是你家團長指明方向,我老早就碰著你倆了,一邊故作安撫的揉了揉對方的頭,不過說出口的卻是:"的確不想,你倆太煩了。"

 

""你妹!""果不其然,炸毛了。

 

"我哪裡煩!我又不是話癆!"張佳樂非常不樂意,深深覺得自己遠比不上黃少天的神煩。

 

"張佳樂!誰話癆啊誰!我只是喜歡說話而已啊!這是歧視歧視歧視!"黃少天沒想到竟然被兩人嫌棄!

 

"吵死了……"葉修腦袋還暈著,他大概猜到剛從王杰希那取來的估計是酒飲之類的,腦袋一歪,就靠在張佳樂肩膀上了。

 

"喂,葉修你怎麼了。"突然被這樣親暱靠住,張佳樂有些緊張,不過在看到葉修的臉泛著微紅,有些擔心的詢問。

 

黃少天也見著了,摸了摸他的臉頰:"你不會是喝酒了吧,不是說酒量不好嗎,怎麼還喝啊。"他想喻文州剛一臉擔心的樣子,應該就是這事吧,嘖,怎麼這麼不會照顧自己啊……

 

"恩…看大眼端著…還以為是果汁之類的…"黃少天的掌心微涼,葉修舒服的又蹭了蹭,對方僵了一下,也沒收回手。

 

"……你不會是喝他喝過的吧。"本來還因為對方喝酒而擔心,結果聽見關鍵字語氣一下變了。

 

"…應該吧…看他端著…"

 

"……"深呼吸,黃少天/張佳樂,別跟喝醉的人計較……特麼的!那大小眼心髒啊啊啊!!!!

 

"咻────碰──"

 

不等他們發洩,遠方一陣閃亮,接著一個個五顏六色的花火在空中綻放,把黑夜染成彩色,形狀也千奇百怪,但都挺有特色的。

 

"呦,開始了。"張佳樂想起了每次晚會必有的特產,其實今天找了葉修一整晚,也只是想跟對方一起看煙花,想著就悄悄的把手環到對方腰上。

 

"幸好趕得及,嘖嘖,要錯過了看你怎麼陪我啊葉修。"黃少天跟張佳樂一樣,其實從很久很久以前就想跟對方一起看了,無奈葉修一概不出席這種場合,所以這心願一直沒法實現,另一隻手搭上對方垂在一旁手。

 

這是葉修第一次見到這晚會的煙花:"…呵…也不老套嘛……挺好的……"煙花挺好的,身邊有人陪,也挺好的……

 

其實幸福就這麼簡單……

 

意識漸漸飄遠。

 

兩人感覺身旁的人沒動靜了,疑惑地轉頭,就見葉修睡著了。

 

"……真虧他就這麼睡過去。"張佳樂放輕聲音,調了一下姿勢好讓對方睡得更舒適一點。

 

"算了,反正最後還是有一起看到煙花,雖然跟我想的獨處有點落差,不過算是勉強可以接受。"黃少天回道。

 

張佳樂一臉不滿:"……這話應該是我說的吧。"

 

"…恩……"葉修微微皺起眉頭,似乎有點要醒來的徵兆,兩個還在拌嘴的男人立刻噤聲,等到對方又沉沉的睡去才鬆口氣。

 

"等等把他抱下去吧,睡在這等會感冒了,現在他的身體不比以前。"張佳樂輕聲說,黃少天點頭附議,就在兩人要行動時,葉修突然說了句夢話。

 

"…小點…讓我抱…一下…"

 

……

 

 

 

 

 

數日後───

 

"葉修葉修葉修!小點是誰!"黃少天扯著興欣小團長,一臉"快給我交代清楚"的模樣,"哪個傭兵團的!我要找他PKPKPKPK"

 

一邊的張佳樂也湊了上來:"小點到底是誰!我也沒要幹嘛,就是交個朋友。"

 

騙鬼啊……葉修一臉鄙視:"你們果然神煩……"

 

 

 

END

 

 

 

*不知道還記不記得<歸途>本文裡大眼的告白首殺wwwwwwwwww

 

 

 

 

 

 

為什麼會有雙鬼葉和盧葉呢。。。。我也不知道((滾!

只是寫到那個場景,然後就帶入那兩人了哈哈哈哈哈哈

別忘了,po主本身就是冷cp派的wwwwwwwwww

评论 ( 24 )
热度 ( 238 )

© 白駒留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