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入全職坑中
主葉受cp

【ALL葉】如果葉領隊邀請練習賽

【ALL葉】如果葉領隊精通語言相關

我覺得這已經可以取名叫<如果葉領隊>系列了。。。。

總之就是個蘇葉修大大的系列~~

 

閱讀小小通知:

  • ALL葉有

  • 劇情腦補有、私設有、bug有

  • 人物ooc有

  • 打鬥無能有(不會描寫打鬥場面,所以簡單幾句帶過)

  • 如果以上沒問題,就往下閱讀吧~~

 

 

 

 

 

 

 

 

繼上次葉領隊秀了一手好翻譯後,眾人就開始對葉家有著深深的好奇,但無奈只能從當事人口中問出除了法語自己也"稍稍"會一點英語外,其他的就一無所知了。

 

"所以我們的隨隊翻譯就是你了?"張佳樂突然想起還有隨隊翻譯這東西,於是就往這方面想。

 

"哪能啊,這只是暫時的,又是做翻譯又是作領隊。"葉修不以為意,"哥再厲害也沒法一邊帶你們拿冠軍,一邊當你們的"褓姆",再說,老馮可沒給哥兩倍薪水。"

 

最後一句才是重點吧……

 

"行了行了都別八卦了,看完錄像沒問題就散了吧。"葉修整理起手上的資料,順便趕著一群好奇心濃厚的眾人。

 

世界聯賽是在半月後開始,因為需要適應當地氣候語言等不同,於是各國代表隊都提前來到蘇黎世,葉修他們也是一樣,儘管提前過來,但仍舊要做好準備,幸而聯盟給他們訂的酒店除了有電腦間,還有一間可看錄像的小型會議廳,於是在這幾日眾人仍舊做好備戰準備。

 

"啊,對了,後天我找了法國代表隊來打場練習賽,可別丟哥的臉啊。"等眾人確定挖不出什麼八卦後,眾人悻悻然地準備離開,卻在紛紛站起時,葉修又丟下一句話,轟得眾人措手不及。

 

"…是上次在機場遇到的那一隊?"張新傑微微皺眉,對於不在預定中的事他一項是盡量避免,可是攤上葉修這種隨性的領隊就變得很不管用了。

 

"除了那一隊還能是哪一隊,每個國家不都只有一支代表隊嗎。"葉修有些疑惑的看向平時挺精明的張新傑,搞不懂對方為何會問這個問題。

 

王杰希倒不在意友誼賽,他在意的是……

 

"為什麼葉修你可以聯繫上他們隊,你們很熟了嗎不是說好要做最堅強的戰友一致對外嗎,話說為什麼你跟他們有聯絡,到底是從哪時候開始的快說快說快說!"黃少天一股勁地把不滿表達出來,一想到葉修竟然被著自己跟其他人暗暗聯絡,心情就差了起來!

 

"上次臨走前我們有交換聯絡方式。"葉修倒是奇怪的看了黃少天一眼,"我沒說過嗎?"

 

疑惑的看像其他人,結果每個臉上都寫著"不知情"三字,他才感到訝異:"哥真沒說?"

 

"沒有。"周澤楷悶悶地開口,頭上的呆毛萎靡了。

 

楚雲秀開口,不過笑得一臉詭異:"所以你們一直有聯絡?"

 

一聽這個問題,全部的人將目光全放到葉修身上,一個個眼裡寫著"解釋"兩字。

 

"前幾天才約的練習賽。"葉修一臉淡定的說,他沒說的是,他早已跟對方隊長通過好幾次訊,兩人話還蠻投機的,都對對方國家的榮耀打法有興趣,甚至還私下見過一兩次面。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眾人那麼在意自己跟對方有聯絡這件事,但他真心覺得把"不僅有聯絡還見過一兩次面"這件事也說出口,勢必又會引起一次"逼供",所以他聰明的避開重點。

 

"總之,好好準備,沒事哥就先走了。"沒等眾人詢問,葉修拿起資料就快步離開會議室。

 

"你怎麼看?"王杰希偏頭問向喻文州。

 

"我們是一個禮拜前到的,如果是在機場交換聯絡方式的話,那麼至少保持聯絡有好幾天了。"喻文州笑著回答,不過笑意沒傳到眼裡。

 

張新傑也說了句:"或許還有見過面的可能性。"

 

"什麼!他們還約出去見面!為什麼葉修都沒說過!"黃少天一臉不可置信,他沒想過在他們都不知情的時候,葉修竟然還跟敵對隊長見過面!

 

肖時欽連忙補充:"目前也只是猜測,也有可能兩人只是偶爾通通話而已吧。"

 

"煩死了!"孫翔不耐煩的踢了一下椅子,"反正把那群人打得落花流水就好了!"

 

"嘖,這還用你說。"唐昊的想法完全跟孫翔一樣,不過有點不爽孫翔搶了他的台詞。

 

李軒:"也是,不管怎樣還是要好好打一場。"

 

眾人紛紛附和,不過究竟是"好好打一場"還是"好好打爆他們一場",這就因人而異了……

 

 

 

 

 

"我說,其實你們可以不用跟來。"葉修懶洋洋的攤在酒店大廳休息區的沙發上,斜眼掃過坐在他身旁的喻文州等人,實在不明白只是來迎接一下對方,為什麼要搞這麼大陣仗。

 

"身為隊長,我有這個義務。"喻文州一臉溫和地說,葉修倒不太在意,畢竟對方的理由合情合理。

 

"那你呢?少天。"他的重點本來就不是喻文州,所以直接看向身旁的黃少天。

 

"為什麼我不能來,我也是來迎接一下,這樣才不會顯得我們中國隊沒素質沒水準,要讓人知道我們是很有禮節的一支隊伍。"黃少天倒是說的頭頭是道,儼然是一個為祖國門面把關的好青年。

 

對此,葉修只回了:呵呵,接著撇向其他人。

 

"前輩,想一起。"周澤楷輕拉著葉修的衣角,用一種無辜的眼神看向葉修,葉修忍不住摸了摸對方的頭,這要放出門,殺傷力有多大啊……

 

接著張佳樂在一旁很有自覺的開口:"這不怕你怠慢人家,所以才過來看看。"說罷,還一臉真是這樣的點了點頭。

 

"首先,樂樂,你,必須,聽得懂,再說。"葉修一字一字地慢慢說,就像怕對方聽不懂似的。

 

"你妹!!!"張佳樂一個瞪眼就要往葉修身上撲,結果被張新傑給攔下,而周澤楷也在旁防範著。

 

"上次見面有點不愉快的收場,這次大家一起迎接也感覺友好一點。"王杰希倒是就事論事,不過其中真假幾分就不知了。

 

葉修剛想說個幾句,結果餘光看到酒店門口就閉口了,幾人剛在疑惑就聽見有人用中文往這邊喊。

 

幾個金髮藍眼的外國人從大門走進,一個個身穿統一的隊服,格外惹人注意,一進門就引起許多人的目光。

 

『葉!』法國隊隊長遠遠就看見等在酒店大廳休息區的葉修,高興的迎上前。

 

也看見對方的葉修也站起身迎接對方,隨著葉修起身,在身旁的喻文州等人也紛紛站起,幾人暗中使使眼色,這個小動作葉修並沒注意到。

 

『歡迎。』葉修握住對方伸出的手,一句法語的招呼脫口而出。

 

『真高興能跟你們打一場練習賽。』握住葉修的手,似乎真的很高興似的,接著又一個擁抱直接抱住葉修。

 

""臥槽!""張佳樂等人儘管被對方這種熱情的態度給嚇到了,但潛意識裡還是迅速地採取行動,黃少天直接將葉修扯出對方懷抱,然後喻文州王杰希紛紛上前擋住,預防對方又來一次動手動腳。

 

"你們幹啥啊?"葉修突然有些看不懂這群人在做什麼,怎麼還沒開打,一個個就這麼殺氣騰騰。

 

"你還說!你怎麼就乖乖給人抱啊!"張佳樂炸毛了,明明看這傢伙平常對他們老開嘲諷,結果遇到外國來的就一副風度翩翩一切照外國禮節來的樣子,反差要不要這麼大啊?!

 

"這不就是有好的交流嗎?"葉修搞不懂他們反應怎麼一咋一呼的,"外國人打招呼不就親親抱抱的。"語畢,還一臉"你們怎麼這麼沒文化"的表情。

 

『怎麼了?葉?』對方隊長一臉疑惑,似乎不明白為何中國隊的隊員把自己與葉修隔開,而他身後的隊員把對方的動作當作是示威,於是紛紛露出不悅的神情,似乎想上前挑釁───自從在機場被葉修嘲諷後,法國隊隊員就對中國隊抱有一絲敵意。

 

『沒事。』葉修推了推王杰希和喻文州兩人,然後就看見喻文州朝對方伸出手,葉修明白他的意思,『這位是我們中國隊的隊長,文州•喻。』

 

知道葉修在幫他做介紹,喻文州笑了笑開口:"你好,希望今天能有一場好的比賽。"

 

『他向你問好,還有他很期待今天的比賽。』葉修也盡責的翻譯。

 

對方也高興地回握:『很高興認識你,喻,我也期待今天的比賽。』

 

喻文州將疑惑的眼光投向葉修,葉修說:"他說他也一樣。"

 

"真假?他明明說了很長的句子……"張佳樂在旁跟張新傑低聲說著,"老葉該不會是在敷衍吧。"

 

葉修一臉淡定的說:"張佳樂同志,你行你上,組織看好你。"嘖嘖,居然質疑他的能力。

 

"……"張佳樂以沉默表示自己就連英文程度只處在基本的How are you和I’m fine thank you等級,更別說那高深的法語了。

 

而就在眾人要再進行更進一步的交流時,本來待在電腦間的李軒走了出來。

 

"對方來了沒啊,裡面孫翔跟唐昊都快真人PK了,肖時欽快攔不住了。"原本幾人只是在做一些基本練習,結果唐昊跟孫翔忍不住就開始PK起來,兩人都非常好勝,互不相讓,怕他們太過賣力PK導致練習賽失常,於是肖時欽介入快要真人PK的兩人然後讓李軒趕緊出來找人。

 

"來了,正準備進去。"張新傑回答,他大概猜想到裡面狀況了。

 

"進去吧。"葉修先對自己人說,接著面向法國代表隊,『如果沒什麼問題,我們就開始練習賽吧。』

 

對方欣然同意,尤其是他身後的隊員一個個迫不及待,葉修笑了笑:『別急,可有你們打的。』

 

無視身後針刺的目光,葉修淡定的帶路,途中黃少天靠了過來:"葉修,你對他們說什麼啊,他們一副想把你拆了的樣子。"黃少天一提問,周遭的小伙伴也將注意力放過來。

 

"開戰前總是要壯壯聲勢。"葉修如是說。

 

一群人的心情莫名好了起來。

 

 

 

 

 

一行人到達電腦間,也不多說,法國隊開始適應一下電腦,而葉修和對方隊長商討練習賽的賽制,不過之前已經決定好比賽模式了,所以也只是說說細節罷了,商討期間,黃少天等人的視線不住地往兩人身上撇。

 

──"靠那麼近幹嘛!"

 

──"臥槽!手!你手放哪啊!"

 

──"笑那麼高興幹嘛!到底是商討還調情啊!"

 

一群各懷心思的人,一面把鍵盤鼠標操作的彷彿要砸了它們似的,一面以為另一面在挑釁於是不甘示弱的回擊──操作得更大聲。

 

『呵呵,都挺有幹勁的。』葉修悠悠的說了一句。

 

『是啊。』對方笑著附和,『葉,我們這邊準備好了。』葉修點一下頭,示意對方交代一下事情就可以直接比賽了。

 

葉修往自家隊員那走去,喊了一聲,等確定全部的人的視線都在自己身上後才開始開口:"哥就不多說什麼了,練習賽嘛,好好表現啊,雖然表現不好我也不會笑話你們,但對方可就沒像哥這麼有素質了。"

 

"滾滾滾!"

 

"你妹!"

 

"這算什麼提升士氣啊!"

 

"你確定你不是來拆自家台的……"

 

"好了,我們這邊也準備好了,可以開始比賽了。"喻文州在事情越演越烈時插了句話,否則他怕比賽還沒開始自家就要搞起內鬨了。

 

比賽過程雖然看似激烈,不過各自也沒全力應戰,畢竟這只是練習賽,還不至於把自己的壓箱打法現在就向敵人展示,好讓人有研究的機會,所以打得中規中矩,當初葉修和對方隊長就有討論過這問題,不過兩人的目相同,都是想讓自家隊友可以稍微熟悉一下外國的打法,而且就算再怎麼相談甚歡,兩人也不可能真的把隊伍機密給透露出,於是說好了適應第一輸贏第二。

 

不過,當然有些東西是藏不住的,比如

 

練習賽不禁語音……

 

"哈哈哈哈哈哈讓你們看看本劍聖的厲害!看見劍劍劍劍劍劍唉呦還閃過了不錯嘛,看我的blablabla……"

 

『好吵!』

 

『那個劍客太多話了……』

 

『他到底在說什麼!亞洲地區的人都這麼多話嗎?!』

 

『呵呵,他是特例,別概括我們國家,唉呦,你還有餘力說話嗎?快不行了呢。』

 

……

 

再比如

 

『攻下術士!那傢伙手速慢到爆!』

 

『是陷阱!往後退!』

 

『他什麼時候放下法術的?』

 

"呵呵。"

 

……

 

以及

 

『他們氣功師怎麼回事?』

 

『確定不是盜賊嗎?!』

 

『卑鄙啊!!!』

 

……

 

一場比賽下來最後以中國隊小贏三分作結束,兩隊實力相當,雖然對方在途中被一些"情況"所驚嚇到,但總體也很快調整回來,中國隊也沒得到太多有利的機會。

 

雖然只小贏三分,但總歸是贏了,黃少天等人心情忒舒爽,連帶看向法國隊的眼神都溫和一點,絲毫不受對方憤憤不平的眼神的影響。

 

"沒事,輸了總會心情不好,我們會體諒你們的哈哈哈哈哈。"方銳故作安慰朝對方說,就算對方聽不懂,也不影響他的好心情。

 

雖然聽不懂方銳的話,但法國隊隊員看到方銳的神情覺得自己被挑釁了,其中,上次在機場出口挑釁的那位青年立刻憤恨不平的喊道:『你這卑鄙的氣功師!跟我再打一場啊!不敢正面迎戰的膽小鬼!你們中國隊都是卑鄙的膽小鬼!』

 

這句話說得重了,若在賽場上,這已經可以視為侮辱他國隊員來記上一支警告,當下法國隊隊長和領隊已經皺起眉頭,打算出言喝斥這位青年,然而有人比他們早開口。

 

『原來法國隊的教養都如此糟糕,本隊算是清楚了,如果連練習賽也會出言不遜,那到了真正的賽場可就危險了,』葉修點起一根菸,仍舊是笑笑地說,語調卻冷淡不已,『出國比賽不外乎為國爭光,你現在的行為都代表你們國家,你們隊長就是個好榜樣,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應該不需要我這個敵對領隊教吧。』

 

電腦間一下全靜默下來,方銳他們不太不明白為什麼自家領隊說個幾句話對方就全安靜下來,而葉修,點起的菸瀰漫在他臉四周,讓人看不太清楚他現在的表情,但從他的語氣可以聽出平時少有嚴肅正經。

 

"怎麼了啊?"黃少天在喻文州耳邊小聲地問,看到葉修嚴肅的樣子,讓他也不敢多說什麼。

 

"不知道。"喻文州微微皺起眉,他想或許與剛剛那名青年說出的話有關,但無奈他實在聽聽不懂,於是只能注意葉修的神情。

 

"不會要來場真人PK吧?"方銳湊過來。

 

在旁的李軒:"可是看他們目前的樣子好像也不像。"

 

這廂在討論,那邊的氣氛仍舊緊繃,那個青年也知道自己出言不遜,但心裡仍舊有些不甘:『再比一場!我、我想再比一場。』

 

其他隊員已經開始拉拉他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說了,有些向自家隊長投去詢問目光,然而卻發現自家隊長只是沉默地看著。

 

『我不會同意,我們隊員需要休息,』葉修慢慢的說,看見對方緊抿著嘴角,笑了笑,『不過如果你只是想找人比一場的話,我或許可以陪你打一場。』

 

『你可以?』那青年有些輕挑的看向葉修,不僅青年,其他法國隊隊員也暗暗竊笑著,像是在嘲笑葉修的不自量力,而他們隊長只是單純意外的看向葉修。

 

『呵呵,行不行,我說得算,』葉修倒不以為意的聳聳肩,『你想打哪個職業?』

 

『什麼?』

 

『給你選職業,這樣輸了就沒話說了吧。』

 

『贏了你,根本就沒什麼意義,我想跟你的隊員打。』青年嗤之以鼻,認為葉修根本不夠格當他對手,就算贏了對方也是應該的。

 

葉修悠悠的滅掉手上的菸:『等你贏了我再說吧,或許我會考慮讓我的隊員替我報仇。』

 

『好,記住你說的,就拿你最擅長的職業。』

 

達成共識,青年回到剛剛的座位重新插入帳號卡,準備登入,而葉修則走向孫翔:"孫翔,帳號卡借我吧。"

 

"你要拿孫翔的帳號卡比賽?"孫翔還沒開口,張新傑就先說了,雖然不知道他們對話內容,但從剛才幾人的神色裡大概能推敲什麼出來,青年的憤恨不平,再來葉修開口,接著對方輕笑著看向葉修,最後葉修向孫翔借帳號卡。

 

"呵呵,打一場,小孩就能聽話了,也不錯。"葉修倒是無所謂,接過孫翔被周澤楷無聲的凝望而不甘不願遞出的帳號卡。

 

"你到底在跟對方說什麼?為什麼突然又要比?還有要比也是我們比吧,怎麼會是你下場?"黃少天一連串的提問,其實從剛剛對方不屑地朝葉修看的時候他就想衝上前了,要不是喻文州拉住他早就壓著對方再比一場!

 

"就像方銳大大說的,人家輸了不開心,所以鬧了一下,這不,我這領隊要上去安慰人家了。"葉修隨便挑了台電腦插入帳號卡。

 

一旁李軒跟方銳咬耳朵:"確定這是安慰嗎?"

 

"那肯定的,不是。"

 

"這不太好吧,人家剛輸就要這樣打擊人家。"

 

"說啥啊,這是我們領隊給別隊的震撼教育,可遇不可求啊,他們真有福。"

 

"……"

 

比賽開始,兩人選擇了簡單粗暴的擂台當場地,很快就戰在一起了,而本來得意地對方,漸漸神色凝重起來,然後是不可置信。

 

『他、他不是領隊嗎?』

 

『這種操作已經可以是選手了吧?!』

 

『天啊!剛剛的招式是什麼!』

 

『從未見過這種打法!』

 

『他、他真的不是選手嗎?』

 

……

 

葉修抽出帳號卡,站起身就看見青年臉色鐵青的抬起頭,眼裡有些茫然:『你、你……』

 

『到此為止,』從一開始就沒出聲的對方隊長終於開口,只見他面朝青年面無表情地說,『現在你已經明白了嗎?對方是有實力可以贏過我們,收起你的驕傲,在這賽場上,有實力的人才有資格驕傲,經過這次練習賽,好好想想,在賽場上你應該做到的是什麼,當然你們也是。』後一句是朝自家全部隊員所說,每個人默默地垂下頭,臉上絲毫不見剛才的倨傲。

 

『收拾東西,我們準備離開了。』接著又一句話讓眾人紛紛收拾起自己東西,連剛才那個青年也被自家人拖走了。

 

看到自家人開始動作,他轉頭看向朝自己走過來的葉修,笑了笑:『你很厲害,葉,以你的程度應該可以說是頂尖的選手,為什麼不參賽而是以領隊的身分加入隊伍?』

 

『中國隊太過厲害可是會讓比賽沒有懸念,為了世界聯賽著想,我還是當個領隊就好。』葉修謙虛的回一句,接著想了想,『這樣沒關係嗎?』

 

『嗯?』

 

『打擊了你們的士氣。』葉修指了指情緒低落的法國隊隊員。

 

『沒關係,這是個很好的教訓,他們太過年輕和輕率,所以這樣挺好的,至少在賽前把問題糾正過來,』對方聳聳肩,『我應該感謝你,給了他們這個難得的"教學"。』

 

『我可不會道歉。』

 

『要道歉的是我們,我的隊員對你們說了非常失禮的話。』對方認真地看向葉修,『我是認真的。』接著伸出自己的手。

 

葉修看了會,伸出自己的手與他交握:『我們接受你們的道歉。』

 

 

 

 

 

接著,葉修等人將法國隊隊員送到酒店大廳,幾人的氣氛已有和緩的跡象,雖然黃少天等人仍舊不明白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我們先離開了,下次就是真正的賽場上見了。』對方向葉修說。

 

葉修笑了笑:『我們可不會放水,輸了可別哭啊。』

 

『哈哈哈你真有趣,葉,』對方說到一半突然向前將葉修攬過,接著朝他臉頰上印下一吻,『或許有空的時候,我們可以約出來見面,恩,無關比賽的見面。』

 

""NO!!!""

 

葉修剛要回應,就被人扯過,順便連著幾人的大喊,葉修訝異地看向扯過他張佳樂:"你們聽得懂?"

 

"誰聽得懂!不過看他那副樣子肯定是想做什麼猥瑣的事!臥槽還親、親!"張佳樂氣急敗壞的說。

 

葉修愣愣地任由周澤楷扯來濕紙巾幫他擦臉,一張俊臉委屈得要命:"前輩…被親了…"

 

把對方送(趕)走後,一群人來到葉修房間,葉修坐在床上懶懶地掃過眾人一眼:"不複盤把哥拉到房間想幹什麼。"

 

"臥槽你還問!剛那人抱你親你你怎麼不閃啊!就這麼呆呆的、的!"黃少天此刻氣到想把那人壓在床上好好教育一下!

 

"就這個?"葉修疑惑,"不就友好的禮儀嗎,何必呢。"

 

"你、你!"張佳樂從來沒有一次與黃少天想法如此相近,這人真是!平常機靈的很偏偏對某些事遲鈍的要死!

 

"這事可以以後慢慢說,"喻文州笑著說,葉修深深覺得他的慢慢說三字講得格外重,"我比較想知道剛才事情的經過。"

 

"別敷衍。"在葉修開口前王杰希不輕不重的補了句。

 

葉修無奈,慢慢把經過簡單說給自家隊員聽,不過隱隱除去那個青年罵隊伍的詞彙,"…大致就是這樣。"

 

"你有省略掉一部分。"張新傑篤定的說。

 

"喔?"葉修坦然的直視他,"那裡讓你推敲出這種結論?"

 

"…生氣…前輩…"周澤楷在一旁說,一只手輕握住葉修的手。

 

"……"葉修沒想到他們竟然有察覺到自己的情緒,不過他也只是訝異一下,"呵呵,那不是重點,重點是哥該說的都說了,別偷懶了,趕緊複盤吧。"說罷,就直接離開房間往會議室方向走去。

 

房內一片沉默。

 

"…我真覺得我們需要一個隨隊翻譯。"張佳樂悠悠的說道。

 

肖時欽附和:"贊同,這樣至少"我們"可以知道對方說什麼了。"每次有事時,葉修總是三言兩語帶過,也不知是真是假。

 

其他人也點頭,張新傑則看向喻文州:"聯盟那邊有指派?"

 

喻文州無奈的說:"有,只是因為簽證出了點問題所以比預定晚了幾天,他們似乎知道葉修會一點外語,所以讓前輩暫代翻譯職務。"

 

"……"

 

房門再一次被打開。

 

"你們還在幹嘛啊,葉修說要複盤了,趕快過去。"唐昊一臉不耐煩的說道,接著也不關門就走了。

 

眾人對看一眼,接著就紛紛起身了。

 

算了,暫時先這樣吧,把人看緊點就是了……

 

 

 

 

 

 

END

 

 

 

 

 

世界聯賽真心打不出來啊。。。

只能打點簡單的練習賽過過癮。。。((真的太過簡單了!

 

评论 ( 61 )
热度 ( 570 )
  1. nhynyy白駒留步 转载了此文字

© 白駒留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