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入全職坑中
主葉受cp

【雙葉/點&葉】歸途番外-狼與主子們的一天

 @千草淺淺  姑娘的點文~

 

 

 

 

 閱讀小小通知:

  •  雙葉有

  • 小點私設有!小點私設有!小點私設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 人物ooc有

 

 

 

 

 

今日的方銳依舊帶著雀躍的心往自家小團長的房間走去。

 

啊啊,每天早上都能看見小團長那睡眼惺忪的小臉,以及剛睡醒迷迷糊糊地撲到自己身上,接著用軟呼呼的聲音對自己說早,這是何等的幸福啊。

 

沒錯,這是一個要叫醒小團子的猥瑣(誤)大人。

 

在這時候,叫醒自家團長的工作一直都是非常熱門搶手的,但大多由方銳仗著輩分而取得工作權──魏琛表示叫醒小鬼的工作老夫不屑做。

 

而當方銳滿心雀躍地打開房門時,臉上笑容突然凝滯。

 

房裡自家小團長仍睡得香甜,床上床邊擺滿布偶,深陷其中的小團子在方銳眼裡儼然是個小天使,但美好的一切卻被站在床邊的男人給打破了,那人有著一頭銀色長髮,長髮被不知名的民族髮飾給綁起,一身不知是哪個族群的古式長袍,襯的身型修長,那人生的一張好面孔但表情冷峻,撇向方銳的眼瞳是一片赤紅,明明是給人炙熱感覺的赤紅,但方銳卻覺得那雙眼冰冷的可怕。

 

那人只掃過方銳一眼,接著又把視線放回到床上的小孩身上,修長手指往小孩伸去,方銳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清醒過來,立刻上前硬是隔開那人與床的距離,接著充滿戒備的說:"你是誰!"

 

那人不悅的皺起眉,似乎是不滿方銳將他與床上的人隔開,一只手微微舉起,而方銳也嚴正以待。

 

"住手!"突然一個人影在房口處出現,對方立刻上前拉下那人的手,那人也極為乖順的放下,甚至帶點委屈的表情瞅瞅床上的小孩。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陳果也跟著出現了,身後還跟著興欣的全部隊員,"葉秋先生?"

 

方銳這時才發現剛衝進來的那人是葉秋,然而不等方銳細問,一邊的魏琛指著那不名人士問:"你誰啊?"

 

一群人全然搞不懂目前狀況,只知道剛剛葉秋突然拜訪,接著什麼也沒說就直直衝往葉修房間,一群人以為發生了什麼事,立刻跟在身後,在之後就是眼前這副光景了。

 

"我也不懂,一進來他就在了,還不知道要對葉修做什麼。"方銳指了指那個可疑的人。

 

那人似乎是覺得方銳的態度很無禮,於是不悅的皺起眉頭,那雙眼睛越發冰冷,饒是像方銳這種見過大場面的人,也不由得的緊繃身子。

 

就在場面一觸即發時,房間的主人、床上的小團子晃悠悠地坐起身,小手揉著眼,一臉迷茫的望向聚集在他房間的大人,似乎不明白為什麼今天叫自己起床的人這麼多,疑惑的歪了歪頭,發現葉修醒來的眾人看著他的一舉一動,真覺得自家小團長/哥哥果然是最可愛的孩子了。

 

"咳、咳。"陳果覺得既然葉修也醒了,那就到大廳吃個早餐,順便釐清一下事情經過,才剛要開口就看見葉修眼睛突然發亮,接著就要爬起身,奈何床上被子凌亂,一沒踩穩就要往床下掉,驚的眾人一身冷汗。

 

"團長/哥哥!"一群人就要往床邊奔。

 

結果眾人感覺一道白影閃過,小團子就被那白髮人給撈進懷裡,眾人一致鬆了口氣,接著又被葉修的一句話嚇傻了。

 

"小點!"

 

……

 

"我記得這是團長家寵物的名字吧……"安文逸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喬一帆羅輯愣愣的點頭,那的確是前輩家白狼的名字,因為一隻狼王被取一個這麼…恩…沒魄力的名字,所以他們印象很深刻。

 

眾人只能愣愣地看著那廂兩人親暱地抱成一團,還驚悚發現那人原本冰冷的雙眸,在看向葉修時一片溫柔,與面對其他人截然不同。

 

"所以,這到底是……"陳果已經混亂了。

 

葉秋揉了揉額邊,對眾人說:"各位,我們去樓下談吧,哥哥也還沒吃早餐……小點,你幫哥哥打理一下,再帶他下來。"後一句對白髮男人說。

 

白髮男人點了點頭,接著葉秋就帶著幾人下樓了,途中幾人還在擔心,後來葉秋非常肯定的說不會有問題,眾人想想葉秋絕不會將葉修置於危險中,於是也安心下來。

 

 

一到大廳,陳果率先忍不住地問:"所以痾……小點,是怎麼回事?"

 

"剛那人就是小點。"葉秋說。

 

"可、可是…"羅輯覺得自從加入傭兵團後,自己一直在刷新價值觀。

 

葉秋知道他們想問什麼,到也沒隱瞞,直接說:"小點化形了。"

 

"化形?"魏琛微微皺眉,"恩,你們家那隻我記得是狼王,臥槽竟然還可以化人形。"

 

安文逸顯然對化形有一些了解,只聽他道:"書上說過高統治階級的物種都可以化形,不過目前還未真正發現能化形的物種。"

 

"沒什麼好奇怪的,就像你說的階級高的物種,基本上都可以化形,除了小點外我也見過幾次了。"葉秋倒不覺得哪裡稀奇。

 

……敢請是我們孤陋寡聞

 

"今天本來是要來看哥哥的,不過中途小點有些迫不急待,結果就先我一步到興欣了。"葉秋顯然沒興趣繼續探討自家寵物的稀奇性,自顧自地解釋剛才的鬧劇,"他能只是想幫哥哥蓋個被子,結果就被你給撞見。"

 

方銳想想,的確那人手是往被子上伸,自己因為太衝動反而沒細想,想想有點丟臉,不過身為猥瑣流的大師,他倒也不是太在意。

 

"剛可真是好險,要不是你阻止,差點就打起來了,要是不小心傷了你家寵物,說不定會被小團長討厭。"不過方銳還是心有餘悸。

 

葉秋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真打起來傷的也是你,小點是狼王,就是龍也能戰上一場,更何況是人類。"

 

"……"所以敢請你是因為不想自家寵物被哥哥討厭所以才來阻止的嗎?

 

不等方銳還在哀怨,樓梯處傳來腳步聲,眾人只看見白髮男人抱著葉修走了下來,葉修還湊在男人耳邊一臉高興的不知道在講什麼,男人時而點頭,時而也低聲說幾句,一副和樂融融的畫面,直到男人將葉修遞給葉秋才結束。

 

把葉修遞給葉秋後,白髮男人退開一步,周身開始泛起白色光暈,接著光芒一炸開,一眨眼的時間,男人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隻雪白的大狼,踏著優雅的腳步重新來到葉秋旁邊窩了下來。

 

……還真是那隻小點

 

一場鬧劇總算結束,儘管對那隻大狼有無限的好奇心,但人家明擺著除主子們外誰也不理的態度,於是只能帶著惋惜的開始用餐。

 

"今天我是來帶哥哥出門的。"葉秋邊餵著葉修,邊對興欣眾人說。

 

眾人一致停下正在用餐的動作,蘇沐橙沒太大反應,只是笑笑地問:"要帶葉修哥去哪?"

 

"外出踏青。"葉秋淡淡地說。

 

"……"

 

可能覺得自己說得太簡短,想到他們現在也算是葉修的照顧人,於是又補了一句,"晚上會帶他回來。"

 

"好的,路上小心。"蘇沐橙也不多問,她知道葉秋跟小點一定會好好照顧葉修的,於是直接答應,而其他人看蘇沐橙答應了,也就不多說什麼了。

 

吃完早餐後,葉秋就帶著一團子一狼離開了。

 

 

 

 

 

葉秋看著騎在大狼身上的小孩,一下子高興地撲在大狼濃厚的毛上,一下子又扯著自己的衣袖要自己聽他說話,只覺得心裡暖烘烘的,自家哥哥哪裡有這麼可愛的時候。

 

兩人年紀一樣,葉修這年紀的時候,葉秋也差不多,根本沒什麼記憶,而到有記憶開始葉修早已經是那種一出口氣死人不償命的混帳樣子了,他很認真的想過,究竟是哪個階段出了錯,才會讓一個小天使長歪成一個嘲諷臉T。

 

"小秋,去哪?"葉修扯了扯葉秋的衣袖。

 

"哥哥想看狼的孩子嗎?"葉秋輕握住葉修的手,語氣溫柔地問。

 

葉修歪了歪頭,似乎是在想,葉秋笑了笑:"小點的朋友生了寶寶,哥哥想看嗎?"

 

一聽見寶寶兩字,葉修的眼睛整個亮了起來:"跟我一樣!"

 

葉秋忍不住笑了出來,抱起自家哥哥:"不太一樣,哥哥現在已經有長大了,寶寶是才剛生出來的。"

 

"恩恩,我長大了,所以是哥哥。"葉修笑得好不開心,摟住葉秋就是一陣亂蹭。

 

這一蹭讓葉秋心都化了,小孩軟綿的臉頰讓他不自覺得也回蹭一下,果然哥哥就是要拿來寵的。

 

今天的葉秋弟弟仍舊忘記自家哥哥長大後是多麼的令人咬牙切齒。

 

 

 

 

 

兩人一狼在中途通過移動法陣來到一座山谷上,除卻山谷外四周草木繁盛,不遠處還有道瀑布傾瀉而下,匯集成一座大湖,而兩人一狼一來到山谷,立刻受到許多灰狼們的注目禮,狼群一見到葉秋身邊的白狼立刻低下頭表示敬意,接著白狼一陣長嚎,灰狼們便倆倆散開不再注意進入領地的人類。

 

其實狼群們也都認識葉家兩兄弟,畢竟兩人有時會來逛逛,不過介於本能上的警戒,每次兩人到來狼群就會像在確認一般緊盯著,直到確定或是白狼解除警戒的長嚎出現,狼群們才會放下警戒。

 

葉修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狼,興奮地湊到葉秋耳邊:"好多好多毛絨絨。"

 

大概是和小點相處一段時間,所以葉修在看到這麼多狼也不見害怕,葉秋拍拍葉修的頭:"他們是小點的族人,恩…就是家人。"

 

"像葉修跟小秋一樣?"葉修一副我懂了的樣子。

 

葉秋聽見葉修的比喻愣了一下,笑容越發溫柔起來:"恩,就像我跟哥哥一樣。"是血濃於水的家人。

 

小點蹭了一下葉秋的手,示意對方跟著自己走,接著帶著兩人到草地上,兩人遠遠就看見草地上四散著狼,然後葉修就看見遠處有一群小狼們在奔跑,說是奔跑也不太準確,就是一團一團小毛團湊在一起,互相撲過來又撲過去。

 

葉修看到就拍著葉秋示意自己要下來,葉秋也順著他,將葉修放下來,葉修一下地立刻朝小毛團們撲過去,小毛團們看到葉修警戒的嗤牙咧嘴,但對個頭小的小狼崽來說,這動作實在是沒什麼嚇阻效果。

 

葉秋放下葉修後就坐在一旁的大石上,愜意地看著自家哥哥與小狼崽們建立友誼,而一旁的小點也靜靜地窩在旁邊,一雙眼不離正歡脫跑跳的小團子。

 

幸許是小狼崽跟葉修年紀都還小,對什麼都新鮮好奇,果不其然,過了一會幾隻小東西全玩在一起了,葉修跟幾隻毛絨絨的小狼崽滾作一團,一下子葉修追著狼崽跑,一下又反過來,結果其中一隻狼崽撞到自家小伙伴,兩隻滾作一團又撞到前方的狼崽,一群小狼就像是骨牌一樣一隻撞過一隻,跑在前頭的葉修沒注意到後方的事故,於是沒有閃避也就滾了進去。

 

一下子幾隻小東西全撲成一團,葉修被壓在一隻隻小狼下面,掙扎的爬起身,還掛在他身上的小狼隨著他起身的動作而滾下地,葉修樂呵呵抱起一隻狼崽亂蹭,似乎很喜歡這種毛絨絨的感覺。

 

葉秋在剛剛葉修被壓在身下時微微站起身,之後看見葉修晃悠悠地爬起來才又坐回去,不過還是有些擔心:"應該沒受傷吧…"

 

聽見葉秋的呢喃聲,白狼優雅地站起身,朝一群小東西走去,狼崽似乎是感受到狼王的接近,小小身子一個接一個僵住,葉修有些疑惑為什麼小伙伴突然都不敢動了,求助似的朝往這邊走來的白狼看,而白狼自顧自地走到葉修身邊用鼻子輕蹭著,葉修被弄的癢於是笑呵呵地推推狼頭,等到確定沒受傷後白狼舔了一下葉修的臉頰就又回到葉秋身旁。

 

葉秋看著白狼,在白狼搖了搖頭後撫摸著牠的頭。

 

"哥哥好像很喜歡這裡,下次再帶他去別的地方玩。"葉秋看著不遠處玩的不亦樂乎的小團子,心裡柔軟的一塌糊塗。

 

接著就看見葉修跑了過來撲在他的腳上,葉秋將他抱起來放到自己腿上:"好玩嗎?"抬手擦了擦沾上泥巴的小臉。

 

"嗯!"葉修大力的點頭,開始跟葉秋說他跟小伙伴玩了什麼、比了什麼,一件一件都與葉秋分享,一講到激動處還會開始比手畫腳。

 

儘管葉秋都看見了,但他也不打斷葉修,在他說他跟小狼比賽贏了的時候,葉秋會說句"真厲害。",在他說他跟小狼一起玩有多開心的時候,葉秋會一臉寵溺說句"開心就好。",總之,他從頭到尾順著葉修,也不管自己究竟有多偏心。

 

葉秋的想法其實很單純,只要哥哥能高興大笑,他想他或許做什麼都願意吧……

 

 

 

 

 

時隔多日,自家那嘲諷的哥哥回來後,葉秋只覺得那時候的自己真是傻逼一個,就是後話了。

 

 

 

 

 

晚上,葉秋將葉修帶回興欣,那時葉修已經趴在葉秋背上睡著了,眾人捨不得吵醒他,於是就讓葉秋直接帶小孩回房。

 

葉秋輕輕將葉修放到床上,將小孩的鞋子拿下,接著將被子蓋上,一切動作都是輕柔的,但葉修仍舊迷迷糊糊地醒來。

 

"…秋…?"

 

"恩,哥哥,我要走了,下次再帶你出去玩。"葉秋輕輕摸著葉修的臉,最後俯下身輕吻葉修的額,"晚安了,哥哥。"

 

葉修胡亂的蹭了一下,又掙扎的起身,葉秋正想哄葉修乖乖睡下,突然感覺頰邊一陣柔軟,然後就聽見小孩說:"再見…小秋…再出去玩…約好了…"

 

"好,約好了。"葉秋一臉憐愛的親了親葉修臉頰。

 

將小孩重新塞回被窩裡,見對方又迷迷糊糊地睡去,又待了一會葉秋才離開房間。

 

房裡寂靜一會,接著一道光影閃現,一個白髮男人從中走出,赤色瞳眸凝望著床上的小孩,一雙眼柔的似水。

 

他走到床邊,看了一會,之後低下頭親吻葉修的額。

 

"祝好眠,我的小主子。"

 

 

 

 

 

END

 

 

 

 

不好意思

番外大概都會稍微拖一點時間

畢竟要想一個單一劇情。。。。

不過放心!一定會把點文都打完的

只是會稍微久一點哈哈哈

 

评论 ( 19 )
热度 ( 103 )

© 白駒留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