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入全職坑中
主葉受cp

【ALL葉】歸途 No.21 (完)

閱讀小小通知:

  • ALL葉有

  • 人物ooc有

  • 完結有

 

 

 

 

 

 

21.

 

現在大陸聞名的幾個傭兵們全聚在房裡,房間雖然不算小,但一下塞入那麼多人也顯得擁擠,不過沒人在乎,所有人視線都聚焦在半躺在床上的少年,一時間沒人出聲,房內漫佈著詭異的氣氛。

 

許久,終於有人打破沉默。

 

"全盯著我做什麼?也不說話,"葉修懶洋洋地用眼神掃過全部人,說出口的話讓人久違的感到火大,"說你呢少天,從進門開始就沒開口,是被下了禁言詛咒不成,還是說這幾年良心發現決定收斂收斂啊。"

 

"葉修你妹!"──原以為黃少天會這樣回罵,但令葉修驚訝對方似乎完全沒有要回話的意思,只是一個勁的看著他。

 

葉修不知道到底是哪出了問題。

 

 

 

 

 

早上──

 

葉修瀟灑帥氣的撐著紅傘登場,並且霸氣十足的挑溿了對手,正當眾人準備迎接一場精采的比賽時,興欣隊伍突然喊了暫停,接著隊員一個個衝上賽場七手八腳地把原本在場上的紅傘少年連拖帶拉的扛下台,接著興欣的唐柔扛起戰矛重新登場,對傻住的裁判笑笑表示自己才是真正的第一棒剛那人只是暖場而已。

 

觀眾都愣住,興欣這是在鬧啥啊?

 

休息區則從原本的驚愕到現在的坐立難安,他們都想立刻衝去興欣的準備區,看看到底是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人,但肩負著隊伍的職責的他們不允許自己因為私人感情而離開,他們現在只能強迫自己看完興欣的比賽。

 

"你們說,剛那是葉修嗎?"張佳樂故作冷靜,但聲音的一絲顫抖仍洩漏了他的情緒。

 

黃少天一聽有人出聲,立刻接過話:"絕對是!除了葉修那傢伙誰還會那麼嘲諷可是……"黃少天說不下去了,他甚至開始以為剛才是自己眼花看錯,是因為太想念那人所引起的幻覺。

 

張新傑說了一句:"那把紅傘是千機傘。"

 

眾人皆愣了一下,關於千機傘,大多人都以為那把傘失蹤了,因為在葉修以小孩之姿回歸那時就再也沒見過那把傘,興欣的人貌似也不知道那把傘究竟是去了哪,而身為最後見到千機傘的葉秋也從未提起過,不過眾人也不怎麼在意,畢竟小團子的葉修根本沒什麼機會會用到那把傘。

 

不過現在不僅出現,還有那個撐傘少年……

 

"是葉修。"韓文清沉穩地說,語氣是毫無疑問的肯定。

 

韓文清與葉修兩人相識早,對於少年之姿的葉修他是少數有見過的人之一,而且除理智外,韓文清的內心深處也深深地相信那人便是葉修,所以他能如此肯定的說出口,雖然他不知道葉修為何會突然變成那副樣子,但對他而言根本沒影響,葉修便是葉修,就是化了灰他都會認得。

 

就在眾人討論的時候,興欣的個人賽已打響。

 

"無論是如何,今天結束後都勢必要去一趟興欣。"王杰希下了最後結論,得到眾人一致認可,接著便把注意力放到興欣的比賽上。

 

 

 

 

 

而在那時達成共識的幾人,賽程一結束便不約而同的來到興欣所在的旅館。

 

經過興欣的團員說明狀況後,就是一連串的沉默了……

 

"你們如果沒事要說就散了吧,哥累了。"儘管葉修覺得自己臉皮是挺厚的,但招不過十幾個人這樣盯著,饒是本來淡定的葉修也開始不自在起來,尤其是在張佳樂黃少天哀怨的眼光和韓文清一副恨不得吃了他的眼神下。

 

"身體不舒服嗎?"張新傑聽到葉修說累又想到蘇沐橙轉達的話立刻來到床邊,說了沉默後除葉修外的一句話。

 

幾人也像是被觸到什麼開關一樣,紛紛活動起來。

 

"葉修你不舒服也不早說,憋著勁說些垃圾話張新傑快幫他看看啊!"黃少天一聽到葉修身體不舒服,立刻開口語氣是掩不住的擔心。

 

周澤楷也急著上前,蹲在床邊握住葉修的手,一臉擔心的看向葉修:"前輩,沒事?"

 

張新傑已經上前伸手探向葉修,先是碰碰額頭確認溫度,接著是臉、脖子…"停停停!我沒事,真的沒事。"葉修一個閃躲閃過張新傑越探越下面的手,無奈一隻手被周澤楷拉著沒辦法閃得更遠。

 

"葉修你安分點,讓張新傑幫你看看。"張佳樂看到葉修不配合,不禁皺了皺眉,就怕對方真是逞強。

 

"新傑。"韓文清則直接問像張新傑。

 

張新傑搖了搖頭,表示光只是這樣碰一碰自己沒辦法有進一步的了解,於是韓文清將目光再一次的轉到葉修身上,那眼神像是無聲的施壓,但對認識韓文清許久的葉修來說這點壓力他還不放在眼裡。

 

"我剛問你們半天你們都不說,現在哥想睡不說了一個個又都湊過來,存心玩我不成。"葉修似笑非笑的掃過眾人,他不是傻子,他知道他們有話想對自己說,即便沉默,但葉修仍感覺到那一雙雙滿盛著情緒的眼,千言萬語沉溺其中。

 

又是一陣沉默,但是與上次不同,這次終於有人主動開口。

 

"前輩就只想對我們說這些?"喻文州緩緩地說,臉上依舊是溫和的笑,但葉修就是知道那笑有多苦澀。

 

就像是一個連鎖效應,一個接一個聲音出現。

 

"你特麼的就只想對我們說這些,你難道就沒有其他的話想說嗎?"黃少天難得的面無表情,語氣是說不出的壓抑。

 

王杰希嘆了口氣:"儘管你現在復原,但仍不能掩蓋你離開過的事實。"

 

"你並不愚蠢,不會用什麼犧牲自己拯救大家的方式,所以你早已評估過事況,但這種評估,"張新傑用平板的語氣敘述,"真是殘忍至極。"

 

張佳樂握緊雙拳,咬牙切齒的說:"葉修,我們不是傻子,這些年在尋找你的過程中,我們也想過很多了。"葉修聽到那語氣中的嘶啞,就像是隻負傷的小獸無力的嚎叫。

 

"你歸來那天我們不知道,而你恢復的那一天,我們也同樣不知道。"林敬言輕輕地說,"就像是看一場舞台劇一樣,坐在台下的我們是局外人,而在舞台上的你的一切我們都無法參與,一如當年。"

 

"我們明白事理,但不代表我們能平靜接受。"江波濤苦澀的笑道。

 

葉修感覺到周澤楷握住自己的手微微地顫抖,就像怕發生什麼一般緊緊的握住,葉修甚至感覺到了疼,但他沒讓周澤楷放手,他知道對方在害怕什麼,葉修抬起另一隻手安撫似的摸了摸周澤楷的頭。

 

這孩子,無非就是怕自己又一次消失,無聲無息,不知所蹤……

 

安撫到一半,就聽見自己那多年宿敵也開口了。

 

他說:"葉修,你始終欠我們一個解釋。"

 

一群人就這樣等著葉修的回應,只見那人低垂著眼簾一副在思考的樣子,也沒人開口催他。

 

而葉修也沒讓他們等太久。

 

"有一點我必須說,"無比嚴肅地看著眾人,葉修的語氣輕緩,帶著讓人安心的沉穩,"我從未想過要放棄生命。"

 

"哪怕是到最後一刻,我也在博一個能活著的可能。"

 

在渾沌中看著自己逐漸消失的身影,葉修並未感到恐懼,只是專心將自己的聲息盡可能地傳給葉秋,他自始自終都未放棄,也未感到過絕望。

 

"我堅信自己會回來,不為什麼,只因為沒有什麼能阻止我回到這裡。"

 

於是,就算只剩靈魂,他仍盡力的將自己護在千機傘下,即便最後只剩殘缺的靈魂,但卻也是一線生機。

 

"所以,小張你說錯了,我是在沒評估過事況的情形下留下的。"

 

忽略手中突然加緊的力道,也不去看黃少天張佳樂等人瞬間蒼白的臉孔,葉修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或許當初我的留下對你們而言很殘忍,但,絕不是我有意為之。"

 

"我屬於這裡,離開再多次我也會回來,所以你們根本就不需要擔心啊……"

 

真當他不知道他們想什麼嗎,他們要的不就是一句承諾,一句可以心安的約定嗎,他們不是真的要他解釋,葉修清楚知道。

 

他對葉秋殘忍,他也知道自己同樣對他們殘忍,所以他不會敷衍,就像對葉秋一樣,將自己最真誠的自白說出,因為他的確欠了他們一個承諾。

 

他說得雲淡風輕,但他們卻聽得刻骨銘心。

 

一支刺在他們心中的刺,一個疼了許久的傷,在這一刻,化為雲煙消失無蹤。

 

"臥槽誰擔心了啊不過就是怕你又一聲不吭的溜走!明明欠我那麼多單挑沒還呢說好什麼時候還債,不過蘇妹子說你最近不能動武那本劍聖就大發慈悲多等幾個月吧。"就像解了禁制一樣,黃少天又恢復成往常模樣,但笑容不見陰霾了,此時此刻他發自內心感到喜悅。

 

"就是,你這傢伙太多前科了,還不許我們看緊點啊。"張佳樂在旁邊附和,一張臉笑得多燦爛。

 

周澤楷拉了拉握住葉修的手,等葉修低頭看像他時,慢慢地開口:"前輩,會盯著。"

 

"團長的意思是說他會好好盯著前輩,噢,我想我也會。"江波濤靠過來"翻譯",順便加加自己意見。

 

"……"

 

而王杰希走過來拍了拍他的頭:"葉修,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大眼,別把我當小孩……"葉修無奈地看著王杰希的手往自己頭上拍。

 

"你這副模樣實在是很沒說服力。"林敬言忍不住道。

 

一聽林敬言這樣說,眾人再度往葉修看去,除韓文清外,真沒幾人見過葉修這粉嫩的樣子,張佳樂等人已經不自在的撇過頭髮下的耳根子泛紅,全然沒有剛剛的氣勢,而喻文州等人沒什麼表達,就是笑的意味深長。

 

葉修被他們這種眼神看到發毛:"看啥,哥現在這模樣又怎樣,等過幾天就又能把你們打趴了。"

 

如果是讓以前的葉修說這種話勢必會引起一連串的炮火,但現在的葉修用那張稚嫩的臉說出口,就讓人覺得像是小孩子的虛張聲勢,有一點可愛,剛閃過"可愛"這詞的幾人瞬間一陣惡寒,醒醒啊!這特麼的是葉修啊!

 

"時間也差不多了,還是讓前輩早點休息吧。"喻文州緩和一下複雜的氣氛。

 

眾人也紛紛決定離開,畢竟他們都知道現在葉修的情形,充分的休息總歸是好的,幾人噓寒問暖、東交代西吩咐一番,總底不外乎就是讓他這陣子乖乖休養,喻文州王杰希找來蘇沐橙,說了一下比賽結束後會捎給興欣一些補養身體的食材注意查收等事情,張新傑也表示之後會定期去興欣做個檢查,周澤楷幾人則示意之後會常常去興欣探望,葉修覺得太費事了讓他們消停點,結果被韓文清一個狠瞪訕訕的閉上嘴。

 

幾人交代的差不多後,便起身準備離開。

 

"喂,剛忘記說了,"葉修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一樣,喊住了要離開的眾人。

 

"我回來了。"

 

我回來了,四個字卻讓他們覺得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語言,他們想自己應該要調侃、要反駁、要嘲諷,但他們卻什麼也說不出口,於是,他們用自己最真摯的情感回應。

 

""歡迎回來。""

 

 

 

 

 

 

這屆的傭兵聯盟競賽由輪回拔得頭籌,這是一個不讓人太意外地的結果,畢竟這幾年輪迴的強勢是有目共睹的,而令人意外的是興欣在這次競賽中晉升總決賽,與輪回角逐冠軍,雖然敗了,但仍不能否認強勢的興欣回來了,眾人給予他們最高敬意的喝采。

 

而第一天那名神秘的紅傘少年在之後就沒再出場了,不過眼尖的觀眾發現,那名少年總在興欣的備戰區溜搭,並且在每一場比賽前似乎都會給予興欣隊員指導,眾人議論紛紛的猜測那名少年的身分,不過不論外界如何的熱烈猜測,那名少年也不知道。

 

 

"呵呵,這次就讓你們一次吧。"葉修叼著糖對輪回的人說。

 

"葉修你這傢伙說什麼!"不意外,孫翔立刻炸毛。

 

葉修沒什麼所謂的笑著,看到其他人在賽後都聚過來後,繼續嘲諷地說:"嘖嘖,明年你們慘了,哥都回來了,這冠軍還有懸念嗎?"

 

"葉修你妹的!囂張什麼!""什麼叫做冠軍沒有懸念了啊告訴你明年冠軍會是藍雨的給本劍聖記清楚了!"張佳樂黃少天立刻回擊,這貨實在太不要臉了!

 

"話別說太滿啊,少天大大,等明年哥回來虐你們一番,可別哭啊。"

 

"在這之前,"喻文州接過話,"前輩還是先把身體照顧好才行。"

 

張新傑:"沒錯。"

 

"放心吧,我們會盯好他的。"蘇沐橙在旁笑著說,她是知道的,比起冠軍爭鬥,這些人最關心的還是葉修的身體。

 

葉修又何嘗不知道呢。

 

"等著吧,明年我會帶著興欣,在賽場上跟你們相遇。"葉修轉身緩步的走向等著他的團員,揮了揮手就帶著自家團員離開了。

 

眾人看著興欣離去的背影,不可否認他們是如此懷念那個在戰場上肆意奔馳的身影,強悍的他在他們心目中已經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他們不會知道明年究竟又會有怎樣的變化出現,但他們卻堅信,明年的他們將在這個至高的舞台上,見到那久違的、手拿紅傘的身影,強悍不可一世重登榮耀。

 

不明確的未來,卻因為他的重歸,而變得如此燦爛炫目。

 

 

 

 

END

 

 

 

 

 

完結了。。。

最後暴字數了。。想說都預告要完結就不分開放了~

 

<歸途>本文到這邊就全部完結了~

感謝你們的支持!

 

這篇的本意就是寫寫小團子跟小隊長

所以我也算是滿足了~~

评论 ( 32 )
热度 ( 199 )

© 白駒留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