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入全職坑中
主葉受cp

【ALL葉】歸途 No.17

閱讀小小通知:

  • ALL葉有

  • 弟弟上線有

  • 人物ooc有

 

 

 

 

 

 

17.

 

當葉秋出現在興欣本部時,立即嚇愣除興欣外的一群人。

 

"我哥呢?"葉秋也不管其他人驚詫的目光,直接向蘇沐橙詢問,打收到蘇沐橙傳來的消息時,他就懸著一顆心立刻趕到興欣。

 

"在那。"蘇沐橙指了指正在跟黃少天和張佳樂他們堆積木的葉修。

 

一個下午葉修仍舊是昏昏沉沉的狀態,但眾人不敢讓他再睡下去,就怕連葉秋來了都沒辦法叫醒,所以一屋子人就陪小孩東玩西玩轉移注意力,剛開始是興欣的小一輩在陪葉修摺紙,周澤楷默默加入摺出一隻鳥,博得小團子芳心,黃少天和張佳樂不甘跟著加入,開始比起誰能摺出讓葉修開心的東西,但摺出來的東西慘不忍睹,喊了一句"無聊"摺出一隻馬的孫翔在看到葉修捧起馬亮起來的眼睛,又繼續摺出高難度的動物,一臉得意地掃過黃少天和張佳樂,直到張新傑將自己帶來的積木放到旁邊引起葉修注意結束才轉戰,不過博得好采的卻是韓文清堆的一座古堡──陳果表示完全不想知道為什麼兒童積木可以堆出這麼高難度的東西。 

 

"哥哥!"

 

葉修聽到聲音抬起頭,就看到葉秋急匆匆的過來,眼睛發亮的站起身撲向葉秋:"小秋!"

 

葉秋一把把自家哥哥抱入懷裡,頗欣慰小傢伙還認得自己,憐愛的親了親小孩柔軟的臉頰:"哥哥最近過得好嗎?"

 

"很好喔,有好多人陪我玩。"葉修被弄的癢了,樂呵呵的用小手摀住葉秋的嘴。

 

"我想是不是需要解釋一下?"比起那邊兄弟倆和樂融融,這邊則是低氣壓帶,眾人已經從剛見到葉秋時的驚異走出,雖然跟葉修長的相像,但仔細觀察就能發現兩者的不同,比起葉修的慵懶,葉秋則冷厲許多,雖然現在抱著葉修周身洋溢著溫和氣息,但並不代表他們會忽略剛進門時的葉秋所帶的冷淡。

 

果然,一聽到詢問聲葉秋掃過眾人一眼,那眼神沒多冰冷卻也沒多溫暖,就像是漠然一樣,這甚少會出現在葉修身上,又或者該說葉修對他們甚少會露出這樣的眼神。

 

"請妳向他們解釋,請帶我去哥哥的房間。"前一句是對蘇沐橙說,後一句則面向在旁的羅輯。

 

"欸?好、好的。"羅輯愣了一下,趕緊在前面帶路。

 

"喂!"孫翔很不爽這個跟葉修長的一樣臉卻比葉修跩的男人,一臉"我什麼都懶得說"的臉是怎樣!

 

"我要幫哥哥做檢查,請不要讓任何人來打擾。"不理會孫翔,葉秋邊走邊對興欣的人說。

 

"你──!""孫翔!"江波濤扯住要衝上前的孫翔。

 

其他人臉色不是很好,但是他們知道現在最重要的事是什麼,於是就這樣沉著臉看著葉秋將葉修帶上樓去。

 

"臥槽臥槽臥槽!他絕對是葉修的弟弟跟葉修一樣一下子就可以弄的人火大!"黃少天承認心底有那麼一下想跟孫翔一樣衝上前,狠狠地給那張臉來那麼一下。

 

"他就是葉修的弟弟?"韓文清臉也黑得要命,但至少比起孫翔等人冷靜一點。

 

"恩,當初就是他把團子老葉帶過來。"魏琛深吸了一口菸,"既然是他們自己家的事,那應該會有辦法。"

 

他們除了等待也做不了什麼了,幾個人默默緊握起拳,他們恨透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

 

 

 

 

 

直到晚上樓上才傳出動靜,眾人只看見葉秋走下樓,卻不見葉修。

 

"葉修呢?"黃少天忍不住開口問。

 

"睡了。"葉秋淡淡地回道。

 

"睡了?這樣沒關係嗎?"他們就是為了不讓葉修睡過久所以才鬧騰一個下午,怎麼不到一會兒就又讓他睡下去。

 

"恩。"葉秋慢悠悠的走到一椅子坐下,"興欣的各位,接下來關於我哥哥身體還有日後一些照顧方面的問題,我需要說明一下。"

 

"他是不是當我們不存在啊…"張佳樂對站在身旁的林敬言低聲說。

 

"應該不是…"林敬言苦笑著,其實心裡蠻贊同張佳樂的話,對方從一進門就沒正眼瞧過除興欣外的人。

 

但你能怎樣,葉秋現在是唯一知道葉修問題的人,打也不能罵也不敢,一群傭兵大佬只能像是被處罰的小鬼頭一樣一聲不吭也不能反抗。

 

"我相信你們自己心裡有底了。"葉秋沉穩的開口,"哥哥現在之所以會一直昏睡,的確是與重生有關。"

 

沒人開口,葉秋的話證實了他們的一點猜測,但之後的走向是正面還是負面他們心裡沒底。

 

"之前提過,目前哥哥身上的靈魂並不是完整的,這也致使記憶的缺失和年齡的變小,但我也說過了,記憶是有可能恢復的,"喝了一口喬一帆倒來的水,"只要靈魂重新集結。"

 

"這又跟葉修現在的狀況有什麼關係?"孫翔實在聽不下去對方的彎彎繞繞,忍不住插嘴。

 

葉秋直接忽視:"你們知道為什麼我會將哥哥帶來興欣嗎?"

 

"什麼意思?"方銳不懂,當初大家以為葉秋帶葉修回來興欣,是因為葉修是興欣的團長,但現在看來對方似乎不是因為這個原因。

 

"只要本體的靈魂還在,那失散的靈魂將會回歸集結,"葉秋說,"但這種希望並不是一定就會實現,強制被打散的靈魂想再一次集結是非常困難的,這連我也束手無策。"

 

眾人的心懸著。

 

"所以我帶他回到這裡。"眼神慢慢環視在場的每一個人,這是從進興欣後第一次正視其他人,"因為這裡是連失了憶的他都想回來的地方,所以我想,如果是在這裡,如果是你們,那麼哥哥的靈魂或許會渴望回歸,回到這個對他而言,比與生命同等重要的地方。"

 

"所以?"張佳樂感覺到自己的聲音微微顫抖,心臟怦跳得厲害。

 

"所以,我賭贏了。"

 

如果他們的存在能呼喚葉修的靈魂。

 

如果他們的情感能觸動葉修的心跳。

 

如果…沒有如果了,一切都是真真實實的,

 

何其有幸,他們能在他的心中刻劃如此深刻的印痕。

 

又何其有幸,他們能強烈的撼動他的靈魂深處。

 

 

 

 

 

TBC

 

 

 

 

 

小小NG片段:

葉秋一把把自家哥哥抱入懷裡,憐愛的親了親小孩柔軟的臉頰…

"哥哥,今天晚上一起睡吧。"

"都多大了,還要哥陪睡。"

"偶爾一次,很久沒在一起睡了…"

"…睡覺老實點。"

"成交。"

你們是不是忘了現在還在拍戲By欲哭無淚的導演大大

混帳。/!/…/!!!!By各種情緒的未來哥夫們(?)

 

 

 

 

 

 

 

這篇算過度章節

主要放在一些解釋上

有人問還有幾章完結~

大概預估兩三章

當然只是預估啦~

评论 ( 19 )
热度 ( 123 )

© 白駒留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