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入全職坑中
主葉受cp

【莫葉/包葉】山中趣聞 (完)

 閱讀小小通知:

  • 包葉、莫葉有

  • 人物ooc有

  • 或許bug有

  • 葉神醫與包子犬和莫凡鴉的小小故事

 

 

 

 

 

葉修睡完午覺從樹上下來的時候,就看見包子正圍著一只不名物體不停的嗅著。

 

"包子,你在幹啥啊?"

 

"老大!"一聽見葉修的聲音,包子立刻轉頭回應,尾巴搖的厲害,"有東西闖到咱家了!"

 

"嗯?"

 

葉修走近一看,發現躺在地上的是一隻通黑的烏鴉,顫顫地在地上微微掙扎著,一邊翅膀還滴著血。

 

"哎呀,是受傷了吧。"葉修捧起還在掙扎的烏鴉,手小心地繞過受傷的翅膀。

 

"包子,還記得你上次推在樹下的藥草嗎?"見包子點點頭,又說,"幫我都取一些過來。"

 

"是的!老大!"一領命的包子,轉身的瞬間變成了人類的模樣。

 

其實身為犬精的包子變成人形也是個帥小伙,一頭金色的中長髮在腦後隨意扎成一個小辮子,面容端正俊朗,穿著古式短衫更添英氣,若不是個性頗為跳脫,早就是個頗受歡迎的精怪了。

 

恩,不過聽說挺多不知其個性的女精怪還是頗為迷戀的……

 

東想西想的葉修帶著手上的烏鴉到草屋邊,將烏鴉放到木桌上後進到屋內取出一些布條,順便施了術法弄了一盆熱水,接著等包子取來藥草。

 

等包子將藥草拿來後,開始磨藥、包紮,一開始烏鴉還在掙扎,後來慢慢接受對方的"好意"。

 

包子沒變回犬型,蹲在葉修旁邊看對方漂亮的手指在烏鴉身上上藥、纏上布條,"老大老大,他怎麼樣了?會死嗎?"

 

漂亮的打了一個結後,順手摸摸包子的頭,"沒那麼嚴重,頂多半月就會好。"

 

烏鴉從一開始就緊蹦著,上完藥後也就沉沉睡去了。

 

半夜。

 

葉修感覺到什麼似的突然醒來,從床上坐起,不過目光一直盯著角落──本來安置烏鴉的地方,包子窩在自己床邊彷彿沒感覺到什麼異樣的熟睡著,葉修也不怪他沒警戒心,實在是因為對方太過悄然無息,如不是因為自己對精怪頗為敏感,或許也察覺不到。

 

角落裡站著一個身著黑衣的青年,臉上面無表情,近乎冷漠的回望葉修,末了看了看被包紮好的手臂,又看了看葉修。

 

葉修笑笑也沒說什麼指了指外邊,起身離開床舖,順手將掛在不遠處的外衫取來披在身上,就逕自走到屋外,黑衣青年也沒說什麼,就這樣跟著葉修到外邊。

 

外邊夜色清涼,月色落在葉修披的白色外衫的身影上,看的黑衣青年一陣恍惚。

 

走到今早替烏鴉包紮的地方,葉修隨意地倚在木桌邊,"那,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小子?"

 

"……"

 

黑衣青年不語的看著他,葉修也淡笑回望回去。

 

良久,終於等到黑衣青年要開口之際──

 

"來者何人!趁夜黑風高之際想對老大做什麼!"一醒來看見床鋪空空的包子,立刻聞味而來,沒想到一過來就看到有人不知道要對自己老大做什麼,護主模式開啟的包子立刻飛奔過來,橫在葉修面前。

 

於是,從黑衣青年與葉修正互表心意(誤)演變成黑衣青年與金色大狗互相瞪視的畫面。

 

葉修哭笑不得,急忙拍拍包子:"包子別急啊,他是今早你還在嗅的那隻烏鴉啊。"

 

"可是老大,他長得不像烏鴉啊!"

 

葉修無力,他自己都能變人形了,難不成還不許別得精怪能變……

 

"包子…你不也能變人嗎…"

 

"喔,對,所以他跟我一樣是能變人的,所以是烏鴉精!"包子好不容易想通了,葉修還沒感到欣慰,又補上一句,"那你對老大有何居心!"

 

"……別鬧,我們就是聊聊…"拍拍金色大狗的頭,葉修無奈了,這貨思維真不是常人能跟上的,"剛聊完,我睏了,再回去睡吧。"

 

"喔喔。"包子一聽葉修睏了,就屁顛顛的跟著葉修準備回去繼續睡。

 

葉修一回身,回首看了黑衣青年一眼,"睏了就回去繼續睡,這裡可以讓你待著。"

 

言下之意就是"你想待就待,不想待走也無所謂"

 

也不等青年有所反應就逕自進屋去,然而就在進屋那一瞬,葉修聽到了隨風飄來的細語,道著,謝謝兩字。

 

 

 

 

 

之後的日子一如往常,葉修和包子本就住在山中,葉修是個大夫,偶爾下山行醫,有時也替山裡的動物精怪治病,沒事的時候就在屋外曬曬太陽、看看醫書,在樹上睡個懶覺,日子過得頗悠閒自得。

 

在以往,無論是下山還是在山裡兜轉包子總是跟著,簡言之,只要有葉修的身影那必定包子也在。

 

而在近日,又多了隻烏鴉精。

 

自那日夜晚現出人形後,那隻烏鴉精三不五時便現出人形出來晃,包子也跟著效仿,大多時間也換成人形,葉修覺得無所謂,本就沒限制包子的型態,他喜歡什麼樣就什麼樣。

 

於是,最近在精怪中盛傳著,葉神醫既獲得包子這帥小伙後,近日又得一位冷如冰山的公子,跟包子一樣只要葉神醫到哪便也會看到那公子的身影。

 

葉修聽到只覺哭笑不得,戳了戳傳聞中"冷如冰山的公子","公子,得你這般跟隨,葉某真是惶恐啊。"

 

對方只是冷著一張臉,抓下葉修作亂的爪子,還沒開口就被包子給截走。

 

"老大老大,那我呢,是不是我跟著你也會惶恐啊。"包子睜著眼睛湊近著看著葉修。

 

葉修看著眼前放大的俊朗面容,內心感慨真是生了張好皮子,想到一半就被一股力給扯遠了,回過神看著還捏著自己手的青年,有些疑惑。

 

對方只冷哼一聲,卻也什麼也沒說。

 

 

 

 

 

數月過去。

 

烏鴉精的傷早已癒合,卻仍舊待在葉修身邊不見離去,葉修也沒說什麼便任由精怪待在身邊,反正自己身邊也不只他一只精怪,也剛好能跟包子作伴,畢竟能不被包子歡脫的行徑嚇走也不容易,便也默許。

 

烏鴉精平日隨葉修下山行醫,偶爾也陪對方山中轉轉,在對方睡在樹上要掉下之際總能比包子快一步接住,又或是在對方躺在屋上曬太陽時靜靜地陪在一邊,活似第二個包子。

 

"包子,幫我把藥簍取來。"葉修在屋內挑挑揀揀著要攜帶的東西,順便指使著包子。

 

"好的,老大。"金色大狗立即竄出門。

 

左等右等仍沒聽見包子的聲音,有些疑惑的轉過身準備找狗,結果就看見變成人形的烏鴉精拿著藥簍站在門邊。

 

而剛好包子的聲音也傳來:"老大老大,找不到裝草的……啊!是你拿走的!老大剛是叫我拿的!"

 

早就習慣這只烏鴉精經常搶包子工作的葉修,只是笑笑地安撫著犬精,"下次再讓你幫忙,現在該出門採藥了。"

 

 

葉修與包子居住的這座山,因為盛傳是許多精怪居住的地方──也的確如此,所以人煙稀少,不過這地方卻是靈氣充足之地,許多精怪會選這裡當作修練的地方,也因如此草木繁盛,許多珍稀藥草在這比比皆是,所以葉修經常上山採藥,順便遛遛包子。

 

噢,現在又多了一只要遛…葉修看了跟在自己不遠處的烏鴉精。

 

"啊,葉神!"

 

葉修停下腳步往聲音處看,就看到一只毛色漂亮的綠繡眼朝自己飛來。

 

"原來是小戴啊。”任憑那只小巧的鳥兒停在自己肩上,全然沒發現身後的黑衣青年死死盯著那只親暱蹭著葉修脖頸的青鳥。

 

戴妍琦是只有著亮麗青色羽毛的綠繡眼,平時活潑妖緣有加,與八哥李迅一樣,素來是個八卦通。

 

"葉神,後面那個就是近日大家傳的那人嗎?"神神秘秘的把小腦袋湊在葉修耳邊。

 

手指輕點了一下那八卦的腦袋,"就你們話多,沒聽過妖多嘴雜,人跟妳一樣會飛的,受了傷被包子撿回來的。"

 

蹭了蹭那修長漂亮的手指,覺得有些可惜,照她想的難道不該是"落魄的公子曾遭遇這樣那樣的事後被剛好下山的葉神醫救起,為了找到在自己傷病好轉後便離去的葉神醫,苦苦尋了許久,終於在近日找到並打算以身相許來報恩"這樣嗎?,結果竟然是這麼普通的相遇,綠繡眼覺得自己的心有些荒蕪了。

 

好笑的看著莫名失落的小青鳥,又想起一事:"小戴,清池的花開了嗎?"

 

一聽到葉神的問起,立即走出失落的戴妍琦,恢復往昔的活潑:"開了開了,葉神等下可以去看看,紅的紫的白的可好看了。"

 

"我正有此打算。"

 

"那我該走了,等會兒還要跟雲秀姊姊去玩兒呢。"

 

目送小青鳥離開,轉頭看著從剛才就直盯著他的黑衣青年:"咱們去清池走走吧。"

 

"……"

 

 

一汪碧池靜躺在山中,水面被清風激起淡淡波紋,一走近才知悉其幽靜,環湖而起的是百花爭鳴,如小青鳥所說,紅的紫的白的,風起花瓣落,風中也帶著淡淡花香,實為悠然秘境也不為過。

 

"今年花開得稍早。"葉修有些無奈地看著已經歡脫亂跑的包子,"要不,你也去飛飛如何?"

 

真把人當狗遛啊……

 

黑衣青年掃過冷冷一眼,相處一段時間對葉修三不五時的嘲諷也略習慣了。

 

"既然不想飛,那陪我聊聊吧。"在落滿花瓣的席地而坐,青年看了一眼也跟著坐下。

 

"傷好了吧。"

 

"恩。"

 

"能飛了吧。"

 

"恩。"

 

"要走了吧。"

 

"……"

 

"……你不會是看上我家包子了吧。"

 

"……沒、有、"

 

"咦?不是嗎?我以為你是看上包子才不願走的啊。"葉修驚訝,看對方總是搶包子工作,還以為是不想讓包子做太多事,所以是自己想錯了?

 

"根本沒有!"平日冷漠的青年難得激動,如果不是因為……他真想把人揍一頓!"我──"

 

"老大!看我挖到什麼!"變成人形的犬精撲到葉修面前,雙手捧著白色小草,一臉獻寶的看著葉修,"這是上次你說的很難找到的那什麼什麼白草的。"

 

"呦,我看看。"仔細看過包子手裡的白草,驚奇的道,"還真是呢,包子,做得好。"

 

把犬精摟過來亂揉一通,包子也開心的往葉修身上撲,一人一狗就在地上玩鬧起來,青年見著,在暗處的手緊緊握拳。

 

 

 

夜晚──

 

青年步出門外,再一次看了看自己待了幾月的屋舍,隨後轉身準備變回原形──

 

"要走了?"披著外衫的葉修倚著門,眼神帶笑的看向打算默默離開的青年,"什麼也沒說就偷偷走啊。"

 

"……"

 

"枉我照顧你這幾月。"

 

"……"除了受傷的那半月,其餘都是他照顧他吧……

 

"罷了,要走便走吧,有空可以回來看看包子,小烏鴉。"

 

這句話彷彿觸到青年什麼一樣,回身朝葉修走近,在葉修來不及反應的時候,直接把人摟入懷中:"莫凡,我的名。"

 

葉修驚訝一下,一般精怪若不是頗為交好,是不會輕易說出自己名諱,所以葉修對於這只看似不好相處的烏鴉沒說過自己的名字是不在意的,不過現在──

 

"還有,看上的是你。"伴隨著一個輕吻吻在唇上。

 

隨後不留戀地放開葉修,化形朝遠方飛離去,留下愣愣地對方看著他遠去的身影,讓他回神的是從空中緩緩飄落的黑色羽毛,白皙修長的指尖拈起。

 

"呵呵,就這樣走了,不知道包子會不會孤單呢……"

 

"不會。"葉修突然被一雙手從後背攬入一個懷中,犬精的人形比葉修高大,恰好能把對方整個納入懷裡,犬精低頭輕蹭著葉修的頸肩,"有老大在,就不會。"聲音還殘留著剛睡醒的低啞,使葉修耳根不自覺泛紅。

 

明明微風輕涼,怎覺身心都熱烘烘的。

 

 

 

 

 

又一月過去──

 

葉修在屋頂上曬著太陽,邊細數著家中草藥是否有短缺。

 

恩,紫蘇上次下山全用掉了,該補。

 

甘草最近包子剛弄來一框。

 

還有啥,想想……

 

突然一陣黑影罩在上方,本以為是包子,於是也沒睜開眼就開口:"包子,明兒山下有熱鬧,要不要下山看看?"

 

"我不是他。"

 

葉修一聽聲音立刻睜眼,眼前正是一月不見的烏鴉精,對方看似沒怎麼變,不過眉間微微皺起,任誰被在意的對象叫錯名字都會不悅,何況被喊出口的是另一個男人的名字。

 

"呦,又回來了啊。"葉修雖然察覺對方有些不悅,不過倒沒想太多,如同以往一般招呼。

 

"這次要待多久啊?"微笑的看著莫凡傾下身,一隻手撐在自己臉邊。

 

"……不走了…收留我。"

 

"呵呵,我有什麼好處?"

 

"可以替那隻狗幫你。"

 

"喔?"

 

"比那隻狗能幹許多。"

 

"你這是在自薦?"

 

"恩,待在你身邊。"唇與唇慢慢接近……

 

"來者何人!要對老大做什麼!"一隻金色大狗竄上屋,撞開壓在葉修身上莫凡,"咦,你不是離家出走,怎麼又回來了啊。"

 

一人一狗互相瞪視。

 

"哈哈哈哈哈哈哈。"葉修笑倒在大狗身上,這場景怎麼看怎麼眼熟。

 

往後的日子,大概又會變得雞飛狗跳吧。

 

 

 

 

 

近日眾妖又言,山中葉神醫自包子這隨從之後,又多一身著黑衣冷若如霜的護衛,一歡脫一冷靜,只要葉神醫出現在哪,便會看到這兩只身影,有時是一狗一烏鴉,有時是一帥小伙一冷公子。

 

而又據某青鳥言,這是一個鴉狗爭寵的故事,鳥曰,不可說,不可說。

 

 

 

 

 

 

 

 

 

 

 

我打出來了。。。

這倆cp超冷的,真得好寂寞啊!

拜託求同好啊啊啊!!!

 

评论 ( 38 )
热度 ( 163 )

© 白駒留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