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入全職坑中
主葉受cp

【ALL葉】歸途 No. 11

閱讀小小通知:

  • 韓葉、張葉、樂葉有

  • 人物ooc有

 

 

 

 

 

11.

 

 

回到興欣後,早一步先回來的眾人立刻上前,想看看自家團長有沒有事,但礙於小傢伙被霸圖團長抱在懷裡,一時間也沒人敢明目張膽的直接上前討回人,只能遠遠張望著看。

 

但總有例外,安文逸頂著眾人敬佩的眼神上前,朝著霸圖團長說:"前輩,是否可以讓我看看團長有無受傷?"

 

林敬言剛想說沒有,又想到張佳樂撞倒葉修時那一小塊擦破皮,雖然傷口小到容易被忽略,但一看到興欣眾人好像挺呵護他們家團長,又默默地閉上嘴。

 

"剛才張佳樂沒注意所以撞到葉修前輩了,手臂有一小塊擦傷。"事事求是的張新傑一秒就出賣隊友。

 

一秒,興欣眾人的眼神或明或暗的移到張佳樂身上。

 

其實他也很愧疚啊,如果葉修是成人就是撞幾十遍他也不會有這種情緒,但現在……,撇了一眼在乖乖縮在韓文清懷裡的團子。

 

……現在就是無意,他也捨不得了。

 

安文逸看了張佳樂一眼,朝韓文清伸出手,葉修看到熟識的人也眉開眼笑地撲過去。

 

稍微檢查了一下,發現傷口處有抹上藥膏,了然的帶著謝意的眼神看向張新傑,後者朝他點了點頭,示意應該的。

 

"喂喂小安,葉修要不要緊啊?"眾人又圍了上來。

 

我去…不就擦破一小塊皮嗎至於嗎……

 

霸圖四人頓時覺得:永遠也不要低估興欣愛護團長的程度。

 

這根本是團長控了吧……林敬言默默為心底的想法點贊。

 

 

 

 

 

一個下午眾人索性留在本部,一群大男人就這樣陪著團子玩起了──鬼抓人,包括韓文清。

 

"呦,莫凡!不帶你這樣東藏西躲的!我們隊友要友愛,一起抵抗外來者才是!"被自家隊友襲擊的方銳深深覺得應該禁止技能使用在鬼抓人這遊戲。

 

剛好在一旁的林敬言聽到回到:"方銳大大,不要太小看鬼抓人的戰場了。"

 

"林敬言大大有種不要逃!"變成鬼的方銳開始追著林敬言跑,後來被猛然追著他跑的包子嚇到,"包子!你不是鬼!我才是啊!你追著我跑是怎樣!"

 

"張佳樂前輩,不好意思了。"

 

一回合攻防戰後,當鬼的轉換成喬一帆隊員,在其他團員暗暗幫忙下,成功將鬼權交給張佳樂

 

"靠!誰偷襲我!"被偷襲的張佳樂忿忿不平地發現興欣眾人搞起配合戰,"我要申訴!你們興欣還搞團體戰啊!"

 

"哼哼,沒聽林敬言那小子說嗎?這已經不是遊戲了,是戰場!"魏琛嘲笑著張佳樂的無知。

 

"我去!你們敢不敢在猥瑣點!"張佳樂嚴正指責。

 

指責歸指責,他仍不動聲色的尋找下手目標,結果就看到不遠處葉修還努力地邁著小短腿躲藏,殊不知自己的身影已經暴露在大人的眼光底下,眾人也發現張佳樂的視線。

 

"張佳樂大大你已經喪心病狂的想對小孩下手了嗎?"方銳鄙視道。

 

"嘖嘖,你已經幸運E到要找小孩來滿足自己的自尊心了嗎?"魏琛隨即接上。

 

張佳樂剛想反駁,就看到連自家霸圖人也對他投以不贊同的眼光,他欲哭無淚啊。

 

鬼權終於落在張新傑手上,他推了推眼鏡,正想對猥瑣的魏琛下手時,就看到葉修停在旁邊不動,還微微鼓起雙頰,原來孩子發現眾人基於愛護原則,都避開不抓他,就只是形式上追追有不見得真抓他,有些還假借抓他之名義實則對其他人下手,玩起障眼法,於是一直沒當到鬼的小孩不開心了,乾脆就停下來。

 

張新傑想了想就走到他身邊蹲下,把手放到葉修的肩膀上:"葉修前輩,可以請你當鬼嗎?"

 

小傢伙的眼睛一下子亮起來大聲的說"好",臨走前還送給了張新傑一個大擁抱──顯然他忘記當鬼者碰觸到別人就算抓到人了,就興奮地奔向眾人所在處。

 

看到自家副團還蹲在原地默默推著眼鏡,嘴角隱隱勾起笑,目睹全程的張佳樂那一個懊悔啊…

 

換葉修當鬼,不過眾人也沒真跑,又怕一下被抓住會害小孩不開心,於是紛紛演得像要被抓到一樣,一群在大陸上頗具知名的傭兵們,就這樣以各種怪異的姿勢陪小孩戲耍。

 

韓文清看著葉修晃著小腳步往自己這邊走來,還邊朝自己笑,覺得挺無奈的,終於走到對方面前的葉修揚起頭舉起小爪子對他說:"抓?"

 

韓文清就這樣低頭跟他互望,眾人緊張了一下。

 

"小團長,我給你抓吧!"方銳連忙蹲在他旁邊。

 

"……"離不遠的莫凡默默伸出手。

 

"老大!我幫你抓他!"純粹添亂的包子。

 

韓文清看著執著要抓他的葉修,微微彎下身用自己的手包住葉修的手:"恩,給你抓。"

 

手心交握,令韓文清有些恍惚。

 

他與他,相識相殺,亦敵亦友,就這樣十年了。

 

他從來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定位他與葉修之間的關係,他們可以在榮耀傭兵聯盟競賽中角逐冠軍,他們也可以在任務中將後背交與對方,他們是最強勁的敵人,卻又是最為熟悉的朋友。

 

他以為自己會這樣一直與葉修糾纏不清,直到哪天他死或他亡,但自那次手心交錯而致分離後,他突然意識到他為什麼會如此篤定對方會與他牽絆到久遠。

 

你看,你的一次失之交臂就與他變得遙不可及了,那麼,韓文清,你憑什麼如此肯定。

 

他捫心自問,自己究竟對葉修抱持什麼樣的執念,他想,他不僅僅只想與他保持著這種亦敵亦友患失患離的關係了,但在他釐清一切之後卻遲了,那人早已不在了。

 

韓文清很少有悔恨的時候,或者該說沒有,他向來一往如前從不畏懼,他要做便做,曾有人笑他固執,但這就是他的剛毅不屈,而在他人生中,葉修大概是他這輩子唯一的惋惜吧。

 

但是現在無所謂了,他會在之後的時間裡慢慢地告訴他。

 

握住小手的大掌悄悄施力,以不會讓小孩感覺到疼痛的力道。

 

你抓住我,我握住你,今後不允許也不會再讓你消失在我眼前了,葉修…

 

 

 

 

 

陳果他們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大廳一群人癱在椅上或地上,活像是剛經歷什麼耗力的事,嚇得陳果趕緊上前。

 

她把離最近的方銳給搖起來詢問著,結果對方只是弱弱的講一句"我今天才知道…這世界上最兇殘的不是神之領域的魔獸…而是鬼抓人……"又躺回去了。

 

陳果三人一頭霧水,不過其他聽到這話的人默默在心裡為方銳的話點贊。

 

沒錯,就在把鬼權交到韓文清手上的時候,頓時氣氛驟變。

 

方銳表示這特媽的根本是真正的鬼吧……

 

魏琛表示臥槽這是鬼抓人的究極版吧…Boss都出場了……

 

張佳樂表示還能不能快樂地玩耍啊……

 

其餘人表示有殺氣……

 

接下來真可不為慘不忍睹,想起剛才那一幕的眾人,那種一停下來就真的會死的感覺,忽然發覺自己根本是用生命在奔跑吧……

 

唯一倖免的只有葉修。

 

此刻的他累倒在韓文清懷裡睡的正香,而韓文清輕抱著他表情溫和,任那隻小爪子把自己的衣服捏得皺皺的。

 

這大概是不忍直視的大廳唯一的淨土吧……陳果不忍得想。

 

 

 

 

 

大致明白葉修狀況後,霸圖四人也安心下來了。

 

蘇沐橙將四人送到大門邊,張新傑突然想起一個問題:"既然前輩身體沒事,為何不直接講明?"就是因為那封訊息才使得四人神經緊繃。

 

旁邊方銳狡詰一笑:"不覺得挺好玩的嗎?看到我們家團長大人都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要是先說的話就沒有那種驚喜感了。"

 

"……"

 

張佳樂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驚喜感,只是很想把方銳往死裡扁。

 

"是嗎?"張新傑淡淡回道。

 

很好,他找到戰友了……

 

被韓文清撇過一眼,原本還得瑟的方銳頓時縮縮脖子不說話了。

 

被唐柔抱在懷裡的葉修知道眼前陪自己玩了一天的大人們要離開了,於是揮了 揮手說:"下次要再來玩喔!"

 

原本朝向方銳凌厲的眼神軟化下來,張佳樂上前將葉修從唐柔手中接過,環抱在懷裡,遇到葉修他就一直想這麼做,小孩子果然香香軟軟的,忍不住又抱緊一點。

 

乾脆就這樣抱回霸圖吧……

 

"喂喂,張佳樂你不會有把老葉拐回去的念頭吧?"魏琛察覺到對方一閃而過的異樣。

 

"你怎麼知咳、咳咳誰有這種念頭啊!"

 

"嘖嘖,別害羞,我們家團長人見人愛,誰看誰想拐,你也不是第一個了,不過我們可不會讓你們這些傢伙稱心如意呢!"剛才萎靡一下的方銳又振作起來了,"想帶走我們團長,先打贏過我們再說!"

 

"只要打贏就能帶走前輩?"張新傑冷不防的參與話題。

 

興欣眾人一聽到,全員警戒,深怕霸圖就來搶人。

 

林敬言苦笑的解釋:"沒有、沒有,張新傑只是開玩笑的。"

 

看他表情真不像開玩笑……

 

張新傑沒說自己其實真有那麼一瞬間在計算能打贏興欣全員的機率,看到一旁的韓文清走到張佳樂身旁拎起葉修轉交給身後的蘇沐橙,連一個擁抱也沒有就退開了。

 

小孩抬頭與他相望。

 

"我等你回來,葉修。"

 

接著轉身就離去了,其餘三人簡單道別過後也跟上他們團長的腳步。

 

 

未來還有很久,只要人還在,那再久也無所謂,他們有的是時間能與他慢慢細說,那曾經,和,未來。

 

 

 

 

TBC

 

 

 

 

小小NG片段:

張佳樂上前將葉修從唐柔手中接過,環抱在懷裡……

"樂樂,哥很好抱吧。"

"恩…不對!誰喜歡抱你啊!"

"看你抱挺緊的,要不讓導演改改劇本,換老韓抱我吧。"

"不用!老韓還嫌棄你呢!"

"呵。"

"…葉修…"

"嗯?"

"…晚上一起睡吧…"

"…呵。"

樂樂,你家團長在身後,他看起來很火……

 

 

 

霸圖完

我真的對老韓是真愛!!

不過最後NG給樂樂了

 

通知下

之後更新時間不一定了

我也算是要考試了。。。

完了會來瑪字的 或是讀書想摸魚的時候。。。((認真點啊!

评论 ( 22 )
热度 ( 165 )

© 白駒留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