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入全職坑中
主葉受cp

【周葉/微韓葉】死亡前倒數-下篇 (完)

閱讀小小通知:

  • 周葉有

  • 微韓葉有

  • 人物ooc有

  • 奇怪的設定有((現在才說!

 

 

 

 

周澤楷睜開眼發現自己周圍一片黑,所以自己是已經死了嗎?

 

對於自己的死亡他一直很平靜,只是有點遺憾沒能再見葉修最後一面。

 

"…葉修……想你了…"蹲下身把臉埋進手裡。

 

"呵呵,那當時還叫我走。"

 

一道聲音突然傳來,周澤楷猛地站起身,他以為自己是因為太過想念那人而產生的幻聽,但聲音太過鮮明讓人無法忽略,他四周張望。

 

遠遠就看到一道人影從黑暗中撐傘踏步而來,在一片黑暗中,白色人影紅色紙傘非常顯眼。

 

周澤楷驚異的看著眼前的人,他有一張與葉修極度相似的臉,身上穿著的是白色的古式長袍,腰間纏著鎖鏈,鏈上掛著一張鬼面具,面具旁掛著一張刻著"白"字的木牌,左手撐著紅色紙傘,右手端著長菸桿,一個像從古代穿越過來的人就這樣活脫脫地來到自己的面前。

 

"怎麼,不認得哥了,不過就是換套衣服你至於嗎。"

 

再度開口,相似的語氣,相似的臉龐。

 

"……葉修?"

 

"恩,看來沒傻。"悠悠地吐出一個煙圈。

 

在一個詭異的地點,遇見穿著詭異的人,換作是任何一人都會覺得不安,但周澤楷心中卻溢滿喜悅,上前緊緊的擁住對方,即使死亡也無所謂了,只要還能再見到這個人。

 

手中紙傘輕落在地,恰似彼岸花開得紅艷。

 

"呵,小周,知道我是來幹麻的嗎?"拍了拍埋在自己頸間的頭,葉修越來越覺得對方像狗似的。

 

周澤楷不說話,心中隱隱約約地知道什麼一樣,關於他下意識不會去想的問題,一件件的浮上心頭。

 

為何葉修經常進入自己病房,卻從未有人發現。

 

為何對方離開的時間總是很巧的避開江波濤例行巡房的時間。

 

還有,第一次見面時,天台的門內部的鎖是由自己打開的。

 

而現在,穿著古代服飾出現的葉修。

 

其實很多事情都不合理,但周澤楷從不點破,他喜歡與葉修相處,也享受著每一次的會面,儘管他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

 

"你早就察覺了吧,關於我不是人的事實。"

 

周澤楷沒說話,只是將抱著的手緊了緊。

 

"明明知道卻還是跟我來往,你也特大膽了,小周。"

 

不理會對方的沉默,葉修自顧自地說著。

 

"我的確不是人,算是鬼,不過也不是普通的鬼,哥是在地府幹活的,我們稱自己是鬼差,就是帶鬼進地府,懂唄。"就著對方環抱自己的姿勢吸了一口菸,"不過,人們有給我一個稱呼叫──"

 

"白無常。"周澤楷說。

 

葉修說他是鬼差,但又感覺他不是普通的鬼差,穿著白衣,木牌上的"白"。

 

"呵呵,這你猜到了,那應該就能猜到我來見你是什麼意思了吧。"

 

恩,他知道,一個鬼差來見本來命危的自己,天經地義。

 

"小周,如果我說我要來帶你走,你怎麼說?"

 

"很好,是你。"

 

周澤楷是發自內心感到歡喜,何其幸運,自己愛的那人來帶自己走,又何其幸福,在最後還能擁抱。

 

"帶我走。"

 

葉修聽著對方的話,內心不止的微微抽疼,鬼差最忌諱的便是動心,一步便是差錯,終將萬劫不復。

 

但自己卻終究動了心,對周澤楷。

 

"可我捨不得了啊……"

 

輕輕推開周澤楷,對方以為葉修要準備帶他走了,也順從的放手,卻不想對方漸漸與他拉開距離。

 

"小周,這真的是最後一次見面了。"

 

"什…"還沒反應過來就發現黑色地帶在崩塌,而他的身子在墜落,一切就像放慢動作似的,周澤楷抬頭望見葉修已經拿起紙傘,撐著傘浮在上方,察覺到他的視線,葉修笑得溫柔,張嘴說了兩個字,周澤楷聽不見聲音,但他看得懂嘴型。

 

他說,再見。

 

他沒來由地感到心慌,他們之間只說過一次再見,在醫院相伴的那時說的總是"下次見",第一次的再見,周澤楷以為不會再有機會能見面,於是他平靜接受,但這一次的再見,是永別,貨真價實的。

 

他慌了,拼命的伸長手想觸碰,卻只能絕望的看著對方越離越遠,然後,不見。

 

 

看著周澤楷消失在自己眼中,葉修覺得這樣挺好的。

 

其實葉修沒告訴過對方自己其實已經注意他一段時間了,其實他早就知道周澤楷這個名字,在生死簿上,但那時候還離現在有點遙遠,他第一次來到這家醫院是為了帶走一個被簽下放棄同意書而離世的人,那時候他在天台看見了拿麵包餵麻雀的周澤楷,剛開始他還沒把人跟名字對上,只是覺得難得看到一個長得好看的人,後來又有幾次的工作都是在這家醫院,時常在天台看見周澤楷,於是慢慢上了心,後來發現他是生死簿上的那人時只覺得可惜,又過了一段時間他決定去見見他,所以葉修與周澤楷的相遇其實根本是前者的有意為之。

 

他還有一件事一直一直都沒說出口,在不知不覺間,他已經將周澤楷放進自己的心底了。

 

 

 

 

 

手術室內───

 

"醫生!病人恢復呼吸心跳!"

 

……

 

 

 

 

 

周澤楷緩緩的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回到了原本的病房,而江波濤正站在床邊對病例本塗塗寫寫。

 

"你醒了啊。"

 

"……"

 

見對方有些恍神,以為對方是因為剛醒來,江波濤也沒在意。

 

"小周,接下來我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的病症在手術後恢復良好,相信過不了多久就能出院了。"

 

自從那次起死回生的手術後,周澤楷昏睡了一個星期,手術完後剛開始江波濤精神緊繃,周澤楷原本是患有幾乎被當成絕症的病,而又在手術室"死"過一會兒,所以他嚴正以待,就怕出了差錯,但是過去幾天他發現周澤楷不僅恢復情況良好,更甚至有康復的傾向,儘管這樣子的情況以前不是沒有,但他仍視作是一個奇蹟,也為此感到高興。

 

本來準備要迎接對方難以置信表情的江波濤,在看到對方開始掉淚的那時真的嚇住了,以為對方是喜極而泣,但周澤楷的表情是難掩的悲痛。

 

"小周?"

 

"…不…見了…"

 

葉修不見了,這個事實讓他悲傷的難以制止,那個總是與自己調笑的人,那個溫柔的撫摸自己頭髮的人,那個,說著"再見"的人……

 

"……不見…了…不…見了……"

 

 

 

 

 

一個月後,周澤楷出院了。

 

看著燦爛的陽光,他突然的想起與韓文清的會面。

 

那個男人憑空出現在他病房裡,那時的他仍沉靜在失去葉修的悲傷中,對於男人的出現他也毫不在意,只是對方類似於葉修的穿著讓他一陣恍惚。

 

對方穿著與葉修相仿的古式長袍,但葉修是白的,眼前的男人是黑的,而腰間的木牌上刻的字是"黑"。

 

"…黑無常?"聲音因為喉嚨乾涸而有些喑啞。

 

"看來那傢伙對你說了他的事。"也不驚訝對方知曉自己身分的韓文清,他冷冷地看著眼前蒼白的青年。

 

"有些事你必須知道,就算他不願意讓你知曉,我也要告訴你。"

 

韓文清說,他本來是要交由葉修引入地府,鬼差不得與將死的人見面,但葉修卻擅自與他會面,不僅如此還與他交好,鬼差最忌諱的便是與將死之人有所牽連。

 

韓文清說,葉修最後甚至觸犯天條,強行用自己命格改變他的命格。

 

韓文清說,周澤楷現在的命是葉修的命。

 

"…他呢?"周澤楷止不住地顫抖。

 

"觸犯天條他已受天罰而不復存在,鬼差的命格不比凡人,人死了,還能引入輪迴,鬼差死了,"韓文清的語調越發冰冷,"那就什麼也沒了。"

 

 

 

 

 

許多年後──

 

周澤楷壽終正寢,享年83歲,一生未娶,孑然一生到生命盡頭。

 

 

 

 

 

周澤楷穿著白色古式長袍,腰間纏著鎖鏈,鏈上掛著一張鬼面具,面具旁掛著一張刻著"白"字的木牌,信步走至奈河邊。

 

一小船上渡河夫慢悠悠划船至河邊。

 

"呦,這位小哥,可是要搭船。"

 

熟悉的語調,熟悉的神情,白皙手指托著菸桿,笑得一臉懶散。

 

時隔幾十年的相遇,就如第一次見面那時,說的隨意,平淡的的語氣摻雜著再相見的喜悅。

 

周澤楷內心波瀾不止,一個箭步將人扯進自己的懷抱,緊緊的不放手。

 

天地寂靜,良久

 

"我喜歡你,葉修。"

 

就像是船身震盪出的波紋,等待了近百年的話語,在葉修心中泛起不止的漣漪。

 

"呵呵,我一直都知道,小周。"

 

遠方黑無常看著船上兩道相擁的身影,爾後,轉頭離去。

 

 

 

 

 

當年──

 

"但是,若你擔負起他的命格,那他就能再回來。"

 

"我只問一句,周澤楷,你願,還是不願?"

 

 

 

 

 

幾十年後,在地府裡,關於黑無常和新任白無常與渡河夫之間的複雜戀情,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END

 

 

 

 

 

 大概就一腦洞  

文中或許會出現bug  就隨意吧((認真點!!

本來只打算寫個小短篇

結果沒想到篇幅比預定大

不知道會不會出現番外 

挺想寫(新)黑白雙煞搭檔與渡河夫之間的小小日常

............再說吧((有幹勁點啊喂!!

 

關於設定

本來設定葉修是鬼差 病患小周

後來想想乾脆把老葉設定成白無常

既然有了白無常那就再來個黑無常

老韓就被我瞬間帶上了

我真的覺得好形象................

评论 ( 8 )
热度 ( 54 )

© 白駒留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