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入全職坑中
主葉受cp

【平葉】<歸途番外>歸途之後

閱讀前通知:

  • 孫哲平x葉修 有

  • <歸途>小小劇透有((誰看得出來!!((翻桌

 

 

 

 

 

義斬,一個創立不久的新傭兵團,其特點是領軍的人物皆是土壕背景,曾妄想要在榮耀傭兵聯盟競賽中一鳴驚人的拔得頭籌。

 

後來,也真的證明只能妄想。

 

總之歷經波折,也算是在聯盟中站穩腳步,在這過程中也不乏葉修的提點,於是義斬的眾人對葉修是格外尊敬,也因為有這層關係在,兩個傭兵團的感情較為親密。

 

而在昨天,興欣傭兵團受義斬邀約而來到對方的城鎮遊玩。

 

樓冠寧從昨天見到興欣傭兵團開始臉上就止不住的笑,敬愛的前輩在昨天來到自己的領地,讓他非常高興,當然不只他,整個義斬傭兵團都陷入一片歡騰。

 

真是個美好的早晨啊,待會跟興欣一起吃個早餐,葉神現在是個孩子,所以要準備利於孩童消化的食物,吃完早餐後再帶興欣去城裡逛逛,也順便幫葉神買一些衣物好了,或許也可買點玩意兒給葉神玩……

 

要是被興欣眾人聽到他的心聲,大概會無語哽咽吧,敢情我們興欣是葉修大大的陪襯嗎……

 

毫無自覺的義斬團長大人腳步加快往葉修的客房走去,總之,還是先叫醒葉神吧!

 

當樓冠寧滿懷欣喜地打開房門,喊出"葉"字就消音了,原本腦海裡已經浮現出小小的前輩迷迷糊糊坐起身,抬起小小的手揉著眼睛,奶聲奶氣得對自己說早,於是當他看到空蕩蕩的房間當場傻愣住了。

 

"葉神不見了───!"

 

義斬傭兵團在他們團長大人的吶喊中,開始了美麗的一天。

 

 

而那個讓義斬和興欣陷入混亂的人,此時正趴在將他扛在肩上的孫哲平頭上。

 

沒錯,正如樓冠寧幻想那般,稍早一點,孫哲平就到小葉修的房裡,理所當然地看見小包子迷迷糊糊的舉動,饒是像孫哲平這樣的爺們也覺得怪可愛的。

 

他坐到床邊看著揉著眼睛的小孩,接著不自覺放柔聲音說:"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玩?"

 

小腦袋聽到"玩"字一個機靈,興奮地站起身,結果絆到亂糟糟的被子,整個撲進孫哲平懷裡,還樂呵呵的說:"要!"

 

於是,興欣的小小團長被拐走了。

 

 

全然不知眾人已經陷入混亂的兩人,仍然悠哉悠哉的閒逛著市集,義斬所在城鎮的市集很大,對於看慣興欣附近較小市集的小葉修而言,實在是很新奇,只要一看到有趣的東西就會睜亮著眸子看著孫哲平。

 

孫哲平也就順著牠,畢竟把人家團長拐走的目的就是要一起遊玩的,雖然也不可否認自己存有私心。

 

一整個上午東逛西逛的。

 

帶著小葉修到河口去坐船,好像是第一次坐船似的,小葉修扒著渡船上的欄杆,看著悠揚的河流,孫哲平沒多把眼光放在風景上,只是一直看著興奮不已的小孩,就怕一個不注意人就往河裡掉。

 

"有魚!"

 

看到魚還興奮的指了指,衝著孫哲平笑得一臉燦爛。

 

就在他還在感嘆"原來再混帳的傢伙也有純真過"的時候,小葉修一個不穩差點掉進河裡,也幸虧孫哲平一直堤防著,一個箭步就把小孩給撈進懷裡了。

 

皺起眉頭,覺得應該好好教育一下小孩的孫哲平,看到小包子仰起臉笑得好不開心,心下一軟,算了,多顧好他也不是難事。

 

這樣寵他真的可以嗎?孫哲平大大。

 

船回到渡口後,兩人就下船了,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快中午了,想到早上只給小葉修簡單吃個東西就帶他出門,是時候也該餓了吧。

 

"有想要吃什麼嗎?"低頭看著牽著自己的手的小包子。

 

"那個!"

 

順著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得,是一間洋溢粉紅色氣息的蛋糕店,小孩子的確比較偏好甜的東西,但是……,一個大老爺們走進去都需要極大的勇氣,更何況是鐵錚錚的漢子的孫哲平。

 

"你特麼是在玩我吧……"

 

似乎是察覺到大人的糾結,小葉修逕自拉著孫哲平離開,隨後扯著他走進一家麵店。

 

看著小孩抬頭對自己傻笑,孫哲平心情頗複雜。

 

他本身就不是那種很會帶小孩的人,本來還挺擔心小孩會難照顧,但是半天下來發現小葉修都挺有分寸的,不會亂跑也不會哭鬧,對於能做那些事都拿捏得很好,這樣的小孩或許很多人會覺得很乖巧,但是孫哲平認為,既然是小孩子那麼就該追趕跑跳碰,而不是這種彷彿被約束的感覺。

 

本來還擔心小葉修會是個熊孩子,結果根本就是自己操心過頭,真不知道葉家是怎麼教育小孩的。

 

"老子又沒說不讓你吃。"抱起小孩就走出麵店。

 

最後,關於孫哲平大大如何頂著許多女性的目光走進那間充斥著粉紅色的小店,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小葉修如願地抱著蛋糕吃得開心。

 

要是被黃少天或張佳樂知道,肯定到處說事……

 

看到吃成小花貓狀的小包子,無奈的用手抹掉───誰會相信狂劍士身上會帶著紙巾這玩意兒。

 

等吃飽喝足再度扛著小葉修繼續逛。

 

一下午兩人去城西看偶戲,去城北的廣場餵鴿。

 

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從鴿子堆裡撈出小葉修準備離開,走了一會兒突然感覺到頭頂被拍了拍,心下了然,抬眼一看果然一只短短的、有些嬰兒肥的小手指著前方。

 

順著方向看去,前方圍了一群人,被圍在中間的是一個耍花槍的青年,俐落的身手隨意轉著花槍,旁邊的觀眾叫好聲不斷,有幾個似是傭兵的小伙忍不住也上前去秀自己的武技,頓時場面一片熱鬧。

 

孫哲平有些晃然地看著耍花槍的青年,一個久遠的記憶浮上腦海。

 

那是他們尚未成名之前,他還不是嘉世的鬥神,而他也不是百花第一狂劍。

 

有一次他們在格蘭之森意外相遇,兩人都是迷了路亂轉就這麼剛好遇見,也不問對方來這幹嘛,眼神一對就達成共識一起走,兩人不慌不忙得找著路,也不怕被野獸襲擊或被餓死,反正兩人都足夠強悍,而且森林裡最不缺的就是食物。

 

一直太陽下山也沒走出森林,兩人決定等天明再上路,隨意找了塊地在弄起篝火,之後把獵到的野兔烤著吃,吃飽喝足後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起話來。

 

"老孫,哥之後要進嘉世了。"點燃捲菸。

 

"哦,這麼說以後就是競爭對手了。"

 

"到時輸了可別哭啊。"悠悠地吐出一個煙圈。

 

"哼,等老子把你打得滿地找牙。"奪過菸,深深的吸了一大口。

 

"喂,有素質點啊孫哲平大大。"

 

"你這沒下限的有資格談素質嗎。"

 

"嘖嘖,哥就是沒下限也是個有素質的沒下限。"

 

"……懶得跟你噴垃圾話。"

 

一陣靜默後,葉修突然再度開口。

 

"老孫,哥給你耍花槍看。"

 

孫哲平狐疑的看著他,葉修也不理,逕自拿起自己的長矛就開始耍起來。

 

長矛在他手指間靈活轉動,而身形也隨著移動起來,孫哲平看著他的手指晃了晃神,他一直是知道的,葉修的手很美,白皙修長,骨節分明,指甲修得圓滑,雖然常被他吐槽說這雙手長在他身上根本是浪費,但他還是很喜歡葉修的手。

 

一個圓舞棍,再接著一個落花掌,溝火的火光印在他躍動的身上,頓時讓人看傻了眼,接著一個猛力的突刺,孫哲平彷彿聽得見那矛在低鳴,一個個招式接踵而來,雖然都是基本招,但被葉修銜接得很好,流暢的讓人舒心。

 

孫哲平從來不知道一套枯燥的基本招可以被這樣舞出來。

 

當晚是如何結束的他已經忘記,只記得隔天一早起來兩人便找到路,簡單道別就分道揚鑣了。

 

但那一晚的舞深深印在孫哲平心底。

 

 

想起過往的孫哲平把小葉修抓了下來,將小孩的額輕抵在自己的額。

 

"快點恢復啊,葉修……"

 

近乎祈求

 

"……我想你了。"

 

這大概是聞名大陸的第一狂劍,一生中最難見的溫柔。

 

 

而在之後,將小葉修帶回義斬時,如何受到興欣一眾的嚴厲譴責以及義斬團長的幽怨目光,我們就不多說了……

 

 

幾年後───

 

"看不出來啊老孫,竟然對還是小孩的哥就有非分之想。"

 

"哼。"

 

看著格外年輕的臉龐,孫哲平只是將人往自己懷裡再攬了攬。

 

"真看不出你其實是個戀童的,不過放心哥不會對你有偏唔……"

 

用嘴堵住對方那令人生氣的嘴,孫哲平的吻是狂野的,舌頭直接伸進對方的嘴裡,捲起葉修的舌不給對方反抗的機會,直接把人給吻得暈呼呼的,直到對方快沒氣拍著他他才放開。

 

滿意的看見對方滿臉潮紅的攤在自己懷裡喘著氣。

 

"早就對你有非分之想了。"

 

那年,一個少年揮著長矛翩翩起舞的身影,成了孫哲平心中最柔軟的記憶。

 

 

 

 

 

~END~

 

 

 

 

 

先放個番外

挺喜歡平葉的

上次小伙伴看到挑戰賽那邊,就開始討論起老孫跟葉修的互動

然後,就淡淡的萌了

 

 

關於<歸途>本文目前還在考慮要哪一支戰隊先出場

所以還望再等候一下

絕不是我懶得更文!!((誰信啊!

评论 ( 6 )
热度 ( 100 )

© 白駒留步 | Powered by LOFTER